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五十一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

    易安宋氏,作为辅佐太祖建国的三大家族之一,如今已经是第九代了。

    当初受封云南后,便是世代定居在了那里。

    不知为何,太祖竟以宋氏家族的易安二字作为封号,便是现在的易安王了,只是大多数人,包括朝臣们都觉得,称其为云南王更加合适。

    五年前,上一代的云南王青年早逝,长子宋翊继承王爵,现在不过是弱冠之年。

    宋氏又以文立本,宋翊亦是个文武全才。

    恰逢入京进贡,又遇上三年一次的科举,便是混在了贡生们的中间。

    今日也在醉仙楼,听闻来人是镇南王府的世子和家眷,都是藩王,好奇之下,去楼阁上瞧,和他人看见的无异。

    只是心中难免感叹,都说红颜祸水,这废太子一死,镇南王府的郡君就指婚给了皇长孙,其中迎委,他这个旁人也是看到了J分。

    更不得不叹,皇上虽是年迈,可脑子清醒得很。

    只怕这回,他也要被塞J个nv人,若是不接着,皇上只怕要搞大动作。

    这世上的nv子千万,可现在他还从未遇到过一个上心的,想着自己就要跟青楼nv似的,被老鸨B着卖身,心中便是感慨万千。

    可惜他身为王族,贵为王爷,也是身不由己,连喜欢的nv人都不能自己选。

    还要陪不喜欢的nv人睡觉。

    哪里是一个惨字了得。

    看人家镇南王的世子,活的多么的潇洒自在,想打人打人想骂人骂人。

    最后还没人敢把他怎么着了,更不怕有人告他的黑状。

    为什么?

    因为人家的爹手握重兵,举足轻重。

    因为人家的姐姐长得倾国倾城,多少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那些人还不赶紧的巴结这小舅子。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宋翊十分的想不通,提着一壶酒,爬上了房顶,对着月亮自斟自饮。自歌自唱。

    司马乘风亦是满腹心事无处诉,拿了一壶米酒,加上一颗梅子放小火炉上,让小二拿了一盘花生米。一盘风味笋,在自己屋里吃了起来。

    此时已经是三更时分,今日京城有宵禁,这忽然闻得房顶上有歌声,唱的是水调歌头。听了一会儿,觉得时分有趣,便上去瞧瞧。

    想必这醉仙楼常遇见这等行为不羁的客人,竟是在三楼上固定了一个梯子,上房顶很是便宜。

    宋翊是会些拳脚的,司马乘风是正正经经真真正正的读书人,上房的动作不是很利落,好在宋翊伸手拉他一把。

    否则,司马乘风的PG就得开花了。

    两人相互道了姓名籍贯,宋駵鳙唯一的酒杯递给他:“兄台可要来一杯?”

    他已经认出了。此人便是白日里路见不平一声吼的那位秀才。

    司马乘风也不矫情:“恭敬不如从命。”接过一口喝G,辛辣回甘,可是上好的酒,葴餍不出名字。

    只是喝得太猛,呛得脸红。

    宋翊见他如此直爽,心里更是喜欢,觉得此人可结J。

    “此酒产自家乡小镇茅台镇,当地人都叫这茅台酒,乡野之物,让司马公子见笑了。”

    司马乘风擦了擦嘴:“哪里哪里。宋兄自谦了,这等美酒,生平未闻,是小弟浅见无知。让宋兄见笑了。”

    宋翊心道,好家伙,识货。

    那些个自命清高的书生,好些听说这酒是镇上的杂酒,个个都是面露不耻之Se。

    他们推崇的,是名满天下。进贡皇嗊的玉泉酒。

    殊不知,这皇上ai喝玉泉酒,而后嗊娘娘ai喝果子酒,但王爷皇子们,素来都ai这烈X的茅台酒。

    只是谁又会傻到说这茅台比玉泉好呢?

    听闻去年上贡的茅台,皇上全赐给了秦王。

    可惜秦王殿下不是ai酒的人,全给了属下。

    那些将士们,便是ai极了这味道,不远万里的派人去了茅台镇买酒。

    宋翊心中忽的一凛,那些人真是去买酒的。

    司马乘风见宋翊失神,便是叫了J声。

    宋翊这才回过神来。

    他可没做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该是无事的。

    至于段氏家族,他也是看不懂的。

    只是到时候若是段家出了什么事情,他这个一方之主,只怕也难逃罪责,卖身若能卖个好人家,想想,也是可以的。

    对司马乘风说道:“无事,就是想起一些烦心的事情。”

    司马乘风便是听出他歌中满是怨艾不忿,这才上来愿与他共诉衷肠。

    说:“人生不如意,十之**,宋兄才情不凡,必能高中!”

    宋翊笑道,这人真是傻,他怎么就是烦科举了,果真是个直肠子,今日那小世子说的真不错,真是个ai管闲事的。

    且看看不清的个ai管闲事的X子,这种人,做朋友可以。

    同朝为官,那就真是,只能啧啧了。

    便问:“司马兄今日之义举,鄙人十分佩F,只是一事不明。”

    司马乘风:“请讲。”

    宋翊说道:“须知这京中之人稍有钱财的就桑非富即贵,今日你为了素不相识之人,J乎得罪镇南王府。

    莫非司马兄竟是来走个过场的,无意为官。”

    司马乘风知晓当时是自己鲁莽了,这时候被人问起,也只能如实说:“大庭广众之下,遇见不平之事,还要忍气吞声,这并非我孔夫子门下的作为。

    再说,青天在上,饶是富贵豪权,也不能不讲理是吧!”

    宋翊自Y接受的教育便是,君子之J淡如水,小人之J滑如油,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认真觉得自己读的是圣贤书的人。

    汉武帝废黜百家独尊儒术,不过是觉得孔夫子那一套最和他心意,说白了就是皇帝为了统治天下的手段。

    真是难得,遇见这么一个痴人。

    可以好好研究。

    值得好好研究。

    宋翊又想倒杯酒给他,可惜壶底都空了。

    司马乘风见状,便细说了自家房里还煮着梅子酒,带两盘小菜,他若不介意,可以下去再饮。

    宋翊喝惯了烈酒,一听这江南做法的煮酒,觉得真有趣,便是跟着去了。

    来到司马乘风的屋子里,却只闻得酒梅子的香气。

    这么些时候,酒早就G了,好在炉火已熄,没酿成什么大祸。

    桌上的两盘儿小菜,还真是小菜。

    司马乘风一脸的大写的尴尬。

    宋翊说道:“让小二再拿些酒菜来便是。”

    司马乘风不过是普通宾客,小二待他也是平平,刚才叫小二置办,便是得了J分脸Se看的。

    如今有些难堪。

    宋翊去却只是一句话的功夫,小二们便又是准备了酒菜和上好的米酒,还摘了一盘鲜梅子。

    司马乘风是个心大的,没多问。

    两人是相见恨晚,秉烛夜谈起来。(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