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七十九章 新帖绣罗襦(二)

    喜鹊满是不忿,这可是她唯一的伤Y,原是给自己准备的。

    “到底是那么多年的姐M,你翻脸可是比翻书还快,难道一点都不顾念咱们这些年的情谊?”

    画眉冷笑:“我若是不顾念咱们那么多年的情分,早把这些YJ给管事嬷嬷了。别光想着你那没用的主子,这些东西若是被许夫人她们知道了,可知自己是什么下场。”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喜鹊虽知道画眉的话说的有道理,可是眼下李薇情境窘迫,她总不能什么不做。

    小院子里屋子闷热无比,这样放着不管,只怕是要化脓的。

    回到李薇那边,喜鹊没说刚才的事儿,只是拿了些冷开水给她擦了伤口,又用白布包了C木灰给她裹着。

    乡下有些还用泥巴止血的。

    李薇眼里的泪水还没G,这会子又是一G悲凉由心升上来。

    不久之前,她还是南朝的平乐长公主,身份高贵,别说受伤流血,就是被蚊子叮一下,也会让下人们忧愁烦恼半天,太医署的医nv们三五两两的小心斟酌,如何用Y才不会留疤,有异味。

    而如今,她受尽****不说,连受了这么严重的伤,竟是连最普通的伤Y都没有,只能靠C木灰止血。

    哪里是辛酸二字能道尽的苦楚。

    喜鹊见了也是嗅澺,却是说道:“不用Y也好,府上的医Y房咱们是使唤不动太医的,首医nv却是从前郡主身边的人。

    医nv们都是她T教的,就是医nv们开了Y,咱们也未必敢用。”

    这话三分真情七分安W。

    李薇听这话好了很多,不再纠结那些解决不了的问题。

    这样折腾了半日,她早就疲惫不堪了,昏昏的晕睡了过去。

    喜鹊打开门窗透气,又去外边提了两桶凉井水过来,将屋子里擦了一遍。又将剩下的水洒在了地上和院子里,希望能散散热气。

    次日,顾解舞收到了来自延平王之nv秦王妃的邀请,镇南王府的三个nv儿都收到了。

    顾解心已然嫁进了魏国公府。顾解忧的婚事也已经嫁给了成郡王世子。

    现在镇南王别苑里,唯有顾解舞一人而已。

    薛氏本该是回凉州去的,可嗊里明妃开了金口,允她等到明妃生产后再走,说的好听。是想要沾沾明妃身上的喜气。

    可顾解舞心里明白,她这是没寻找机会对她落井下石,怎么甘心!

    且顾承的婚事也没定下来,她这个嫡母更是心有不甘了。

    顾承近来很是乖巧,无事都是在家读书写字,也不见出门去闲逛,倒是让薛氏找不到机会下手。

    至于顾解舞这边,下人们做的滴水不漏的,她又是不ai去见薛氏,自然是没法无事生非了。

    这回秦王妃的邀请函虽说是都请了镇南王家的闺nv。可顾解舞和爪氏心里都是明白的。

    果然,不多时魏国公世子夫人和成郡王世子妃都是回信说,不去了。

    薛氏故意放出消息来的,若真是想要顾解舞出丑,又不是住在一处的,等到时候了去秦王府只有她一人,那可得多丢人。

    明显的,薛氏不是这个想法。

    她是不想要顾解舞和秦王重新联系上。

    耳闻最近朝上又莫名其妙的开始了要给秦王选妃的消息。

    想来,薛氏依旧是不想她嫁给秦王的。

    顾解舞看着小池塘里今早刚绽放的荷花笑道:“从前只说带我去看嗊里的莲花池,这会子怕是已经忘记了。”

    秦王晌午便是知道了这事儿。亲自去王府里的莲花池子剪了J枝,粉红Se的荷花共三朵,两朵将开未开,一朵还是花B。底下两P莲叶,放在一个**白的圆弧形花瓶里。

    整理好,便是吩咐李仓送去镇南王府。

    顾解舞见了,便是让人摆在了床榻边上,特意选了个J翅木的小桌子摆着,桌子和花瓶的颜Se相得益彰。显得雅致非常。

    荣华和春梅具是说她有眼光。

    顾解舞笑了笑,她且看看,薛氏还有J个胆子敢明目张胆的拦着她。

    薛氏倒是没再出什么幺蛾子,只是外面都在传,秦王和她不G不净的,秦王甚至不惜借王妃的名义,请她过府一叙旧情。

    顾解舞闻言只是笑笑,秦王都不介意,她介意什么?

    再说,那些多嘴的人也多不了J天的,他若是知道了,必定会护着她的。

    好不容易挨到了去秦王府的日子。

    秦王却是被召进了嗊里面。

    他心里虽是想念她得紧,却是不敢违抗皇命的。

    只是吩咐王妃好好招呼她,连许朝云和金蝶玉都被叫了过来,她们是秦王的耳目。

    顾解舞明面虽是第一次进秦王府,实际上却是第二回。

    只是这回以客人的身份过来,守着礼仪。

    王妃带着一G孺人在二门等她下车。

    两边见过了礼,大嬷嬷这才上前给她行礼。

    大嬷嬷屈膝:“给郡主请安!”

    顾解舞淡淡的回了一句:“大嬷嬷好。”

    其余人皆是让开了一条路,王妃自然的走在了前面,一行人往听戏台子那边去了。

    到了的时候,只见下面坐满了人。

    是府里的妾侍们。

    许朝云面Se一闪,这些位置是原先没有的。

    其中一人气质容貌出众,立在自己的位子前面,见她来,便是怔怔的失神。

    顾解舞嘴角一弯,想来这就是那个与她有五分像的南朝公主了。

    这柏惜若为了恶心她,竟是连自己的身份也不管不顾了。

    对着李薇那边笑道,斜眼看了许朝云一眼:“也不知道王爷回来会不会觉得今儿实在是太热闹了一些!”

    他若是不发作柏惜若,她就再也不理他了。

    什么东西都敢来作践她,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也不该是她柏惜若。

    柏惜若脸Se难堪了一下,惠嬷嬷却是过来一个鼓励的眼神,她瞬间又士气上来了,说出了原就想好的说辞:“郡主早晚都是王爷的人,你我大家都是姐M,提前见一见,没什么不妥之处。”

    李薇站在底下,只觉得面红耳臊,她们的对话清清楚楚的传过来,让她自知是何等的不堪。

    任何人,都能拿她做筏子,做枪头。(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