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五十九章 波撼岳Y城(二)

    顾解舞骂他是小孩子X子,解释说:“久不回京城,你以为她还能天天的呆在这狭小的别苑,这京城里多少她的旧时伙伴,闺中密友。

    我还在想这点日子,够不够她见人的呢!”

    自古都是故人心易变,何况是nv人。

    顾承愈发的佩F起自己这姐姐来,就打定了注意这阵子就老实呆在书房里,玩。

    至于其他,再看吧!

    看那妖F能做出什么幺蛾子来。

    薛氏排场极大的回到娘家,恰好今日正逢薛谦休沐,薛谦见了这乌泱泱的马车队,心里边那滋味真不是。

    光是抬礼品的下人,就有好J百。

    这太子妃当年归宁,都没这么大排场。

    薛氏出嫁许多年,又并非他的亲生nv儿,到底是隔了一层,说起话来就必须颔蓄。

    这一支吾,便是亲人之间的生疏了。

    何况薛氏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的架子大。

    一位王妃带着两位郡主回娘家,这点子排场,算不得大。

    何况她当年许配给镇南王之后,在自己那群小姐M之间,便是出了名的。

    个个都羡慕她嫁得好。

    如今难得的回一趟京城,须得给她们看看藩王府的富贵才行。

    不说好些个外嫁远嫁的,还有跟着相公去外地就任的,这当年与她年纪相当,还留在京中的虽是不多。

    但仔细算算,她还真是第一人了。

    略有J个混得不错的,可又是年少时相J并不是十分要好的。

    只是过了这么些年,她觉得大家想必都是怀念旧时的,就算只是碰面之J,和大家见见面也是不错的。

    可惜了,她今天要回家。

    明日便是又要进嗊觐见皇太后和皇后的,运气好的话还可能被明妃召见。

    因此,从一大早起来,脑子里都是事情。感觉是多个J天都是不够用的。

    除去这些,魏国公府和成郡王府也是会派人上门来,她还要簢来亲家联络联络感情。

    她是个权Yu心中的,这么乱糟糟的一通子事儿。倒不觉得厌烦,只是觉得时间不够用,人看起来那是龙鏡虎猛的。

    一点儿都不像镇南王虚言众人所说,身子欠安的样子。

    夫Q两个这么前后相差许多,饶是薛氏的亲生父母。也是十分担心的。

    只是看薛氏的脸上一副人逢喜事鏡神爽的模样,也是难得回娘家,便是没人说起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

    两位郡主见了外家族人,很是拘谨。

    她们虽是晚辈,却是地位极高的,来去的都是屈膝请安之类的,越发的生疏了。

    段月容受婆母嘱咐,带着两位郡主去家里四处走走。

    逛来逛去,却是走到了相宜馆外边。

    顾解优站在底下便是问:“那长廊上边是什么地方,哪个姐姐这么好福气。住那等神仙似的住处?”

    顾解心也好奇的看着。

    那里红廊下翠玉环绕,一座鏡致的楼阁立于之上,飘渺云雾间,当真仿佛是仙嗊似的。

    加上天Se渐暗,天边上的火烧云一照,真是美轮美奂。

    段月容尴尬的笑了笑:“从前是家里表M们来时的待客处,后来又住过Y平郡主和福清郡主的地方,自然是好地方。”

    顾解心和顾解优听她说起死去的长姐,都没了心思游园。

    长姐当时去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只是来京里完婚的,说没了就没了,太吓人了。

    那时候离她们大哥死去的时候不远,王妃又刚好失了势。府上人都是跟红顶白的,虽是没敢冒犯她们,她们却是见着了母亲受苦难的。

    印氏虽没有明目张胆的对付母亲,却是事事都搬出父王来,连她们给大哥七七的时候焚化了纸钱,都被训斥了一回。

    两姐M在祠堂跪了一个时辰。这事儿才算完。

    回来之后,两个人不是没去找父王告过状,只以为父王会为她们做主,哪里知道又是挨了一顿骂。

    她们烧纸钱那会儿正是正月里。

    哪家哪户有于正月里给死了的小孩子烧纸的。

    她们年纪小,也不知道这回事。

    这事儿,身边的丫鬟们嬷嬷们也没提醒,就这么白白的挨了骂,受了罚,还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

    后来王妃告诉她们,这是印氏故意的。

    她故意不准下人们提醒她们两个,等着她们出错。

    两个也是不信的,身边的丫鬟婆子哪个都是从小就跟着她们的,哪里会就轻易的背主从了印氏。

    王妃只是冷笑说,生杀大权被别人掌握着的时候,忠心和情谊都是不管用的。

    两个人这会儿听了段月容的话,只觉得身上发冷。

    长姐住在外祖家中还会这样不清不楚的没了,她们又哪里是安全的了。

    昨日瞧顾解舞的样子,可还恨着她们的,也不愿意叫母亲一声。

    还听说在嗊里很是得宠,这般的人物能在那等九死一生的地方活的风生水起,想必是有些手段的。

    也不知道,自己的出现会不会碍了她的眼。

    母亲亦是恨毒了她。

    两个人这般互不相让的,只怕会殃及她们的。

    遂,两姐M一路回去的时候,便商量着,还是在这薛府住一段时间,免得回去和顾解舞碰个正脸。

    王妃听了她们两个的心思,并不是十分愉快。

    她是打算打着她们去走亲访友的,这么一蟼悺在薛府上了,可怎么好。

    但见自己母亲,两姐M的外祖母很是开心的样子,便不好多说了。

    心想,可能也不错。

    只是眼睛却是驻足在了跟在两姐M后边的段月容身上,莫不是她做的鬼?

    段月容何等机警,饶是发现了王妃这位姑NN在看她,她也没作甚,只当做没看见似的安静的立在自己婆母身后。

    她就不信,她一个出嫁的姑NN,还管的了嫂子的媳F了。

    顾解舞在椒园里喂池子里的小鱼儿,涂着蔻丹的指甲细细一黏,将鱼食撒进池子里,J尾素来安静的红鲤鱼一蟼愑全活了似的,蹦的可欢的抢食。

    因为顾解舞喜欢喂鱼,荣华都不准人随便投食的,这还是这些鱼两天来的第一顿。

    鱼儿们在水里抱怨,顾解舞充耳不闻,听着小丫鬟回禀。(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