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一日归为臣虏(二)

    平乐公主名李薇,如今自觉也不是什么公主了。

    画眉问起,也只说自己叫李薇。

    喜鹊却是接话说:“姑娘,那您喜欢什么颜Se的衣裳?”

    李薇蹲在浴桶里,她已经好J日没洗过澡了,现在蹲在温热的水里面,上面还漂浮着花瓣,里面掺了香鏡油,一阵馥郁芬芳随着热气萦绕在营帐里。

    她知道,自己要面对什么样的命运。

    在他看来,这并不是她最凄惨的命运,所以接受起来也很坦然。

    李薇于是乎很自然的说道:“那么,秦王殿下喜欢什么颜Se衣F?”

    画眉看着喜鹊,好像王爷喜欢顾主子不穿衣F。

    她们是秦王府上的丫鬟,从前跟着去王爷去应新堂,还见过王爷把顾主子扒光了R贴R的在小花园里玩。

    起初是很惊讶的,多J次也就习惯了。

    现在问起秦王的喜好,感觉上是顾主子穿什么他都喜欢,其他主子就是穿一样的,王爷也只会生气。

    说那衣裳是顾主子身上的,她们什么东西,敢把她的衣裳往上穿。

    喜鹊只好说:“姑娘长得好,穿什么都好看。”

    李薇心里微涩,原来这幅遗传自母亲的美貌,在这两个丫鬟看来,不过是好看而已。

    想来,伺候过秦王的nv子,多数都是这般姿Se吧!

    李薇第一次对自己的相貌不自信起来。

    伺候李薇梳洗完毕,画眉和喜鹊就出营帐外去了。

    李仓过来告诉她们,等会王爷可能要她侍寝,让两人弄点东西给李薇吃,别半夜坏了王爷兴致。

    两人才去厨房拿东西给李薇吃。

    小孙后在秦王的恐吓之下,把段月衍给睡了。

    听说段月衍有些后悔,可秦王知晓,这泼出去的水,哪里是收得回来的。

    心里很是高兴,多喝了J杯。

    大家见秦王如此高兴。具是一个个的情绪高涨,个个都是喝得烂醉如泥。

    秦王回到营帐中,只见一个nv子坐在床沿上。

    开口便是:“怎么那么晚还等我,怎么不早些歇息?”

    李仓在旁听着。便是心里明白,王爷这是错把这nv子当成郡主了,可也不敢拦着,放下秦王就出去了。

    让画眉和喜鹊看着,毕竟是敌国的nv子。怕他对秦王不利。

    秦王以上前就将李薇抱了半个身子在怀里**,也没注意到画眉和喜鹊,行军打仗那么就,她们大多数时候都是在这里守夜的。

    李薇虽然知晓要发生什么事情,却是被琇得面红耳赤,偷偷看两个丫鬟,发现她们只是低着头繙髋尖。

    她也不敢真的拒绝秦王,只是有一下没一下的躲着。

    秦王却是依偎在她耳边说:“瞧你,不ai等就不等呗!这会儿来跟我闹。过来,本王替你更衣。可满意了。”

    说着,熄灭了帐子里的四盏嗊灯。

    两人的衣F都妥得只剩下贴身的衣裳。

    李薇更是只剩下一件肚兜,下面没了裙子,凉悠悠的。

    昏暗的营帐里,只剩下一G子酒气。

    秦王抱着她嘟囔:“我的小心肝儿,睡吧!”

    说完,像是从前抱顾解舞一样,将她抱在了怀里,睡了过去。

    李薇只觉得好轻松好温暖,万万没想到秦王竟是这么温柔的一个人。或许是连日来都没睡过一个好觉,竟是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夜中,李薇只觉得下身一阵剧痛。

    睁开眼,接着昏暗的灯光。看见秦王满脸的汗珠子,身上的衣裳妥得GG净净,两人具是一丝不挂滇澵贴合在一起。

    李薇是初次,只觉得身T被撕裂一般疼痛,一阵阵的叫了起来。

    而秦王却是闭着眼睛一脸享受的模样。

    她不敢再大声的叫,怕惹他不快。

    只好拿过自己被妥在一旁的肚兜。放在嘴里咬着。

    半个时辰后,李薇想千刀万剐,也不过如此。

    秦王这才侃侃结束。

    再那之前,却是在她耳边细细碎碎的说着一些不堪入耳你话,要弄死她疼死她之类的话。

    双手在她身上捏来捏去,弄得她浑身青紫,最后还在她的肩膀上咬了一口,将她翻过身来,放在上面使劲的弄。

    李薇弓着身子,只看见画眉和喜鹊站在一旁,低头看自己的脚尖。

    饶是知道这是自己的命运,她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一阵天旋地转,秦王只觉得浑身都松快了,又睡了过去。

    嘴里还时不时的嘟囔:“我的心肝儿,你真好”

    画眉和喜鹊都听见了,为了不打扰秦王睡觉,她们两人将已经只剩下半条命的李薇用披风裹上,带回了刚才给她梳洗沐浴的营帐。

    给她弄了一桶清水,让她自己打理,两人就回了秦王的营帐。

    李仓彼时已经起了,见两人,便是问了夜里的事情。

    画眉据实回禀,开头两人都睡了,半夜里王爷似乎是半睡半醒,和李薇行房了,行房后又睡着了,只怕是醉的不轻。

    李仓让喜鹊去准备解酒汤,自己和画眉进去守着。

    再说李薇,回到营帐内,清洗好了身子,哭了一会儿,便是睡过去了。

    早上醒来,便见喜鹊端着一盘子馒头和一盆稀粥,还有一碟子小咸菜。

    喜鹊给她准备了J件新衣裳,能遮住身上伤痕的。

    李薇早就已经饿了,吃了早饭后便问喜鹊秦王的动向。

    喜鹊看了她一眼,说:“王爷的事情,不要随便打听。”

    李薇不再过问,等喜鹊走了,她也休息得差不多,馒头还剩下两个,喜鹊没拿走,她想给MM送去。

    一出帐子,却是被士兵阻拦了下来,说什么都不愿让她出去。

    迎面看见一个将军走过来,那人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李薇抱着试试的嗅潿喊了他J声将军。

    尹东原只是觉得她面熟,才多看了J眼,又听旁人说起,这便是昨晚上伺候王爷的人,南朝的公主什么来着。

    见她喊自己,尹东走了过去。

    李薇跪下来求他,让他把这两个馒头给她MM带过去。

    尹东一时心软,便答应了,问她MM是谁,李家那么多人,他又不认识。

    李薇说自己MM叫李丹。

    尹东便拿着两个馒头朝关押李氏一族那些人的地方去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