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五十七章 可怜闺里月(三)

    经过两个月的赶路,薛氏和顾解心顾解忧到了京城。

    因为有镇南王府府兵护驾,一路上各州府县衙驿馆官僚的接待,并未受太多风尘之苦。

    只是,薛王妃的排场大得惊动了京兆尹,要派人帮着疏通两边的路人才得以通行。

    镇南王置办的别苑,看起来就十分的不搭了。

    王妃快到了这件事情,一大清早就有人给顾承报信了。

    来人是管家派出去的,前三天就有人和王妃那边来回跑动传信,好做准备。

    这个人是最先派出去的,这会子回来刚好,计算好了时辰,这才来回禀。

    管家并不大清楚顾承和王妃的关系,只知道顾承是侧妃所生而已。

    见顾承一副意兴阑珊的样子,便有些发觉自己可能拍马P拍马腿上了。

    可想着以后这别苑上下到底是王妃做主,也就释然了。

    世子还没定亲,成婚更不用说了。

    没见哪家世子爷自己打理后宅内事的,按理说该是郡主管的,可郡主不愿意,王爷走之前这才让世子爷自己管。

    这会子王妃来了,想必是都是要J给王妃的。

    来人跪着说了王妃进城的时辰,和带了多少人马,方便管家安排哪些人从哪个门进,还得安排谁去正门看着,睡去角门等着等等。

    管家听完,心里都开始盘算了,生怕有遗漏。

    只是瞧世子的样子,不慌不忙的。

    管家给了来人一个眼神,让他先下去。

    自己上前一步说:“世子爷要不要去城门口接一下王妃?”

    除了王妃,不是还有两个姐姐吗?都是有封号的命F,也是该的。

    顾承正吃早膳,喝了一口粥说:“你急什么,你想接去,你去呀!我又不拦着你。”

    管家还是第一次被顾承这么顶回来:“小人心急了,也是怕出错。”

    顾承尝了一口水晶包子。今天的馅儿R馅特别的鲜甜,便问旁边的丫鬟:“椒园那边儿送过来的?”

    丫鬟名唤竹桃还小,十一二岁的样子,苹果脸。还没长开,梳着角头,簪着两朵桃花,跟画上的童nv似的,十分喜气。

    顾承让她负责早膳。说是就看着她那样子,就能多吃两碗饭。

    竹桃说:“不是,是厨下特意留的,说是世子爷ai吃R,这个好,就留了。”

    顾承这才想起,现在别苑里边就两帮厨子。

    原先镇南王买来的,和秦王府那边送来的。

    便对管家说:“以后我的饭食由大厨子做,椒园那边给钱小四负责。等王妃来了,她若是有安排。就听她的,若是没有,就也J给大厨子做。”

    大厨子是父王找来的,不招人嫌弃。

    不过以王妃的X子,只怕是自己带了厨子的。

    只是以后在家里吃个饭都要小心了。

    他不是不相信,王妃敢下毒弄死他。

    想着这可能为数不多的能安心吃的饭菜,明明已经吃饱了,还是把桌子上剩下的全给吃了。

    顾承正长身T的时候,消化快,撑了一会儿就没事了。

    管家带着里里外外的下人去大门口等着了。

    顾承拿着牙签子在屋里剔牙。

    竹桃刚才见他吃那么多。又去厨下拿了些蜜饯山楂来,给他消食。

    往日他都不ai吃这些娘们儿的东西。

    竹桃睁大了眼睛,看他一口一个的把点心蜜饯全吃了。

    得了,拿来消食的东西又把他给吃撑了。

    顾承见竹桃那样子。半是讥讽半是嘲笑的对着屋子里的J个丫鬟小厮说道:“从前在镇南王府的时候,王妃总是让底下人克扣我的伙食,总是吃不饱。

    后来成了世子,吃的东西倒是管够了,可我不敢吃了。”

    屋里的下人个个都静静滇濤着,没想到这无法无天的世子爷还有这么艰难的过去。

    这王妃是得多恶毒啊!

    看众人都傻了。顾承喝了一口茶才慢悠悠说:“我怕她毒死我!”

    这意思就是,你们以后都得注意点儿。

    竹桃最傻,第一个站出来表忠心,她从前听过,嗊里的主子们吃东西,都是奴才先吃。

    “以后世子爷的吃食,奴才都先吃过再给您,这就不怕了。”

    顾承很是受用,但总不能表现出来,这很好,要死你先去替我死的表情来:“好丫头,以后我绝不会亏待你的。”

    不多时,便有下人过来传话,说是王妃的车驾进街口了。

    管家让他赶紧的去大门那边儿。

    奴才们都跟着顾承出去了。

    顾解舞也过来了,在二门的里站了一会儿,见他来,想了想对他说:“你笑起来,你的两个姐姐都封了郡主,可得好好恭喜恭喜!”

    “是!”

    顾承绷着的脸做出了笑的样子,可P笑R不笑的,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顾解舞笑了一下:“快出去吧!”

    顾承是男子,如今又是当家做主的,当然要去大门外边迎,小厮们也跟了去。

    婢nv们则是站在了二门外边,同顾解舞一处。

    反正,王妃和顾解心顾解忧,都是要到里边才下马车的。

    这外边虽是京兆尹的人来帮着封了路,可王族,没有静街这回事。

    好多的平民百姓都站到了路上看热闹。

    顾承一出来,看见那么多人,也听得大家窃窃S语的声音。

    瞧,这就是镇南王府的世子

    嗡嗡滇濤不清楚。

    他现在心里是七上八下的。

    那么就没和王妃打J道,对她心里还是存在着恐惧的。

    再一想,自己是经历过太子谋反案的人,还能被一个深闺F孺给吓到了。

    没用!

    真没用!

    在心里骂了自己两句,便是打起鏡神,看向了管家。

    这老货,怕是要往王妃身上凑的。

    好在家里的帐已经赶紧了,王妃也找不到什么漏子来。

    只是,这么让她把持了家里,心中十分的不甘心。

    原是以为自己在这别苑能当回主子,可没想还要受她的欺压。

    刚才见姐姐那样儿,似乎并不是十分担心。

    想必是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等会怕是要去姐姐那边一趟的。

    现在,等王妃到了再说。

    不时,便听见车马辚辚的声音。

    为首的是一个小厮,被清空的街道上边跑边喊:“王妃到了,王妃到了,王妃到了!”

    霎时间,众人都安静了。

    拐角处,王妃青Se的朱轮车进入了众人的视线。(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