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七章 相思重上小红楼(二)

    顾解舞知晓的时候,秦王的大军都准备开拔了。

    秦王原是明白时间不多,死撑着等那边的消息,谁知她竟是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一点儿没思念他的心思。

    别说有台阶,连个独木桥都没给他准备,让他怎么下台嘛!

    两个人这么G耗着,时间却是不等人的。

    大军开拔的日期时间都是钦天监选好,皇上钦定的,秦王就是想变,也不可能。

    当日四更秦王就起了,穿的是武将铠甲,鏡钢锻造的铠甲看起来气势恢宏,分量也不轻。

    他是不大喜欢这等笨重的铠甲,上战场,他更偏ai软甲和轻甲。

    碍于今日皇上要在城外送他们去,这副铠甲威武华丽,自然是撑场面最好不过的。

    王妃柏惜若带着病中的侧妃萧婉婉,和府中众姬妾站立于他的身后。

    说真的,他一点儿都不喜欢一群nv人来送他。

    搞得他好像有去无回似的。

    王妃嫁进王府那么就,一点儿没嫫准他的脉,真的是觉得好生无力。

    说起谁最合他的心意,当然是她。

    可惜她也要和他对着来了。

    时间刚过五更,听得门外来报,说是镇南王世子求见。

    昔日秦王和顾承又教习之缘分,后来多见面,并未引起旁人的主意。

    秦王如往常一般吩咐:“让他去书房等。”

    心想,可能是顾解舞有什么花儿要和他说。

    满心雀跃还要Y绷着,真是难为他了。

    顾承带着小厮去了书房。

    小厮在他身后压低了身子,低着头,连样貌都看不清楚,让人晃眼一看,只觉得她十分白净。

    还将未入夏,又是清晨。

    周边的花C树叶上都是露珠,而顾承,额上也带着露水。紧张出的。

    平安无事进了书房,便是对小厮笑道:“你可满意了,吓死人了。”

    小厮抬头若无其事的看他一眼:“胆子真小。”

    黑白分明的眼珠子就四处看了起来,随意的姿态仿佛这里是他家似的。

    这小厮不是顾解舞。还会是谁。

    今日她做男子打扮,因为头发又多又长,团了发髻后还戴了个帽子,面上未施朱傅粉,清汤素面的。别有一番风味。

    远看,活妥妥一男生nv相的美少年。

    秦王到了书房,因为响起头盔沉重又华而不实,因此只着铠甲,头上只是一根白玉簪子,颇不L不类。

    一进屋子,李仓便上前奉茶。

    顾承躬身抱拳给秦王行礼,而顾解舞却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李仓职责所在,呵斥说:“放肆,见到王爷还不行礼。”

    顾解舞转头看向秦王主仆。一时无声。

    顾承极有眼力:“那我先出去了。”

    李仓亦是跟着出去。

    室内只剩下二人。

    秦王嘴角微微上扬,到底是舍不得他的。

    顾解舞揭开下巴上的帽子带,摘下帽子。

    头上的不是那白玉孔雀簪,又是何物。

    骤然间,顾解舞却是面若红霞。

    她从未做过这样的事,也不知他会不会喜欢。

    这么想着,竟是低下头,不敢看他了。

    秦王心中一动,思她如狂,这是得见。如何还能自持。

    一手环抱住她,将她拥入怀中。

    心中有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以后咱们再也不闹了。”

    听他这样温柔的说话,也低声燕语呢浓:“是我小心眼儿。你久不来见我,一见面便是红眉mao绿眼睛的”。

    真心的,秦王现在还是没觉得自己什么时候对着她红眉mao绿眼睛了。

    只是佳人如此说了,他只能认了,要是不认,今日可怎么收场。

    此战也不知何时才能了结。若是盘桓三年五载,就要在心里埋怨她五载三年不成?

    G脆得很的说:“都是我不好,冷落了你。”

    说着,手便是已经伸进K底,隔着布料摩挲。

    耳边听着她渐渐急促的呼吸,回身吻了上去,舌尖伸进他的嘴里,想要勾出他的五脏六腑,让他这辈子都不能忘了她,舍了她去。

    相互依偎着,两人都是情动。

    隔着门,能看见外面天Se渐明,两人一块儿难舍难分。

    秦王的手始终只在外面徘徊,不敢进去,就怕抚上了羊脂肌肤,便舍不得放手了。

    一会儿耽误了正事,就不好了。

    顾解舞是久旱逢甘霖,口G舌燥,身上只觉得一G火在少,下腹空荡荡滇澺。

    见他要收手,双眼迷梦的看着秦王,莺声燕喘的撒娇:“我要”。

    说着,便是抓住了他。

    早已经是坚Y如铁,上下一动,就不信他还能做柳下惠。

    秦王ai她疼她,刚才还能有J分清明,现在

    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他也不走。

    急匆匆的解开了腰带,又怕铠甲压着她,就让她坐到了自己身上。

    两人合在一处,哪里是能言说的滋味。

    秦王只觉得魂飞天外,抱着她的小腰上下的窜动,舒F的时候便是将她抱紧,额头正好抵在她的X口,觉得僵Y,不似从前的柔软。

    伸手拉下了她的衣F,发现里面没穿肚兜,只是用白布条裹紧了。

    秦王身子一挺,顶着她问:“不难受吗?”

    哪里是问,就是告诉她,他要解开这带子。

    还是用嘴。

    顾解舞被上下欺负着,又琇又委屈,带着哭腔:“你欺负人!”

    X前的束缚被解开,两只浑圆玉润的白兔随着上下晃动着,秦王像是品尝蜜桃一般,一个一口的咬,一边一下滇濏。

    须臾,两人具是觉得腰后一阵S麻,整个都上天了去。

    顾解舞先感觉到他要去了,便是一声一声轻唤:“等等我等等我”

    这脺餍了十J次,秦王也跟着她,使劲儿的弄,往最深最N的地方**,自己先去,便是睁着眼睛盯着看她的样子。

    她仰着脖子,骑在他身上,抱着他,觉得怎么都不够,觉得自己快要疯了,最后一道光,照在她的身上,不知什么是矜持,不知什么是庄重,一下给叫了出来。

    秦王见了她这样儿,眼睛都直了,本已S软的某处再次挺立,狠狠的顶了上去。

    书房之中,靡靡之声不绝于耳。

    秦王只觉得,这才是祝她凯旋的最好贺礼。(未完待续。)

    ps:  看见订阅在涨,而收藏在掉,心好塞!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