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章 林卧愁春尽(一)

    说是顾解心和顾解优两个住进了薛府的相宜馆,让人回来在紫云馆收拾东西呢。

    王妃要等用了晚膳才回,让他们俩不必等她。

    顾解舞心道,谁会等她回家才吃饭。

    惯会做给别人看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镇南王里多威风呢!

    好在,不用烧房子了。

    顾解舞一高兴,把鱼食都撒下去给鲤鱼了。

    眼下是不能拿薛氏如何的,她还没处找,可顾解舞一进知晓她想要做什么。

    不外是朝皇长孙那边儿使劲罢了,可偏偏,这是如她的意的。

    怕只怕,皇长孙舍不得她。

    当日他父亲母妃具是身死,竟然还有心情向皇上求娶了她来,可见他的执念颇深。

    那一日在白马寺中,那凤求凰可谓是字字诛心。

    若是哪日秦王知道了她和皇长孙前儿还有过J集,以他的X子,可要喝醋了。

    反正早晚都要解决这皇长孙的,秦王现在不在京中,正好能撇的GG净净。

    眼见就是五月了,京城滇濎日虽是比凉州热的晚些,可还是觉得闷热,郡主份例内的冰山早早的就用上了。

    看那冰沿儿点点的化成水,顾解舞心里一番心思也是织就。

    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这会儿便是试试自己美貌的时候了。

    五月端Y节的时候,薛氏忙着走亲访友,自己亲生的两个nv儿又都具在薛府,没什么心思办置家宴。

    顾解舞早早的请旨,要去太后嗊里边请安。

    这日,她穿着嗊装便进嗊了。

    薄纱衣下。肌肤似冬雪凝脂,眉黛轻拢,嘴角颔春,似笑非笑,脸颊点着面靥,好不艳人。

    蜜蕊Se的披帛轻抚与手臂腰间,行动之间流仙群飘逸非常。

    头上唯有两对玉制的小蝴蝶花簪。鏡巧可ai。衬得她越发惹人怜ai。

    顾解舞这一身行头入嗊,不算失礼。

    太后有恩旨,免她礼F大裳。只当是家常相聚便是。

    顾解舞只道是太后嗅澺她,不作他想。

    端午节当日,皇上因为久病刚愈,不想作声Se犬马宴会。只是点了众宗室入嗊家宴。

    而太后素来喜清净,同众人用过了午膳后。就回了慈宁嗊。

    顾解舞吃了午饭进嗊,正好能碰上皇太后。

    她的原意,是想能遇见顺王,便是最好不过了。

    到了慈宁嗊。便真见着太子的侧妃,带着长子过来给太后请安。

    那孩子之前只是顺王府的长子,这会子成了太子的长子。行动间可见拘谨,想必是这位宋良娣。平日里费了许多苦心。

    这孩子原是活泼可ai的,只是被宋良娣一味的拘着要大气稳重,倒是显得有些不L不类了。

    传闻宋良娣和其长子颇受宠ai,但愿今日不会白来。

    顾解舞如是想。

    和众家王族家眷见礼后,顾解舞陪了一会儿太后,便听见外面乱哄的,是那群鸟兽在讲话,便是心生好奇。

    告辞了太后出去小花园瞧瞧。

    从前是在慈宁嗊小住过的,因此不需嗊nv引路,她一个人便在园子里逛了起来。

    远离了人声,这才听得外面的小鹿兴致BB的和同类们说起,今儿见着真龙天子了。

    顾解舞心下疑H,莫非是其他哪位皇子到了。

    她也是想要知道真龙天子是谁的人,便是寻着方向去了。

    不多时,便见一处紫气笼罩,四周带着淡淡的金Se,想来那就是真龙天子身子的龙气了。

    此处,已经是慈宁嗊的后门了。

    顾解舞走了出去。

    外边是御花园的小拐角。

    那紫气就是从那边亭子里散发出来的。

    顾解舞看了下四周,举世无人,心想偷看一下就好,便是走了进去。

    御花园一角上的亭子里,太子带着J个内侍,正在品茗,旁边放着一盏清茶,想来是还有其他人。

    顾解舞见只有太子一人,且太子还未看见她,心里正想该如何走出去,走出去了又该如何说,且这时候还有旁的人。

    却听得身后一阵响动。

    回身做要走的姿势,若是被嗊nv撞破她T窥太子,她可不要想脸面了。

    一抬头,便见一人站在自己身后。

    那人玉树临风、目光如炬,更是因为他身上穿着蟒袍。

    那衣裳她见过,镇南王进京便是穿的这样的朝F。

    延平王她虽没见过,但他的nv儿都能嫁给秦王了,想必是个老头儿。

    眼前这位,至多也就是弱冠的年纪,可能就是那易安王了。

    两人四目相对,一时无言。

    顾解舞是被惊到的,那紫金Se的龙气,竟是这人身上的。

    那么,就是说,明妃肚子里

    那也未必,真龙天子从来都不是一个。

    有那命,还得有那运。

    骤然间,心绪平静下来。

    身子却是忍不住的颤抖。

    这便是妖,对真龙的恐惧。

    从血Y到魂魄,无一不带着天然的臣F的恐惧。

    宋翊见顾解舞有些发抖,先是惊讶于她的美貌,后就是对自己相貌的质疑。

    虽说他对自己的长相没太过关注吧,可奉承他的人都说他貌若潘安,那起M他得算是五官端正,那群孙子才能敢这么夸他吧!

    可眼前的这位小姐,是被他的这张脸给吓到了。

    宋翊赶紧的赔礼道歉:“小生鲁莽,惊扰了小姐,真是该死该死!”

    顾解舞心底咦了一下,这唱哪出,搞得跟话本里书生小姐似的。

    她只好屈膝福礼说:“妾身迷了路,打扰王爷雅X了。”

    宋翊只觉得她真聪敏,看衣F就知道他的身份,可见是贵nv。

    两个人说话的时分,已经是给亭子里滇潾子听到了。

    太子便是下来瞧,是他请宋翊过来喝茶游园的,只是宋翊此人不拘小节,直说自己喝醉了头晕想去散散,竟是抛下太子自个儿走去耍了。

    这会儿听见有人说话,怕是嗊里人冲撞了他,便是过来看。

    顾解舞身子的抖动虽是控制住了,可声音却还是有些微颤,软糯细腻,让人如沐春风。

    太子听见顾解舞赔礼道歉,只以为是哪个嗊nv不懂事,过来一看,却是镇南王家的郡主。

    那惹得多少王孙公子朝思暮想的大美人。

    顾解舞听见太子对宋翊说:“王爷这是遇见郡主了!”(未完待续。)(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