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夜来风雨声(二)

    顾解舞被梦魇给吓惯了,也不怕,只是在尸山血海里走着,远远的,看见一个人骑马飞奔过来。

    越来越近。

    这一刻,她身为妖物的自觉越来越强烈。

    传说中人世间应该有许多的妖怪的,幻化人形或披着人P,蛊H愚昧的人,获取自己想要的一切。

    然而,她一个都没碰到。

    那种天地间唯有她自己的孤独和恐惧在心底挥之不去。

    这世上是怎么了?

    没有一个妖怪,一直她自己。

    当那扬尘飞驰的而来的马上有一个人形生物的时候,她是激动的。

    妖怪天生的敏锐感觉告诉她,这个东西很熟悉。

    那一刻,她心中荡起奇妙的感觉,或许,她就再也不是一个妖了,世上没有妖,只是她没发现而已。

    马蹄踏过无数的尸T过来,她甚至能感觉的马蹄铁踩碎人类脆弱的骨骼的声音。

    令人mao骨悚然,她觉得JP疙瘩都起来了。

    这不寻常,她在梦中,身T不应该产生感觉。

    那人疾驰,待能看清的时候,已经为时晚矣。

    他一身玄Se道旁道袍,头上一只古木发钗,面Se从容安定,眼神带着善凐。

    苍白的面Se下是杀伐的气息。

    一道剑光从她身旁略过。

    因为刚才的JP疙瘩,她警惕了起来。

    这似乎不是一般的梦境。

    有人制造了这梦境,在这梦中等待着她。

    狩猎!

    身为妖族滇濎X被解放,獠牙露出,指甲变得尖锐,金Se的瞳孔竖立着。

    那人见自己飞剑失手,大喝一声,仿佛他就是天地之主。

    “大胆妖孽,还不速速受死!”

    该是,这梦境熬就是他造出,以古法引妖入境。他已经受重伤,急需妖灵炼丹补身。

    周围突然升起一阵阵浓雾,那是顾解舞幻化而出的妖雾。

    因四周没有水,只有死人的血可以用。因此,都是血雾。

    气氛本已经足够诡谲,这血Se浓雾一出,连空气中弥漫着死人的味道。

    顾解舞修的是佛教,最不能沾染这些脏物。连带功力也下降了三成。

    那道士修的却是道家,也不知是否是走了偏门,在这血雾中,身上戾气更是盛了五分。

    雾虽然能迷HR眼凡胎。

    可此消彼长之下,久战绝非上策。

    因此顾解舞藏匿在一颗树枝上,问道:“我与道长他日无怨,近日无仇,道长何苦相B。

    小妖虽是混迹人间,不过是为了了却尘缘,他日缘尽。自当归隐终南。”

    道士何不知,这妖身上未染杀孽,更是得高人指点,与佛家有拥。

    只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需要这妖的妖灵救命,等了许久在,机缘巧合,才等到这修行短短J百年的小妖怪上当,怎么会轻易放过。

    可人总是要为自己的S心找寻理由的,心中想法龌龊脸上正义凛然说道:“人妖殊途。何来缘分,有拥也是孽缘,尔等妖孽生罍髌猾,S下凡尘祸害众生。哪里来的这么多花言巧语,还不赶快受死!。”

    顾解舞心道,此人修为不俗,怎么会看不出她曾被高僧指点,早就与寻常妖物不同,佛曰众生平等。这牛鼻子却死咬着不放,实在是居心叵测。

    “不信你看不出我身上可是带着戒疤的,你个破道士,信不信我让人去拆了你的道观。”

    刚才,她凭借这猫眼,已经看清楚了他剑柄上的三个大字。

    太神嗊。

    燕国国宗的道士?

    又出口试探:“燕国太子死了,你们这些走狗没了靠山,这才需要猎妖炼丹进补是吧!”

    那人未否认,只是脸上带着不忿之Se,嗅濜也快了J分,想必是说到了他的痛处。

    耳聪目明,这种时候就显得非常好用了。

    已然确定了对方的身份,只要妥身就好办了。

    道士闻声进入树林之中,四处感知,她身上的妖气本就不重,又无杀孽,所以没有善凐,道士只能凭感觉四处乱砍。

    哪里晓得这妖本就是狸猫鏡,攀折上树那是自有一套,虽不能飞天遁地,可躲树上也是可行的。

    只见周围的树木都遭了秧,那剑定不是凡物,寻常的剑卸掉这铜柱粗细的树木就是不折也会残缺的。

    可那剑完好无损。

    试想一下那剑砍在自己身上,只怕是怎么缝都缝不回去的。

    她ai美,可不想缺胳膊少腿的。

    道士一颗颗树木挨着砍,总算是砍到了她躲藏的那颗树下面。

    树木支撑不住,应声而倒,顾解舞一跳离开。

    所以说,四个爪子的动物就是好。

    能跳能爬能上能下。

    她已经是有了法子妥身,咯咯笑道:“臭道士,若想要我的命,你就来拿呀!”

    等道士转身过来,只见顾解舞已经露出原形,化作一直狸猫,往树林深处跑了去。

    道士在血雾中五感受扰,并不怀疑,立即跟了上去。

    P刻之后,道士只感觉X前一空,只见一直雪白的美人手长着尖锐的利爪,从背心往前掏出了他的心脏。

    鲜红Se的血Y滴滴答答的落在树林中**的树叶之上,他看见自己的心脏还在咚咚咚滇濜着。

    背后传来那妖孽的声音,满是奚落和嘲笑:“臭道士,看我吃了你的心!”

    X前一阵剧痛,倒是的心被扯了出去。

    顾解舞手里拿着道士的心,往嘴边放。

    眼珠子却是盯着那道士。

    梦境中虽不能真的杀死施术者,可那道士想要杀了她,就必须带真家伙进来,既然是带了真家伙,就必须用义骇,就是另外一个活人的身T。

    只是,他们的感觉是相连的。

    此人的心脏被她掏了出来,想必现实中的那人也定时感同身受。

    想来,没有人愿意感觉一次心脏被人一口一口嚼烂吃掉的感觉。

    从顾解舞的角度来说,她真不想吃人心,看起来多恶心啊!

    是生R嘢!

    好在那人果真是个胆小怕痛的。

    梦境一蟼愑成了碎P散了。

    顾解舞梦醒,只觉得自己出了一身的汗,荣华和春梅守在一旁,以为她生病了。

    木莲看过之后退烧Y都熬好了。

    只觉得身上的衣衫都S透了。

    顾解舞看了看自己的手,没有血,没有心脏也没有利爪。(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