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五十五章 可怜闺里月(一)

    只是太后清净惯了,除了对两个孙nv比较和蔼之外,都是让皇贵妃她们坐板凳的。

    高兴的时候搭理两句,乏了就让她们在那里自己耍,等时候差不多了,让嗊nv过来说一声,今天不见了。

    她们也不敢恼,反正她们是过来混时间的。

    既然太后不愿意应酬她们,她们哪里还敢说三道四。

    只是她们J个****如此,外面的人也是看懂了。

    日子一久,什么拉拢排挤的心思都没了。

    横竖她不想争不想斗,想当个清净人,就让她学太后去吧!

    而顾解舞,被皇贵妃传召的时候,脑子都快懵了。

    于情于理,皇贵妃都不会选这个时候见她的,何况王爷不在京里,万一出事了,可麻烦。

    其实皇贵妃只是传达太后的意思。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太后让自己去传召顾解舞。

    按理说,太后要见内命F,才是正经的。

    顾解舞这回进嗊,是有身份的。

    内务府早就把郡君的朝F给送了过来。

    宝蓝Se的,上面绣着彩雀。

    花冠看起来没郡主的头冠气派,戴上去才知道沉,难为她还要穿着这么厚重的礼F走一遭。

    到了景仁嗊,皇贵妃是嗅澺她,只晓得她身子素来都是羸弱的,便是让她在景仁嗊小坐了一会儿,才让人用小轿子抬到了慈宁嗊之外。

    想好了若是有人问起,就说她都快晕厥了。

    皇贵妃也跟着进了太后嗊里。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两个人都不知道。

    太后很快就出来了。

    两个人见了都是屈膝行礼。

    太后轻轻抬手:“自己一家人,没那么多礼数。”

    喝了一会儿茶,吃了J块点心。

    顾解舞听见太后叫她,起身走了过去。

    太后坐在榻上,拉着她的手说:“你是个好孩子,一个郡君的身份委屈了你,哀家想着给你份尊贵,可惜你是庶出。至多也只能是郡主。

    否则,朝野上下反对的声音是要沸腾的。”

    顾解舞一半明白一半不明白,想想点了点头。

    皇贵妃更迷糊了,是镇南王立了什么战功吗?

    因此说:“镇南王真是宝刀未老。为朝廷也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他的nv儿得这个,不亏。”

    太后眼珠子顺着看了过去,晦暗不明,只是脸上带着笑说:“最近的战事也就秦王南征那事儿。塞外的蛮子们可被打顺溜了。”

    皇贵妃忍着笑意,想必是有好消息传了回来,否则怎么能听见这话,心里想着自己莽撞了,跟着便是紧张了。

    这秦王打了胜仗,太后怎么封赏起这丫头来了,要赏也是该秦王府里边的。

    这么一想,身上冷汗都出来了。

    自己儿子什么X子她是知道的,能和这丫头断了才怪。

    还是这丫头劝着秦王,秦王才忍了这夺Q之恨。否则,哪里有这么好J待的。

    前头皇上病着那回,她发现自己儿子看皇上的眼光,那真是

    恨不得他立马归天了。

    她都希望是自己看错了。

    可一转眼,他又更没事儿人似的。

    太后,不是看出什么端倪来了吧?

    皇贵妃是笑不出来了,决定以后少来慈宁嗊。

    要到午膳时候了,顾解舞和皇贵妃一同回了景仁嗊。

    皇贵妃留她用饭,她没请辞。

    皇贵妃还贴心的给她准备了衣裳替换,礼F和头冠都重。

    饭后两人近了小佛堂去礼佛。奴才们都在门外站着。

    这时候皇贵妃才悄声的问她:“你说太后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顾解舞知道,皇贵妃这是怕了。

    只是她知道的,太后就算知道了,也不会说的。只会好好利用这一点。

    她不是皇上的生母,也不是圣母皇太后,只是被尊为了太后。

    皇帝一死,新帝继位,她这个太皇太后还能这么自在吗?

    可能,只是猜测到了皇上的想法而已。

    皇贵妃一听。这其中的许多奥妙,不由深看了顾解舞一眼。

    “他说你有七窍玲珑的心,本嗊原是不信,现在见识了。”

    顾解舞知道自己太张扬了,便往回了圆:“娘娘谬赞了,妾只是喜欢站在别人的立场上想问题罢了,易地而处,自然明白别人的心思了。

    其实人都是一样的,心小的,求个知足常乐P瓦遮头。

    心大的,要争个赢罢了。

    太后娘娘,不过是在深嗊里习惯了,嗊里的nv人都是怕失势的。”

    皇贵妃笑道,自己一辈子在嗊里,还没个小丫头看的明白:“王府里想必也是这样的吧!那从前你怕嘛?”

    顾解舞摇摇头:“妾身年Y时不懂,而且本就一无所有,后来遇到了王爷,他垂怜妾身,让妾身有了安身立命之所,之后事事都为妾身谋划。

    此恩此情,是妾身一身都难以回报的。

    所以

    所以,无论他要妾身做什么,妾身都会做的。”

    她还是担心皇贵妃会做什么,所以才要表明,其实很多事情,是秦王引起的头儿,她只是顺从而已。

    另外一层意思就是,她若有三长两短,秦王可能会她这个母亲生疏的。

    她,可是秦王的挚ai。

    皇贵妃至少听懂了一般,拉着她的手说:“委屈你了,要是他将来能成,你们还能在一起的。”

    说着,拍了拍她的手背。

    顾解舞觉得好笑,意思是让她嫁给皇长孙?

    可笑,只要她不愿意,还有哪个男人近得了她的身。

    只是和皇贵妃解释也是没用的。

    皇贵妃这时候,已经沉浸在太后的所想中去了。

    莫非,皇上真的意属她的儿子。

    那么,她将来就是皇太后吗?

    如果真的有那一天,她一定会杀了宸妃和李贵妃

    她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回神过来看见佛龛里的菩萨慈眉善目的接受香火供奉。

    皇后?

    只怕也是等着这一天的。

    等太子登基了,要打杀了所有让她难堪难受的人。

    吕后因为将戚夫人做成人彘真的只是因为她的美貌和儿子吗?

    想必也是经过了许多的煎熬吧!

    也不知为何,便是提醒了顾解舞一句:“要是遇见了秦王妃,少和她打J道,岂不知这世上看起来越是柔弱的nv子,心肠便越是歹毒。”

    顾解舞愣了一下,点头说知道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