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七十五章 云中君不见(二)

.    冯厨子眨巴综睛回了声是,这下想的却是,可惜了钱小四不在。

    王爷断不会半夜宵夜,那是明说在嗊里没吃好,要用,也是用顾主子房里的点心。

    管饱不说还不让人说闲话。

    于是乎,冯厨子只是让人炖了一锅人参J汤,再亲自烙了些胡饼,多放大葱和鲜R,晚些时候再热些****茶,那J汤王爷也不一定会喝,这才亲自去搁在了小膳房。

    小膳房是专门放置做好的食物的地方,到时候只要李公公过来看一眼,就知晓这是他准备的了。

    原来,这些冯厨子也是不知道,全靠顾主子房里的春梅姑娘提点。

    想来,也是有些想她们的,上面有人好办事,做起差事来也有头绪。

    得胜归来的第一日,秦王的晚膳自然是在嗊里用的。

    秦王对这些素来不是很看重,也不ai喝酒,晚上开席之前才得空吩咐李仓,让他派人去给顾解舞传话。

    李仓心里面都是泪,王爷您要是早些时候吩咐会怎样,他才刚知道,云姐儿那边被王妃拘着,可是想尽了办法给别苑那边捎了话儿。

    李薇的事情只怕是瞒不住了,且旁人怎么传话,他可是能猜到一二的,就郡主那醋X子,只怕现在都不知道撕碎了多少手绢。

    到时候王爷得了空可怎么收场哟!

    李仓心里的这些话可是不敢说出来,他可是亲眼瞧见的,今日王爷忙得那是晕头转向。

    他又不敢S自派人过去传话。

    哎,做奴才的他心好累!

    替秦王换了双靴袜,见里面都被汗透了,更不说身上穿的是满是金丝银线的朝F,想必也是早就S透了。

    说道:“王爷不如换身轻便点的衣裳。”

    秦王点头,也好。

    换衣裳之前,还用凉水擦了身子。

    李仓赶紧的拿出Y粉给他抹,免得长疹子痱子或是淹了。

    换了衣裳之后。又是撒了些薄荷露遮掩,这才收拾停当。

    饶是这身轻便的衣裳,穿上去不过半刻,秦王头上又是流汗了。

    李仓禁不住说:“今年入夏以来。就用了一回鸭汤,回头该是多吃些,往年也没见那么ai出汗。”

    秦王有有些怀念那个味道,便说:“那你再吩咐人下去,准备一锅酸萝卜鸭汤。加些海带,再做些绿豆糕,晚上要是能回去,本王好用一些。”

    李仓听了满是笑意,这些可都是从前郡主ai的口。

    夜幕时分,天昏暗暗的,天边的只还剩下一丝余光。

    两匹马疾驰出嗊门,一边朝着镇南王府别苑去,一边朝着秦王府去。

    秦王府,外院。

    李薇同画眉和喜鹊于晌午被送回了秦王府。

    管事婆子说是立马去回王妃。听她安置,可之后,便是一直将李薇放在那儿不管了。

    三个人因为没吃午饭就回来了的,这边耳房里是水米都没有,三个人就从晌午饿到了晚膳时候。

    这会儿惠嬷嬷见王爷又派了人回来,才教唆王妃,将李薇等人带了进去。

    小太监跪在王妃面前说:“王爷说想吃老鸭汤,多加海带,还要些绿豆糕,什么时候能回来。还不知道。”

    柏惜若满脸红光,说知道了,便让婢nv去厨下吩咐。

    小太监又奉承的笑道:“怕是不劳烦王妃身边的姐姐了,李公公说了。要奴才亲自去厨下说,王爷素来不挑口,可吃起东西来,有时候有些不如意就会不高兴。

    不如让奴才去厨下和师傅们商量着。”

    既然是李公公的意思,柏惜若也不好说什么,便让他下去了。

    这才见李薇带着画眉喜鹊跪在堂上。

    柏惜若笑了一下。对李薇说:“起来吧!”

    这一句,说不出的趾高气扬,满是恩赐的意味。

    李薇饿了一下午,耳房没有冰,G得嘴滣都裂了,身上一G子汗渍气息,J缕头发粘在脸上。

    原本有五分像顾解舞,现在是一分都不像了。

    顾解舞从来都是鏡致得如同画上的人,流出的汗都是香喷喷的,哪里会有这等憔悴支离的模样。

    因此,柏惜若并不是对她很在意。

    说了J句无关紧要的话,不外是守规矩之类的,便让李薇下去了。

    画眉本就不是伺候李薇的丫鬟,自然不甘自降身份,送李薇回了住处,只说自己身上还有差事,就回自己的住处去了。

    喜鹊和李薇好,倒是没说走,可心里面也是忐忑的。

    可要她扔下李薇一个人,她却是于心不忍的,而且跟着李薇,未必就没有前程可言了。

    伺候王爷的婢nv双手双脚都数不过来,而且王爷不ai用婢nv,做王爷的婢nv也不见得有多大前程。

    索X跟着李薇好好过吧!

    画眉出了李薇分到的那个小园子,看了一下月洞门,只觉得这里太偏僻了一些。

    她没有灯笼,夏季里到处又是郁郁森森的,挺吓人的,脚下越发的快了起来。

    半路上见着一个人打着灯笼,于是跟了上去。

    “姐姐慢走些,我借个亮。”

    那人停了下来,转身过来看画眉,原来是云娘子身边的莲花。

    莲花见她,也认识她,今儿下午的事,早就传遍了园子里,心下一动便说:“画眉姐姐打哪儿来,要去哪儿?”

    画眉说要回自己屋里。

    莲花笑道:“那敢情好,咱们可一路走,不用去找灯笼了。”

    画眉见莲花刚从厨下那边过来,便问:“你去那边做什么?”

    莲花有意的说出自己刚才的去向:“王爷说要吃绿豆糕,可做绿豆糕的厨子不在,云娘子让我给小太监腰牌,让他去别家府上借些绿豆糕来!”

    画眉一时没听明白,哪里有王爷向别人家借东西吃的道理来。

    念头一闪而过,笑道:“你个促狭鬼,明说又能怎样,跟我还这九曲回肠的。”

    不就是去郡主那边拿绿豆糕吗?

    原秦王府厨房做点心最拿手的,便是钱小四了,可惜不久前,王爷把他送给了郡主。

    两个人一道回了下人房。

    云姐儿虽然是管事娘子,却也是住在这边的。

    画眉觉得自己借了莲花的光回来,特意的去云姐儿屋里道了一声谢。

    云姐儿也是极热切的,给她倒了碗酸梅汤,又给了些冰镇的西瓜,这才放她走.

    (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