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六章 玉人罗扇轻缣(一)

    这些话,现下是不敢明说的,心知肚明的大家只是呵呵一笑。

    尹东闻言看了一下身边的美人,心里那点儿小心思悉数没有了。

    镇南王的世子怎么死的,他可是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别看木棉看起来跟个闷葫芦似的,可在那深闺大院里边长着的,哪一个从肚子中间切开,都是黑的。

    如今他心里边都是有Y影了,总觉得nv人都是不简单的。

    更不说木棉的姐姐木莲,那个他只见过两回,自己一见面就觉得浑身冷飕飕,背心冒冷汗的nv人。

    瞧那顾主子院子里里外外的意思,这木莲姐姐,可不是一般人。

    饶是王爷身边的李公公,对木莲姐姐也是十分和气的。

    这营里不止是他,魏总管亦是越发的洁身自好起来。

    想来也是从前玉娘的事儿,让他心有余悸。

    尹东身边的nv子被旁人推搡了一下,倒在他的怀里,他不露声Se的扶起她,说:“这么一身软R,真真是可惜了。”

    那nv子抬眼看见了尹东眼里面的冷意,也不敢多做什么了,安分滇濇他斟酒。

    周围的人都是有J分眼Se的,见这玩笑不能开了,便是各自玩了起来。

    段月衍和宋鉴相互看了一眼,具是觉得尴尬,觉得自己和这群人是合不来的。

    宋鉴有J分自己的心思,否则也不会千里迢迢的跟着来这地方。

    拱手对秦王笑道:“如此众多的美人,竟是无一人能得王爷的青睐吗?”

    明白一个喜好,总是有所助益的,他是打算和秦王联络联络的,意在将来。

    秦王觉得正好,他是不相信宋鉴此人是甘心被宋翊压着一辈子的,若是上一代易安王能多活J年,王位自然该是他这个嫡子的。

    于是笑道:“京中多美人,见惯了那些绝Se佳人。倒是觉得这些nv子有些庸俗了。”

    宋鉴也道:“若说美人,自古便是江南nv子最负盛名,前朝李氏后妃大多出生江南地区,想必其名不假。卑职不曾去过京城,倒是不知京中美人是何姿Se。”

    段月衍见宋鉴往秦王那边儿凑,忍不住cha嘴:“末将倒是听说,镇南王有一nv,天姿国Se。王爷曾求娶,料想定是不凡。”

    庄亲王横刀夺ai之事,只有京中之人才知晓,皇帝金口玉言,他人也不敢置喙。

    所以,云南之人大多不知道秦王侧妃被庄亲王抢了去这一事。

    秦王呵呵的一笑:“烟花红粉,各有所ai而已。”

    段月衍发现周围将领的神Se都有些变化,也跟着将话往别处说:“听闻南朝李氏皇帝的皇后原是他的小姨子,和逝去的端正皇后具是出生名门孙氏,民间称她们为大小孙后。这大孙后死去多年,红颜枯骨无言得见,但这小孙后之美貌,想来我等必能一饱眼福。”

    他这是在试探秦王,想要知道他到底打算何时进攻金陵。

    秦王围困金陵,意图何为,唯有白长空等谋士和J个亲信将领知道。

    至于段月衍和宋鉴等人,只是看见秦王每日和属下们声Se犬马而已。

    二人皆知,秦王绝非沉迷酒Se之人,所以才有此问。

    秦王将一壶酒倒尽。转而说到:“段将军如此ai慕小孙后美Se,他日城破之日,本王将小孙后赏赐与将军如何?”

    气氛骤然冷淡下来。

    段氏家族祖上曾立誓效忠李氏,而今段月衍若是要了小孙后。与宗族怕是无法J代。

    而段月衍万万没想到的是,秦王竟是如此的离经叛道,就算是活抓了李氏皇族,小孙后毕竟是皇后,怎么能与他再结夫Q。

    但若他现在不答应,于秦王眼中。怕是别有他意。

    昔年李氏逃离云南,段氏家族负责断后,抵抗大周追兵,因此才留在了云南,J乎是九死一生,若不是高祖为了稳定云南境内,说不定早就将段氏一族杀光屠尽。

    段月衍衡量利弊,笑道:“王爷美意,末将心领,只是这金陵城久攻不下,再者李氏一向是宁死不屈的,到时候只怕小孙后也只是香尸一具了。”

    秦王喝完最后一口酒:“金陵城里那皇帝若是有李氏半分血X,也不会容本王兵临城下,如今死守不出,真以为金陵城固若金汤?

    话说段将军也实在是不知这人X为何物?

    这么一个在发Q病重之事还能和小姨通J之人,简直就是会澠。

    南朝百姓更是传为美谈,简直恬不知耻。

    把孔圣人的教诲都喂狗去了。

    此等君臣黎庶,不亡国那才真是没天理。

    再说那小孙后,好歹也是出生孙氏书香世家簪缨世族,若真是个三贞九烈的好nv儿,哪里又能做了姐夫的继皇后。

    想必不过是个贪慕权势的荡F而已。

    这等nv子,没了家国也只会苟且偷生而已。

    段将军无需担心见不到活人。”

    话语之外,是十分看不起小孙后这人。

    段月衍只好应声说是,不然他还能说什么。

    自己开的头儿,原想试探下秦王,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宋鉴看秦王一脸意味深长,亦是说:“李氏一族虽是皇族之后,却是没了前人的血X骨气,**纲常也败坏,早已经是病入膏肓,无可救Y了。

    区区金陵,被我大周军队拿下,不过是时日问题。

    却不知秦王殿下有何打算?”

    秦王不喜欢这等烈酒,他喜欢时刻保持着清醒,以免行差踏错,不打算再饮。

    听宋鉴之言,是和段月衍心思相同。

    不疾不徐说道:“瓮中捉鳖,本王也不知何时才是好机会?不过宋公子与段将军都如此看重时机二字,不知是否易安王对二位另有安排?”

    朝廷命令,无圣旨藩王不得随意调陪军队。

    秦王此番话,是暗示易安王心怀不怪,他们二人则是居心叵测。

    宋鉴和段月衍具是起身离席跪倒在地,连声说不敢,自表清白。

    秦王本就是Yu加之罪,只是想要敲打敲打二人,他二人之所以能率领云南两万军马过来,也是他点头答应了的,目的是看看这两家的后生子弟。(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