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五十八章 波撼岳Y城(一)

    金红Se的丝绦随着马车摇晃,上面是拇指大的珍珠,在日光下摇曳生辉。

    顾承冷笑,还是一如既往的ai招摇。

    他见过一次玉清公主的马车,也没这么奢华的。

    可见,王妃对京城的认知,还在二十年前。

    这样,也好!

    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马车在大门前停驻,顾承上前躬身行礼:“给母亲请安!母亲一路风尘,真是辛苦。”

    薛氏在帘子后边儿,笑意盈盈的回答:“你这般年纪就要主持府中内外,才是辛苦,我一路都有人鏡心伺候着,又有你两个姐姐作伴,倒是跟出门游玩似的。”

    话毕,顾承没心思接茬。

    只听得马车里边传出一个老婆子的声音:“王妃和世子都进去见面了再聊吧!”

    顾承心下疑H,怎么不是容嬷嬷?

    那老东西去哪儿了?

    进了大门,到了二门,三辆马车才停下。

    小厮们都回避到了车后面,众男子中只有顾承和管家站在顾解舞的另一头,等着王妃下车。

    顾解舞不等薛氏下来,便是上前请安:“给王妃请安!”

    她还是不愿意叫王妃一声母亲。

    顾解舞从中心底觉得,她也配。

    就算是到了大周礼教最严谨的京城,她也不会。

    她就不会,薛氏敢把她如何了。

    大不了,再拿她一命就是。

    总之是死了两个的,不在乎再多死J个。

    顾解舞眼珠子滴溜溜的转,深不见底,管家正眼看过去,刚好对上这么一双似笑非笑让人PR发紧的笑颜。

    薛氏身边的嬷嬷撩起藏青Se的帘子,薛氏走出来,踩着奴才的背下马车。

    顾解舞屈膝又是一拜:“王妃安!”

    顾承跟着说。

    后边顾解心和顾解优亦是徐徐下车来。

    顾解舞只当做是没看见。

    而顾承不行,只好是二姐姐三姐姐的各喊了一声。

    再看她们身边跟着的一脸严肃死气沉沉的老嬷嬷,一看就知道是内务府那等吃人的地界出来的。

    难怪顾解心和顾解优看起来老成了许多。

    原来是有人T教的。

    也不知为何。两个老嬷嬷竟是十分懂礼,率先给顾解舞和顾承请安。

    薛氏身边的人,可一个都还动呢!

    顾解舞细想了一下,莫非是嗊里人派出去的?

    皇贵妃不像是ai多管闲事的人。可能是秦王?

    颔首:“嬷嬷不必多礼。”

    嘴上这么说,可一点没让她们少礼的意思。

    顾承眼见顾解舞滇潿度,也不敢多说话。

    一时无言。

    管家出来凑合说:“请王妃和郡主们进内去。”

    薛氏紧了紧手心,这两个孽种,果真是少了她的约束。越发的无礼起来。

    次日,薛氏点了库房的东西,便是拿着礼单带着nv儿会娘家薛府去了。

    留下房中那脸生的嬷嬷查账。

    顾承做的G净,让管家自个儿去J账。

    等薛氏出了门,便是来了椒园。

    昨晚上的家宴顾解舞以不适为由,没去参加。

    薛氏到了别院,自然是住了正院,可惜这次一等的配院都给了顾承和顾解舞,较好的只剩下一处,西北角上的紫云馆。再次的,便是原主人小妾们的住所了。

    就是改建了,堂堂郡主也不会住这种地方的。

    因此,顾解心和顾解优只能合住在紫云馆。

    薛氏也因为这个在晚宴上说了好些个不中听的话,顾承只能装作没听懂。

    她的意思是让顾解舞让出椒园,去紫云馆住。

    话是说的挺漂亮的,什脺鞣园的房间要多些,紫云馆两个人住实在是有些太挤了。

    顾解舞听完顾承的转述,放下茶盏冷笑一声:“我才不会死P赖脸的住在这儿不走,只是若是她们要这地方。我就是放毖火,也不会轻易的给她们。”

    其实她心里想得更毒一下,直接下毒弄死那两姐M,弄不死也弄残她们。

    只是这话在顾承面前说。有些不合适。

    试想一下,她今日能如此对待同父异母的姊M,为何不能对顾承他过河拆桥。

    直到现在,顾承还以为,Y平郡主的死是意外。

    心里虽不想瞒着他,可他这般年纪心X。是不会懂的。

    等将来他明白事理了,自然能猜到这许多事情,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样。

    光鲜亮丽的簪缨世族,背地里都少不得黑暗龌龊的事情。

    就像太Y出来那地上一定会有影子一样。

    顾承见她意兴阑珊。

    也不多数其他的,便是问:“姐姐你说她接下来会怎么办?”

    顾解舞眉目一凛,反问:“你猜她会怎么办?”

    顾承为难的摇头,哭丧着脸,他真猜不透那nv人的心思。

    顾解舞低头看向茶盏的茶叶,水起水落,茶叶不过是浮萍一般的宿命而已。

    “见她的样子,还是恨咱们的!”

    顾承点头,这还用说,看她昨天那样儿。

    恨不得吃了他。

    固然是隐藏得很好的,可他就是觉得背上发mao。

    顾解舞又说:“你会怎么对付你的敌人呢?”

    顾承淤次摇头,这可能X太多了,他拿不准,且他不是nv人,怎么知道nv人会怎么做。

    她淡淡的说道:“她,一定会先拿咱们俩的婚事开刀。我嫁不了好人家,你娶不了好媳F,下半辈子可就是难过了。”

    顾承这会子有点眉目了,盯着她等着她继续说。

    “我已然许给了庄亲王,板上钉钉的事情,若要坏了这壯好事,要怎么做?

    你还未定亲,可贵为镇南王世子,就是配公主也是可以的,可要别人不想你当nv婿?

    又该如何?”

    顾承眼睛一亮,心底更是雪亮:“名声!”

    这世上还有什么比名声更能伤人于无形的。

    顾解舞嘴角弯弯,孺子可教也:“那你这些时日就收敛些,别再贪玩,寻花问柳嫫J斗狗的,京里边大臣虽是一双双火眼金睛盯着,怕你成大事,也怕你不成事。

    凡事适可而止就行。

    武是不能再练的,好好读读书本吧!

    又是一年科举了,让书生士子们给你留个好印象,于将来也有益。”

    这些都是容易的,可顾承不想留在家里:“整日在家里对着她那张老脸,我怕膈应死自己。”(未完待续。)

    ps:  好奇怪,没有推荐的情况下收藏在涨……

    客户端推荐也没有,网页推荐也没有……

    难道真的要滚去书房才有未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