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八十章 日晚倦梳头

    顾解舞没打算在这儿招呼李薇,看起来胆子不大,听说回来之后王爷也没找过她,想来没那么要紧的。

    众人依次落座,因为秦王不在,故柏惜若坐了正中的首位,顾解舞次位,其余人则是各自坐在了该是自己的位置上。

    看台下边的都是侍妾们的位子,有从前认识顾解舞的,也有像李薇今日一般,第一回见着她的。

    因此,底下皆是嗡嗡的小声议论的声音。

    不外是秦王妃和顾解舞出身都差不多,想来只是因为一个嫡出,一个庶出,才分出了这正妃侧妃之别,不然以王爷对她的宠ai,顾解舞怎么都该是正妃的。

    李薇小心滇濤得出神,竟是没有半个人提起从前顾解舞曾是秦王侍妾这一件事。

    想必,是王爷下了封口令的。

    台上响起了锣鼓声,是京戏。

    顾解舞喝了一口茶,有些疑H的看向了柏惜若,她真的不知道王爷的喜好吗?

    实则是柏惜若从戏班子那边知道了从前秦王ai听昆曲这事儿,不过底下人都觉得是顾解舞ai听那个,秦王才依着她的。

    真没见哪个男子ai看那咿咿呀呀的昆曲的。

    柏惜若也就信以为真了。

    旁的孺人们对此并不关心,更不会狗拿耗子的多管闲事去理会王妃知不知道王爷的喜好。

    这么一想,顾解舞心里舒畅多了。

    首先,王妃不止不得王爷欢心,更是不得孺人们的敬重。

    其次,便是她顾解舞在秦王府的威慑力依旧如前,旁人是半点不敢与她为敌的。

    这一次,虽未能和他见面,可也值得了。

    半日无事,大家一同在用了午膳,各自回去歇息了一会儿。

    等养足鏡神,再来看戏。

    顾解舞被安排在了客房。躺下之后翻来覆去辗转反侧总是无法闭眼,便是想着回去了。

    秦王今日只怕是被有心人给拦下了,三五时刻是回不来的,她等也是白等。而且还容易落人话柄。

    柏惜若本就不愿见她,顾解舞一说要回去,她立马就顺着说了。

    回到镇南王府,还没到晚膳时分。

    柏惜若不止不知道秦王的喜好,连吃东西的口味也和秦王大不相同。顾解舞自然也是吃不惯的。

    听说冯大贵和牛四倒是准备好了吃食,但是王妃没传,他们也不敢随便上菜。

    午膳她就是凑合着的,这会儿已经饿了。

    荣华立刻端上了小厨房钱小四准备的冰镇绿豆汤和小点心垫肚子。

    卸下了妆面和钗环,换了衣裳又吃了东西,只觉得中午没困好的觉又上来了,一蟼愑倒床上睡下了。

    这一睡,便是天黑之后了。

    只觉得脸上洋洋的,伸手拂了J下不顶用,心想春梅那丫头又偷懒。放了什么蚊虫进来扰她。

    睁眼一瞧,只说:“好大的一只蚊子。”

    不是那人,却是谁。

    外面天Se已黑,纱帐一层层的放下,隔开了里外的世界。

    灯光映在这些蝉翼纱上,有一种异样的朦胧感。

    只觉得那人那样好看,从前那双冷冷的眸子现在也满是温柔。

    顾解舞躺在榻上,静静的看着他。

    秦王伏下身子,朝着她露出的脖子哪一块吻了上去,使劲吸着。

    顾解舞下午回来没有沐浴。身上是淡淡的笑靥花香和丝丝的汗Y的味道,他很喜欢。

    见她雪白的P肤上他弄出来的痕迹:“明日有人问,你便可正大光明的说,是蚊子咬的!”

    顾解舞推开他。嗔道:“讨厌你!”

    下床坐到梳妆台下看,C莓大小的一块儿,说是蚊子叮的鬼才信。

    他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笑着躺在了她的香闺软床上。

    见他心中有心事的模样,也不和他打趣了。

    带回京城那五万兵马,如今还在京郊呆着呢。饶是她整日困在家中,不知外事,也知道这样做,是会招人忌惮的。

    最怕,就是皇上。

    更不说太子和荣亲王一直虎视眈眈的。

    顾解舞想起从前那些不祥的梦来,他现在不就是朝着那边走吗?

    鬼神神差的说:“不如别带兵了吧,妾身思念王爷至极,朝堂险恶,如今你立下不世之功,皇上倚重于你,定会”她的话还没说完。

    只听见秦王闭上眼睛:“你说的那是什么傻话,正因为我手里边有兵马,太子和荣亲王才不敢轻举妄动,我若是什么都没了。

    和砧板上的鱼R有什么区别!

    没了权,便是没了命!”

    他的小心肝始终是太单纯了些,也正因为这般,才会被薛氏欺辱成这般了。

    今日,王妃竟是敢与他对抗,故意给她难堪。

    这傻丫头,竟是只知道自己跑回家来,若是以后和王妃在同一屋檐下,还不知会被欺负成什么样。

    犹记得从前她不是这样,X子腼腆却是跋扈得很,为了他可是敢萧侧妃打擂台的。

    怎么回家养了些日子,爪子都不利了。

    他抱着她,淡淡滇澗息:“委屈你了,不过很快就好了。”

    顾解舞被他疼得莫名其妙,这是怎么了?

    皇贵妃已然探了一下皇上的口风,皇上可能是碍着镇南王的面子,庄亲王已经没了,该是给她重新定婚事的。

    秦王若是有意,也不是不行。

    只是眼蟼惎亲王七七都还没过,因此皇上还有些不愿意开口。

    得了皇贵妃滇濁醒,秦王便是想过一个月再提这事儿。

    再烦的事,便是那五万军马和皇太子还有荣亲王了,内阁里最近也是不太平,薛氏出了个明妃,听嗊里四处传,明妃做梦梦见一条龙飞进了她的肚子里。

    秦王听了,只能呵呵。

    皇上的儿子哪个不是龙子,只是其余的人却不是这么想的,个个都觉着,或许明妃肚子里那个,大有来头。

    薛氏如此有心,加之薛氏一门在儒生们的心中威信颇高,这样一来无论对于皇太子来说,还是荣亲王亦或是秦王,都是棘手的。

    眼见明妃就要生了,能预见的一场浩大风波。

    将五万兵马放走,他又是白手王爷一个,被卷进去,连自保的余力都没有!

    顾解舞倚于他的怀里,能感觉到他沉重的心情。

    只是他不说,她是从来不问的。

    唯一能做的,只是紧紧地抱着他而已,不一会儿,两个人就出了一身的汗,黏糊糊的腻在了一起。(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