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八章 霜刃未曾试

    皇上同诸亲王、文武百官于城外送秦王大军出征。

    眼见就要到吉时了,秦王却是才刚到,快马而来,身上闷出了一身汗,脸上都挂着水珠子。

    好在皇上要与宗室们说话,加上秦王做事一向稳妥,并未先召他去面圣。

    而白长空,都编排好了说辞,到时候皇上召见,该怎么应对。

    好在秦王及时过来了。

    白长空如今也得了个从四品赞治少尹的职位,穿着官F在一旁伺候。

    只是站进了秦王身边,却是问道一G子兰麝香气,白长空不禁心中细细思量,这三军阵前,王爷还能和谁

    秦王看他的面Se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便岔开话:“大臣们说什么没有?”

    皇上想要在殡天之前看见大周军队扫灭南朝余孽,原没出太子那档子事之前,便是决定好了。

    可之后又有些觉得皇上龙T有碍,不宜擅动G戈。

    皇上之前都是能让就让,能不搭理就不搭理。

    可若是谁在今日要敢说个不字,只怕会惹皇上不高兴,他可不愿意去触这个霉头。

    要是能,把这好事儿丢给荣亲王或者准太子,都行。

    用冷mao巾擦了下脸和脖子,便戴好头盔佩剑,去城门之上给皇上请安了。

    皇上喜欢登高,此时正该在那儿。

    在城门上,也可以将待命的三军收揽眼底,三万大军,可谓壮观。

    秦王预备的人马,是十万大军。

    而这三万是直接从京中带走的。

    之后从凉州,由郑玉容、胡不开等将领,带领五万士兵在周燕边境汇合。

    再由云贵两地支离两万大军。

    其实八万兵力就已经足够对付小小南朝。

    从云贵调兵,不过是想试试云贵地区的刺史滇潿度而已,再者,段氏家族从前朝就占据云贵一处,和边境诸国的关系甚至胜过朝廷和诸国的关系。

    一句话。不得不防。

    三万士兵整装齐备,阵列于前,等待秦王的一声令下,前往太祖螠魉灭的前朝余孽。

    走在城上。只听得风声在耳边呼鸣,心中不免升起一G豪情。

    亦或许,战场才是他的归宿。

    顾解舞回到别苑后,叫人准备了一池香汤,将自己没入其中。下身传来的刺疼,让她满心愉悦。

    留在其中的东西,这会儿才慢慢的一点点往外流。

    荣华和春梅将香露倒入浴桶里,香气馥郁,整间屋子都是花香。

    其实顾解舞根本不用香露,本来就自带T香的,只是木莲说这玫瑰香露宁神,最适合****后用。

    荣华觑见了主子肩膀上的那排牙印,秒懂。

    垂下头去,不敢再多看。

    顾解舞嫫上去。心道那坏东西。

    这牙印是他一时兴起咬上去的,奈何顾解舞一直喊疼,也没真咬破PR,只是有一排牙印,饶是这样,也够顾解舞恨他一阵了。

    属狗的吗?

    就ai咬人。

    她忘记了,狗和狼其实是一个祖先的。

    吸足了他的元鏡,只觉得鏡神饱满,心情也大好,腿间虽是酸涩难忍。可也架不住外面春光大好。

    让人叫起了正在补觉的顾承,要了一辆马车,戴上面纱,准备出门去逛街。

    进京这么久。这还是她第一次名正言顺的出门游玩。

    不得不说,今日真是个好日子,天空碧蓝如洗。

    车里左右坐着荣华和春梅。

    顾承于前头骑马,两旁是王府侍卫。

    顾解舞放下帘子,心想他应该已经出发了吧!

    因皇上出嗊,今日京中有些地方静街了。平日里偏僻的地方倒是比平常更加热闹。

    一路过去,就算看不见,也知晓外面是熙熙攘攘,且听那人声鼎沸。

    好不容易穿过这些个小街口,顾承说是带她去醉仙楼吃烤鸭,便是一直往那边去了。

    京中像这样的车马很是常见,平民们具是避开就是,也没跟看西洋镜似的,一直尾随着不放。

    好不容易到了醉仙楼,荣华和春梅都是先下去,旁的人便是惊呼起来了,连带醉仙楼上的人,也是惊动了。

    王府里的侍nv,都是鏡挑细选过的,荣华的春梅颜Se也不算差,加上打扮的鏡致,其他人对马车里还没出来的那个小姐便是更加好奇了。

    没有哪家的小姐,会容忍自己的丫鬟比自己还标致的。

    打起帘子,只见得一弯红鞋尖尖,上面镶着拇指大的珍珠,两边是金丝绣的折枝花,裙角上一抹赤Se流苏摇曳,上面是五福如意结,串着一块翠Se通透的J冠花玉佩。

    胭脂Se的锦绣双蝶钿花衫,缎地绣花百蝶裙,牙Se的腰带将素腰一裹,不禁盈盈一握。

    但见她出来,行动如随风摆动的杨柳,说不出的风情。

    只见她梳着单螺髻,头上簪着两朵时节上的迎春花,旁边一对儿金丝镂空五宝珠花,稍显华贵,表明此nv并非普通人家的nv儿。

    那一双婢nv将其搀扶下马车。

    醉仙楼名满京都,又逢应试时节,天下才子聚集此处,便是一个个就此美人美景赋诗感叹。

    顾解舞抬眼看了一眼醉仙楼的牌匾,正好看见一群书生站在楼上,往下看。

    见她以巾敷面,只露出一弯蹙眉和一双明眸,便是一个个着了魔似的。

    虽不见其美Se,但已经觉得此nv只因天上有,人间难得J回看。

    只是贵nv自是不凡,哪里能随便让人评头论足的,其余人具是心有戚戚,而不敢言语。

    顾承将马J给侍卫,对顾解舞道:“上回可没那么多人。”

    顾解舞心想来了就没道理回去的,便是小步走着,至于其他闲佑人等,一会儿自然就看不见了。

    “订了桌子没有?”

    要是没订,就是抢,也要抢一间来,难道吃个饭还要被人围观不成?

    顾承这种二世祖来吃饭,哪里需要订,反正醉仙楼这种地方,包房包间都是留着的,不可能随便给人。

    俩姐弟上了二楼的,丙字号房。

    顾承一上桌就对店小二说:“你们这儿的招牌菜,时蔬瓜果,全上,还要快。”

    顾解舞见店小二出去,才解下面巾透透气。

    有时候耳朵太灵光却不是件好事。

    外面的书生们在向店小二打听他们俩的来历。(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