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九章 牙璋辞凤阙(一)

    店小二收了人家的银子,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

    又听到其他书生们一个个唏嘘纳罕,说是她原是秦王求娶的侧妃,却被皇长孙庄亲王抢了去的那个镇南王家的nv儿。

    今日一看,果真是神仙妃子一般的人物。

    余下的,便是知晓此事的书生们给刚到的那些书生们解说这其中迎委的声音。

    悠悠之口,唯有充耳不闻了。

    好在顾承是听不见这些流长蜚短的。

    轻啜了一口茶碗中茶汤,上品的竹叶青味道清香,滋味绵长,回味甘甜。

    她觉得不错,面露满意之Se。

    外面响起扣门声,顾承身边的小厮去开门。

    荣华将一面扇子递过来,顾解舞接过,侧身遮面。

    无其他,只是不想多生事端而已。

    醉仙楼的烤鸭最负盛名,自然是要上的。

    只是这下端上来是四道G果点心,还有四道凉菜。

    醋汁花生米,风G笋子,胭脂桃P,香辣炸小鱼。

    都是些民间小菜,看起来十分简朴。

    不过看起来不错,闻起来也很香。

    上菜的两个小二眼珠子滴溜溜的转,顾承一个白眼过去,大声斥道:“往哪儿看呢,眼珠子不想要了。”

    两个小二是知道的,这可是镇南王府的世子,说得出来就做的出来,也不敢看了,放好菜退了出去。

    这两人是收了外面某些好事书生的赏钱,进来打探的,反正看了一眼,那赏钱是收的心安理得的,出去就只说小姐用扇子遮着脸没看见,就完事了。

    第二拨送菜的端上了烤鸭和一些菜,大多数都是没见过的,她也没什么兴趣,就没问。

    倒是顾承很是兴奋。指着这菜叫什么什么,怎么烹调的。

    顾解舞瞧了一眼烤鸭,只见一阵只鸭子被P成了P,旁边小碟上放着甜面酱、荷叶饼、葱丝、萝卜条。

    顾承一直叨叨得不停。她不想知道也知道了旁边那盘红Se的R是蜜汁叉烧R,跟着那盘白Se的是爆肚子,另一盘颜Se红得发暗的是辣子J丁,另外还有一条金灿灿黑乎乎滇澢醋鲤鱼。

    顾解舞饶有兴味的看顾承表演怎么吃烤鸭。

    顾承也是很用心,说是拿着荷叶饼包上一P鸭R。加点儿葱丝和萝卜,再上点儿甜面酱,整个放嘴里。

    顾解舞看着他鼓起的腮帮子,想了想。

    拿起筷子夹了一P鸭R放嘴里,有些腻。

    荣华见她吃得不是很高兴,过来用筷子夹起鸭R,给她包了一个微型的,放嘴里不至于鼓得跟松鼠似的。

    顾解舞接过,想着到底那么多人看着。

    塞进嘴里用扇子遮住了脸。

    顾承只觉得好笑:“姐,你真臭美!”

    顾解舞觉得面P和甜酱真好吃。只是太大块了,嚼吧嚼吧咽了下去,才恶狠狠的说:“在嗊宴上你这么吃看看,整个镇南王府的脸都要掉地上。”

    顾承才不搭理她,nv人都是这样,矫情。

    大手一挥,让所有人都出去等候。

    屋子里只剩下了姐弟二人。

    顾承蛊H道:“这烤鸭就是要自己包才好吃,姐你试试!”

    顾解舞其实很想这么G,学着顾承的样子包了一个,结果自己包得比顾承包的还大。反正没人看见,整个塞进了嘴里,脸都大了一圈。

    没了外人,两个人便是放开来胡吃海喝。

    待桌上杯盘狼藉。顾解舞打了一个嗝儿,只觉得自己好久没吃那么饱了。

    嫫了嫫鼓起的小肚子,心满意足的问顾承:“这出门吃饭怪怪的,下次咱们买回家吃去吧!”

    顾承笑了笑,不说话,他比较喜欢在外面吃饭。实际上,他和外面的那些书生一样,喜欢人多的地方。

    也只有顾解舞这种养在深闺的nv子才觉得这种地方不自在。

    对顾解舞说道:“你要是喜欢吃,我天天给你买。”

    顾解舞听明白了,也不打算管教他,这么大人了,哪里还需要教。

    歇了一会儿喝了会儿茶,便是起身,准备去买东西消消食。

    顾承虽然来京不久,可是已经知道哪家店铺做的衣F做好看,哪家的胭脂水粉最受贵nv推崇,哪家的金银首饰最为鏡致别致。

    顾解舞取笑他是成了不学无术的二世祖纨绔。

    顾承委屈的解释,自己这是为了姐姐才打听的,可惜姐姐不领情。

    两姐弟相视一笑,下楼去了。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有些狂蜂L蝶早在那儿等着了,好J个眼睛都是直的,顾解舞不悦的看了顾承一眼。

    顾承也不高兴了,要不是这家店后台很大,他都包场了。

    才没有这些闲人。

    侍卫们下去驱赶走了那些下面的闲人,下手的时候有些重,这些读书人都是来上京应试的,没准哪一个就要飞H腾达青云直上了。

    因此个个都是有恃无恐的。

    三两下就和侍卫们吵了起来。

    顾承将顾解舞送上马车,这才回转,捡了刚才闹腾得最凶的那个,一个窝心脚踢在了他的心窝子。

    那书生一下就吐血了,这文武自来就是冤家,还有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这么一句古话不是。

    其余人见那书生这般,一个个的声讨起来,心想不过是个少年,不知天高地厚,多恐吓J句也就能把他吓走。

    更别说还有那假模假式的读书人的气节在那儿管,这会儿和官僚作对,那就是不畏强权。

    俗话说法不责众,他们人多势众,又都是天子门生,谅他也不敢再更过分。

    顾承见众人你一言我一句的谴责他仗势欺人,不冷不热的说道:“这京里仍块砖头随便都能砸中一个五品官,你们这些只会读书的聻m蓟棺砸晕钦凑醋韵驳牡酱ο够斡疲诿徽诶沟模膊恢烙蠮条命来死。”

    说完,才不管他们的脸Se好不好看,便是准备离开。

    其中一个书生站出来说,神Se义愤填膺:“在下只知王子犯法庶民同罪,莫非世子爷觉得自己比皇子们还要特别吗?”

    在场的书生,都是各州府的秀才举人,才会来京城参加科举,上县衙公堂都是不用下跪的一群特殊人群。(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