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五十章 牙璋辞凤阙(二)

    所以,其中大多数人自以为是,是很正常的。

    顾承觑了他一眼,仿佛刚才那些人之中,并没有这个人。

    观他面相,倒是觉得此人一身正气,说起话来不卑不亢,似乎不管对方是否是权贵,他都是如此。

    顾承觉得自己可能遇到一个说得清的秀才,至少,他不是那般自视甚高却行为不堪,再者,他可不是出门来树敌的,此人龙章凤姿,前程未可知,他何不卖他一个笑脸。

    便是笑道:“若是刚才这些人也能像兄台这般,倒是不会生出这许多事来。”

    那人并不言语,不明白刚才顾承还是一副鼻孔朝天的模样,现在突然又怎么这般客气。

    顾承又将刚才事情事无巨细说了个明白:“我与家姐难得出来品尝这醉仙楼的美味,来时这些人便如狂蜂L蝶般,不知检点,而后我家姐姐下来,却又是目中无人般,随意窥探,饶是普通良家nv子受此屈辱,想必那家的儿郎也会抄起木B敲打敲打这些把礼义廉耻读进了狗肚子里的去的酸秀才。

    我让我家的侍卫下来驱赶这些人,谁知这些人竟是个个都臭不要脸的,口出狂言。

    鄙人无奈出手教训,才引来兄台责问。

    当时我的不是。”

    说完,拱手回礼,并且让人给了刚才他踢的那人一锭银子。

    却也不甘落了下乘,便意有所指的说:“京城之大,非尔等井底之蛙可观,以为在州府混了个秀才的名号便是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只劝你们一句,再是这般猖狂,就是他日金銮殿上得见天颜,也不过是去翰林院老死的命。”

    来人这才知晓,是这些人太过了,才惹得人家管家少爷不悦。

    原是自己唐突了。便抱拳道歉:“原是我的不明就里,请兄台见谅。”

    试问谁家的小姐,都不是能让人随便看随便问的,今日这些人。当真是好生无礼。

    顾承又抱拳回说:“话说明白了就好,只是提醒兄台一句,天下不平事多了去,兄台这ai强出头的mao病,可不是什么好事。”

    那人脸上颇显尴尬。

    顾承转身离去。

    旁的书生们才你一句我一句的说起。

    只听得楼上一些贵公子被这事情惊扰。纷纷出门来观看,见顾承已走,才说:“所谓初生之犊不畏虎,便是这戏人了。”

    其实那些贵公子不过和这些书生一般年纪,有些还比他们小。

    不过这一笑,是笑他们鬼门关前走一遭,还不知道。

    好些个贵公子便是你一句我一句的打趣起来,把底下那些书生当做笑料。

    众人都只,包房里的,不是豪门公子便是皇亲国戚。哪一个都不是他们惹得起的。

    这时候,刚才正义凛然的那位书生才向店家打听,刚才和他说话的那位少年公子是何人。

    店家掌柜的主子是朝政大臣,自然也没把这些人放在眼中,不过见他态度不错,便是一边算账一边说起。

    “那位,是镇南王府的世子爷,至于被那些轻狂书生们说起的那位小姐,便是镇南王府的郡君小姐。”

    那人听了,道了声谢便是回房了。

    此人复姓司马。名乘风。

    出生江南,这回也是同其他人一样,是来京中应试的。

    家祖让他打听镇南王府的事情,却不知。这样就遇上了,可见天下之大,有拥的自会相见。

    今日未能好生结识,若有机会,是不能再放过了。

    这边事了,那边顾解舞却是在马车上知道了里面发生的事情。

    待顾承回来。便说了他两句:“不过是被人看了两眼,驱赶走了便是,何必动手,到底是贡生,若是有死伤,被父王知道了,仔细你的P!”

    顾承知道姐姐是关心他,说:“父王忙着点兵点将,哪里有空管我,且天高地远的,鞭长莫及嘛!

    再说,就是他死了,闹到京兆尹那里,他还敢打我板子不成。

    给姐夫知道了,他的乌纱都难保。”

    顾解舞一撩开帘子瞪着他,顾承也知道自己嘴快了,讪讪地笑。

    如今,他的姐夫是庄亲王了,可任谁都听得出来,他说的是秦王。

    顾解舞这才想道:“他是不是和你说什么了?”

    顾承一脸正经:“没有!”

    一副真诚的样子。

    顾承心想,哪里能让你知道。

    他和秦王可是说好了,这是男人之间的事情,男人之间的约定。

    这外面的胭脂水粉珠钗首饰,哪里有内务府的手艺好,她就是买了些当好玩,拿回家赏人的。

    至于衣F,就纯粹是看看了。

    给荣华和春梅他们选了好些料子,连菀青菀都有,末了还选了J匹青布,说是要赏给厨下的人。

    荣华和春梅比顾解舞可开心多了。

    府上库里的料子是多,可到底身份在那儿管着,平时用度也不敢太过了,再者这些东西一向都是有福嬷嬷置办的,自从入京以来,她们的衣裳可是少了好J回没办,只是云娘子偶尔那些成衣过来给她们。

    这会儿能自己选花Se,能不高兴。

    见买好的布匹,荣华和春梅都是悻悻的,又舍不得放回去。

    顾解舞见她们高兴,心情也好了起来,选了的全部都买下了,自己还去挑了好多,说是留在家里慢慢用。

    顾承出来的时候兴致还是很高的,现在看见那山一样高的布匹,脸都快绿了。

    让人回府用马车来拉。

    而他的姐姐,还在兴致BB的给这座山添砖加瓦。

    现在他有些嗅澺了,镇南王府别苑留着的银子可是有数的,用个十年八载不是问题,可照她姐姐这么花发,他就是有座金山也撑不住啊!

    脑子里灵光一闪,那什么死掉的大姐不是还有份嫁妆吗?

    可以拿来用。

    父王把账册给他的时候,也没说明这份嫁妆要不要给姐姐添上,G脆拿来用了,反正是从王妃的嫁妆里拿出来的。

    这么想着,便是对顾解舞说道:“这家铺子的花SeG脆都来些,这么选多累人啊!”

    有钱,任X。

    顾解舞敲了他的头一下:“我就喜欢看,你累了,你自己家去!”

    顾承见自己小心思被看穿,讪讪的笑着去旁边喝茶去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