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七十二章 恨无消息到今朝(一)

    眼下已经是七月时节,秦王南征的军队已经去了大半年。

    虽说比起其他记录在书的战争,这场灭国之战显得如此的迅速,但是对在京中的皇帝和顾解舞而言。

    这大半年显得是这般的漫长。

    顾承不远千里请回来的菩萨终究是有用的。

    庄亲王****上别苑来求见,顾解舞便是****在菩萨面前祈祷,希望上天能给她一个解决之法。

    费尽心机的想要利用太子来对付庄亲王,可惜的是太子并不像看起来那般无用,别说对庄亲王出手,甚至还在皇上面前多番进言,希望庄亲王能入六部学习政务等等。

    其中曲折顾解舞这等深闺nv子是不易知晓的,太子心中到底是如何想的,也揣摩不透。

    有时候顾解舞自己都怀疑,是不是那**之术一招两用,失去了效力,太子竟是没有半点对庄亲王出手。

    可惜宋翊证实了她的想法是错误的,这段时日里,宋駵麒顾承之名三番五次来别苑,就差没拿着薛氏问,你家还有一个闺nv在哪儿呢?

    顾解舞只当做不知道,一次薛氏经不住宋翊闹,都叫人来请顾解舞了,反正顾解舞的名声越坏越好。

    薛氏的两个nv儿不以长Y顺序,而是以尊卑先后出嫁。

    小nv儿已经是嫁进了成郡王府。

    因此尚有心思分到顾解舞这边来。

    顾解舞称病,不理他而已。

    J次之后,或许是他也怕没了脸P,没再来了。

    之后听人说,太后正在给他物Se王妃。

    顾解舞听得心里有些愧疚,也不知这**术何时失效,她无论如何,也不是想坏人家的姻缘的。

    这一日,顾承却是破天荒的带了一封庄亲王的手书来。

    好在荣华和春梅都不在,否则她怎么对秦王解释。

    顾解舞白了他一眼:“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S相授受什么罪名。传出去好听吗?要是被他知道,不扒了你的P!”

    最后一句,顾解舞说的绝对是真的。

    秦王若是知道他小舅子给她和庄亲王做信使,给他的感觉和拉P条也差不离了。

    顾承见姐姐不愿意接手。便是放桌子上:“你让我怎么办,那魏国公府世子,好歹是我姐夫,让我帮忙递个信儿。”

    说道后面,也是有些为难的样子:“庄亲王的病。似乎是不行了。”

    顾解舞一听,倒是疑心了,庄亲王年少力壮,能一病不起。

    她看了顾承一眼,不信。

    顾承来到她身边说:“我起初也不信,可陆双峪说的不像假的。”

    顾解舞拿起信件拆开看,里面说是让她去白马寺一见。

    顾承也站在一旁看,自然的说道:“去白马寺,怎么可以?要是知道这信里面写的这个,死也不该传这个话。”

    眼下满脸的后悔。

    顾解舞看完拿起火折子将这信烧掉了扔茶盏里。然后混着茶水倒进了角落里盆栽的盆里。

    做完这些,才对顾承说:“这会子知道不该传信了,下次这信里面写的是谋反的事,我看你有J颗脑袋来砍。”

    顾承挠挠头,知道自己错了。

    顾解舞又说:“若是我庄亲王如平常人家那般订婚的,这书信往来倒是没什么,可你也明白的,是他横刀夺了秦王的所ai,我也是不愿意的。

    他是生是死,我都不会过问的。

    以我镇南王之nv的身份。他死了,不过是另外选一个人成婚便是。

    这和他一见面,若是被皇上知道了,莫不还以为我他早已情深。到时候要我嫁个灵位守着他的棺材过一辈子。

    那是你愿意看到的?”

    顾承一下没想那么多,这回被顾解舞这么一解释,倒是觉得庄亲王心怀不轨了,死都想要祸害他姐姐。

    顾解舞拿起自己那杯茶倒了些在刚才的空茶杯的里,眼睛也不抬的说:“若是庄亲王再稍这种信件,你收着烧了就行。别拿到我这里来。

    荣华和春梅到底是秦王府出身的奴才。”

    顾承点了点头。

    顾解舞依旧不放心的嘱咐:“若是陆双峪再来纠缠,你安排我们见个面。他也是个痴人,庄亲王已经废了,何必这样若祸上身。”

    顾承听了点了点下巴,垂着头出去了。

    次日,没收到回信还被顾承骂了一遭的陆双峪果真来了别苑。

    顾承安排了陆双峪再小花园赏花。

    实际上也是通知了顾解舞,让她过来一趟。

    陆双峪是受庄亲王之托过来的,可惜那郡主心狠,竟是不愿去见庄亲王最后一面。

    他是从心底打定主意,今天就是扛,也要把她扛去庄亲王府。

    只是,他这才想起,那郡主有一身的好功夫。

    顾解舞带着两个丫鬟,一路分花拂柳,手上拿着的还是昔日王思宁送她的扇子。

    两人见过礼,遣散了闲散的下人,只留下心腹们。

    陆双峪毫不客气的说:“郡主到底和庄亲王有婚约在身,请郡主去王府,见他最后一面。”

    顾解舞摇头:“陆公子还真是喜欢多管闲事。”

    陆双峪冷笑:“在郡主眼中?这是闲事,他是你的未婚夫,对你更是痴心一P,甚至为你改建了王府,临死了,只是希望你去看那园子一眼而已。”

    顾解舞走到小湖边上:“去看一眼园子如何,然后等他死后嫁给他的牌位?立在庄亲王府守活寡?

    陆公子即是知道本郡主是他的未婚Q,可知本郡主原是他叔叔的未婚Q?又可知若不是庄亲王从中作梗,妾身早已经和秦王双宿**了!”

    这话,一般是说给陆双峪听的,一般是说给这园子里的众家探子听的。

    她相信,秦王一定安排了耳目。

    她也感觉,皇上一定也放置了眼线。

    趁此机会将自己的心思说白了,免得将来再生事端。

    若是庄亲王真死了,她要再换人家,希望皇上别再B打鸳鸯。

    这么做根本不会有好结果,秦王哪里是那种吃了闷亏就会认的人。

    庄亲王这一病不起,来的蹊跷。

    只是顾解舞相信,若是庄亲王落在秦王手里头,只会更可怜。

    她之所以借太子的手,就是不想让皇上知道秦王的真X情。(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