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七十章 相思了无益(一)

    喊了J声李丹没人答应,才说:“你姐姐李薇,让我给你带了两个馒头来。”

    李丹这才出来,一个十岁左右的小丫头。

    看样子就是出生高贵的nv孩子,一双眼珠子明亮得紧,透着G聪明劲儿。

    尹东心生怜悯,也不想戏弄她,将手中的馒头给了她。

    兵败亡国,最可怜的就是这些nv子们了。

    甭管他们如何三令五申,能制得了那些个如狼似虎的少年郎。

    见了妞儿就跟吃了春Y似的。

    往往三五个一起,尽是挑拣那些富贵人家nv儿,那些nv子X子都是刚烈的,被欺负了之后立马就自尽。

    死无对证。

    他们就是想管着底下人,也有心无力。

    尹东一时心生怜悯,可怜这孩子,才多大点儿,唯一的错就是投胎到了李氏。

    李丹拿着馒头却是不吃,问:“我姐姐怎么了?”

    她虽然小,有些事情懵懵懂懂,可昨夜听其他人说了一夜,也想知道李薇怎么了?

    李薇若是真被周人给糟蹋了,就该以身殉节,她才不要吃她给的东西。

    尹东见李丹把馒头给扔了。

    笑道:“果真是狼崽子,你姐有福气,长得那么一张脸,给你省下两个馒头,竟然还不领情。

    以后你会知道珍惜粮食的。”

    说完,便吩咐人今天不许给他们东西吃。

    小东西都还想着不吃嗟来之食,那些大的心里还不知道在想什么呢!

    他就不信,训不F这些个平日里金贵惯了的皇族。

    白大人早书了,这一路山高水远,得是T教好了,免得半路上这个要死那个要疯的,平平安安的一路回京城。

    拿他们领了赏才是真的。

    只是若是真的有些个烈X的T教不成,杀了再说。

    无论如何,不能坏了王爷大事。

    其实这些亡国的李氏族人,只要平安撑到大周帝都。就冲着他们是自己投降这一点,也不会过多的为难他们,只要他们老老实实,就会好好的养着他们。

    就是做样子。也是会做给天下人看的。

    至于秦王殿下,便是对自己前一夜的事情半知半觉。

    今晚再见李薇站在一侧,心想有人伺候也还不错。

    便是没有让李薇走,看见她的侧脸,心中却是有J分喜ai的。美人都长得相似,但是长得像她神韵也相似,就不多见了。

    情不自禁的嫫了一下李薇的脸颊,脂粉未施倒是觉得清爽可ai。

    画眉和喜鹊都注意着,原是这一位不过是王爷一时兴起收下的,加上身份特殊,本就没多上心。

    但见现在这幅样子,看来情况有变。

    这夜之后,画眉倒是找着了李公公,问他这到底该如何是好。

    王爷看起来挺喜欢那个李薇的。

    他们滇潿度也是不是该改变一下什么的。

    李仓冷笑一声:“你没伺候过郡主吗?知道郡主什么X子吗?你要是敢现在去抱那nv子的大腿。回京后可仔细自己的P。”

    画眉吓得不敢说话,回去之后却见喜鹊正帮李薇梳头,现在好了,她是想抱人家的大腿都抱不上了。

    可想想从前,那会儿郡主还只是妾侍,侧妃进府那天就敢把王爷给强了过去。

    之后王妃进府,那是没遇上郡主。

    可自打郡主被许给了庄亲王之后,王爷可是除了初一十五,从来不去王妃那儿歇息的。

    听其他殿内的侍nv们说,王爷也就同王妃行了两回房。

    哪里比得上郡主。听说王爷思念郡主,还常常去白马寺呢!

    没回去,郡主也都在。

    说中间没事儿,谁信。

    既然李公公说了。想必那是对的。

    郡主眼睛里是煣不下沙子的。

    只是如今郡主被许了庄亲王,还能管到秦王府的事儿吗?

    见喜鹊在李薇身旁忙上忙下的,画眉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

    可现在凑上去,太丢份了。

    此后,秦王都是召李薇陪侍的,晚上若是不做什么。也是一块儿一张床上睡。

    秦王不过是抱着她聊解相思之苦,落在他人眼里,却是有了别的意思。

    连带着李薇,自己也生出了许多小心思。

    她觉得,若是能一直被秦王这般对待,与她为妾,也是极好的。

    她不过是一个亡国的公主,又失了身子与他,哪里还是能改嫁他人的。

    遂一心一意伺候起秦王来。

    平乐公主这辈子没伺候过人,学起来却是挺快的。

    很快,帮着他更衣穿鞋换袜子这些事情,已经很是熟练了。

    白长空等人见过秦王对待顾解舞那阵仗,觉得秦王对这个亡国nv也就一般般,因此未多言劝止。

    反正回了京城,这些人怎么安排,都是要听皇上的。

    喜鹊这些日子在画眉面前都是得意洋洋的,李薇得宠,她这个李薇身边第一的红人自然是更红了。

    李薇因为身份特殊,也没敢把喜鹊真当做婢nv,反倒是跟小姐M似的,好衣裳换着穿,好首饰换着戴。

    喜鹊因为是婢nv,有些东西不适合穿戴出门,便是在帐子里自娱自乐,或是将李薇送她的东**在箱笼里。

    画眉一直和喜鹊一个营帐,见喜鹊过得好,不是不艳羡,只是她多了个心眼,常四下打听。

    发现除了喜鹊之外,还真没有谁敢真去拍李薇的马P。

    特别是李公公。

    因此画眉每每见了喜鹊得意的样儿,或是摆弄那些只能看不能戴的首饰,心里都是恶毒的想着,且看回到京城,你是个什么活法。

    喜鹊见画眉总是露出不屑之Se,终于是忍不住了:“郡主如今是许给庄亲王了,难道还能如从前那么霸道,哪个丫鬟敢爬王爷的床脚,找个理由打死了去

    哼!”

    画眉盖着被子闭着眼睛说:“没郡主不是还有许夫人金孺人她们吗?她们可是郡主的人,回了秦王府,见了李夫人那张脸,你且看着,李夫人能有J条命!”

    喜鹊这会儿一想,还真是的。

    也不睡觉了,去找李薇去,好歹给她提个醒,好不容易扒拉上的主子,平白无故的没了可不白费了她一番心血。

    秦王今夜接待燕国使臣,李薇正在帐子里休息。

    一个人听见外面细细碎碎的声音,便听得喜鹊过来了的声音。(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