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七十八章 新帖绣罗襦(一)

    李薇只觉得有什么从眼睛里夺眶而出。

    从金陵来大周的一路,这是她第二次流泪。

    她倔强的抿着嘴滣,不肯F输。

    饶是亡国之nv,这一刻她心里面那点小小的骄傲,支撑着她的身T,膝盖流出鲜红Se血Y,她强忍住,没吭声。

    许朝云见了她的神Se十分高兴:“知道哀怜求饶没用,倒是留着骨气给谁看?

    你以为进了回了京城,王爷还会再多看你一眼吗?

    就冲着你这张脸,王爷就算是想着你,也会避之不及的。”

    喜鹊早已经吓得面Se惨白,海棠什么名声,她不是没听过,而这会儿,她就站在她的身后。

    她也吓得瑟瑟发抖,身子一软跪了下去。

    颤颤巍巍的向许朝云求饶:“夫人饶了奴婢吧,李姑娘不是成心的。”

    李薇觉得喜鹊的话不妥,她并不觉得自己哪里错了。

    许朝云看了看手上的红宝石戒指,觉得今日天气好,这红宝石的颜Se也正得很,很是亮眼:“画眉一回府就知道自己不再是伺候她的人了,昨晚上就回了下人房,还算聪明,知道找云娘子保命。

    你却是想着攀上这么个新主子。

    王爷身边是留不得你这等见异思迁之人的,以后你就跟着她吧!

    至于她是不是成心的,让我金夫人等了那么久,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给咱们下马威呢!”

    李薇咬着牙不言语。

    喜鹊一边磕头一边求饶,虽是知道许夫人定不会让她们好过,也万万没想到,会下手那么快那么狠,简直就是要J下弄死李薇的节奏。

    许朝云亦是一言不发。

    J个人闲聊着,就任由李薇和喜鹊跪着。

    少顷,有小太监来传话,说是王爷下朝了,在书房更衣。不多时就要过来,吩咐这边准备着。

    李仓已然派了人过来,重新抬了四个冰盆过来,伺候的丫鬟们也将冰镇的瓜果、解暑的点心等等拿了过来摆放好。

    而许朝云。没点儿让李奁凁来的意思。

    下人们见了,也只是避开李薇走而已。

    而李薇心里面是庆幸的,带着侥幸的心理,上天看见了她的悲哀,让王爷来救她来了。

    秦王换了一身天青Se的长衫过来。头上簪环都取下了,只用一根白玉簪子挽着,近来人晒黑了不少。

    看起来也瘦了J分。

    见王爷过来,J人都是起身行礼,唯有李薇跪在地上伏拜。

    秦王走上前坐下,王思宁便是歇了下棋的功夫,替他扇扇子。

    许朝云端上一盏凉茶给他,金蝶玉则是拿着冰镇的帕子,曾媛老实的站在一侧。

    擦过脸喝过茶,才问:“她这是怎么了?”

    李薇眼中颔泪。脉脉的看着秦王,Yu言又止。

    许朝云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不懂府里的规矩,教教她。”

    秦王看了那一身衣裳,觉得有些眼熟,一脸询问的看着金蝶玉。

    金蝶玉回话:“这衣裳是按郡主从前画的花样子做的,可能是王妃想着她没什么衣裳,就让针线房拿了成衣过去。

    不想她的眼光倒是和郡主相似。”

    曾媛忍不住说道:“就是相似才不好呢!”

    王思宁也附和:“郡主就算不在府上了,可难免有些奴才多嘴,她的X子您可是知道的,吃的穿的用的。但凡是别人沾染过的,她是不会再碰的。

    这花样子又是她亲手画的,到时候知道了,可不知道会躲在被子里哭多久。”

    许朝云假意的嗔道:“你们快别说了。郡主哪就那么小X子了,这J年年岁长了不少,怕是不似从前那般小nv儿X子了,太后娘娘这般喜ai她,想必也是个沉稳的大姑娘了!”

    秦王一边听着,看着杯子里的茶叶沫出神。

    她若是不高兴了。可怎么好?

    良久,才说:“既然这样,好生教就是了,别这么大张旗鼓的让人跪在这里,回头事情大了她才更容易知道。”

    又对李仓说:“让下面的人别多嘴!”

    李仓脑门上全是汗,也不知热的还是被吓的。

    “是!”

    这话说的口是心非,那边可不早就知道了。

    针线房那边,可是故意给这李薇这身衣裳的。

    记得,那边好像是云娘子常去的。

    得了,等会儿吩咐下去还得找云姐儿好好商量一下,这J日,就别太殷勤了。

    李薇直挺挺的跪在那里,听闻得秦王没有多问一句话,话虽说得不多,可意思里都是想着那劳什子郡主的,她,什么都不是而已。

    李薇被喜鹊扶着走了。

    退出去不远,便听得后边说什么要请什么人过来听戏。

    许朝云这回是知道了,王爷心里边依旧全是顾解舞,没有丝毫改变。

    有些为难的回答:“可郡主如今身份特别,要是请来府里面,也不知道外面人会怎么说。”

    秦王靠在椅子上闭着眼说:“本王如今是封无可封,这么大的军功,再向皇上求一次,也不是不行!

    只是,得选个好时候。

    让她过来一回,再让皇贵妃帮着探探口风。”

    金蝶玉心里是极高兴的,原来就是盼着她风光的嫁进来,谁知道这么一波三折的。

    许朝云说了声是,也不说话了。

    晚些时候,柏惜若知道了王爷要她以她的名义,请镇南王府的三位郡主过来看戏。

    虽是满心满腹的委屈,但在李仓面前,还是维持着笑脸,说了句知道了。

    等李仓走了之后,便是一个人坐在床沿上发呆。

    这么过了两三个时辰,眼泪才憋不住一般的涌了出来。

    惠嬷嬷一直不放心,在外面听着响动,这会儿也不敢随便进去。

    更是不知道怎么劝W,只是对顾解舞心里边更恨了些。

    李薇一路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子,喜鹊想找些Y粉,免得化脓,可翻遍屋子,什么都没有。

    喜鹊只好回下人房拿了自己平时存的伤Y给李薇。

    可哪晓得碰上了画眉,她们俩原就是一个住屋子的。

    府里是不准下人S藏Y品的。

    画眉见她偷偷嫫嫫的,跟着她拿出了那小Y瓶子,等喜鹊出来的时候故意撞上了她,Y瓶子蹦了一下摔碎了。

    她笑着说:“这事儿我当没看见。”(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