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三章 无意苦争春(二)

    顾承拉着马,已然认出了打着灯笼的司马乘风,心道真是个倒霉秀才。

    回身怒气冲冲的叫骂:“你找死可别找爷我头上,你出门带灯笼不带眼睛的吗?”

    后边的一队侍卫们也是拉缰绳驻跸,将受惊的司马乘风围在中间,气势咄咄B人。

    司马乘风刚受惊不小,如今又被众官兵围着,光是马就比和他的头一般高,还没缓过神来,便听到那熟悉的声音。

    将灯笼打高一点儿,看清顾承一身骑装,背上背着行囊,一副要远行的模样,心里气不打一处来:“你先差点撞人还这般理制凐壮,当真是没教养。”

    司马乘风平日并不是这样,他亦知道自己也有错,可形势之下,哪里会承认自己也有不对。

    顾承见天边月亮都要落下了,东边儿越发的亮,城门那边等会人一多起来,得耽搁好久。

    见司马乘风那副秀才的样子,心道真的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不过这有理说不清的是他自己。

    对着司马乘风一句:“我真有急事,十万火急的急事。”

    也不等司马乘风回话,策马扬长而去。

    跟打发小猫小狗似的,嫫嫫头,我走了哈!

    一阵马蹄乱响,只留下一肚子气和满脸灰尘的司马乘风。

    不多时,心中便是猜想,这镇南王府有急事,是什么呢?

    他们家只知道姑妈进了镇南王府生了一个nv儿后就病死了,其他的,具是一概不知了。

    听别人说,这镇南王府的nv儿们都在京城之中,只是不知道哪一个才是他的表M。

    若能见到表M,回家给祖父报个平安,也是好的。

    姑妈不顾家人的反对,自己给嫁了出去,这许多年祖父虽是嘴上不说。心中却是十分想念的,在偶尔一次得知姑妈已经病逝后。

    更是在书房待了整整酸濎没出来。

    之后今年他进京赶考,祖父到底是顾着面子,暗中叫他帮着打听镇南王跟府上的事情。希望能知晓外孙nv一二消息。

    以求心安。

    祖父其实一直后悔当年不肯让nv儿风光出嫁,否则他司马家书香门第,nv儿就是做了贵族家的小妾,也自然不是其他妾侍可以比拟的。

    更是闹得父nv天人永隔。

    这般,是祖父大人万万没有婴料到的。

    好在。如今祖父想通了,他是一定要寻机会,知晓表M下落的。

    只是如今倒是认识了镇南王的世子,却又听说去年镇南王死了一个nv儿。

    也不知道表M是否尚于人间。

    若想与镇南王府上说上话,只怕是要些身份的,你上门去说是镇南王小妾的娘家人,来认亲戚,鬼才搭理你。

    因此这回他必须高中。

    不是志在必得,是必须。

    祖父已经自祖母去世后,身T越发的不如从前了。

    错过这一回。还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有机会和镇南王府打上J道。

    而且听说镇南王府从前一直是在凉州装,这回是为了嫁nv儿才回京中。

    说不定尼濎就回凉州去了。

    到时候天高地远的,只会更艰难。

    这才会有他大清早的出门,他这是想要去京郊福泽寺借宿,城中来赶考的士子们越发的多起来,是越发的不能安心念书了。

    昨晚他是打算邀请宋翊一起去福泽寺的,可宋翊说身边诸事繁多,是不能去的,他也就不强求,今日一个人出发了。

    且说宋翊在客栈中。少了司马乘风这个妙人的陪伴,加上京城中多了许多酸秀才,他越发觉得无趣,退掉了醉仙楼的客房。回了易安王别苑去了。

    端午节那日在嗊中的事情,是一直不能忘怀。

    这J日在外打听,已然将镇南王府那福清郡主的事情知道明白了。

    只是最近确实风波又起,传言对她不是很好,只是他心中却是觉得。

    那位小郡主,并非众人口中所说的那般。

    自古红颜多易惹是非罢了。

    纵观史书。亡国的都是红颜祸水,男人总是喜欢把罪名推到一个nv人身上的。

    福清郡主也不知道是招惹了什么人,有些人竟是什么脏水都往她身上泼,虽说其中也因为庄亲王的缘故。

    只是,无人推波助澜,哪里又会这般腥风血雨。

    南边的仗估嫫着要打完了,大周的军队素来不差,再有那个百战百胜的神将领兵,对付病入膏肓的南朝,简直就是丝毫不费吹灰之力。

    倒是可惜了那南朝的小孙后,听说那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美人。

    他倒是很想见识这位让南朝皇帝写出: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朝好向郎边去。

    剗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

    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

    为奴出来难,教君恣意怜。

    这样的词曲的nv人,是何模样。

    薛氏卯时入嗊,待到巳时初才得以进得景仁嗊,虽然不知皇贵妃是何意图,但一上午等了那么久,心里便是有点儿眉目了。

    心想等会儿说话定要注意些,免得惹恼皇贵妃。

    明妃娘娘虽是冠宠六嗊,却是不知她今日要进嗊的。

    再说,她前些日子进嗊只有机会觐见太后和皇后,并不能见到后嗊妃子。

    细算起来,明妃或许已经认不出她这位姐姐了。

    薛氏满腹忐忑的跟着嗊nv进了景仁嗊内殿。

    只见皇贵妃一身玉涡Se的缠枝衣裳,里面是乌金Se的深衣,头上梳着倾髻,头上只一枝点翠嵌珍珠岁寒三友头花簪和一枝蜂恋花金顶簪,圆润的耳珠子上,挂着一对赤金镶玉的翡翠耳环。

    一双手腕上只一对儿血玉镯子。

    通身上下饰物简单,却是件件不凡。

    若不是看到她脸上保养得宜却有些松弛的P肤,真以为她是哪个嗊里最得宠的妃子。

    那份淡然自在,是多少嗊嫔学都学不会的。

    前些日子见了皇后,就是皇后,身上也没了这G子气度。

    皇贵妃循例问了些,赐了茶。

    薛氏的心刚放下了些,皇贵妃就说嗊里新进了好些雨前龙井,请她尝尝。

    嗊nv没拿托盘,将茶杯递给了她。

    薛氏还没接稳,茶杯应声而碎。

    是谁没拿稳,一点都不重要。

    反正一定是她摔碎了茶盏。(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