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六章 相思重上小红楼(一)

    出征在即,秦王可谓是忙的脚不沾地。

    待一切准备就绪,便是等燕国那边的消息了。

    慕容澈和安乐公主回国已经月余,想必事情已经处理得差不多,秦王对慕容澈也琢磨过一二分,加上他还有宗族和皇帝的扶持,若是这般还不能成事。

    他便是废物一个了。

    若是慕容澈失败,燕太子也会顾忌大周和慕容澈的协议,正值国中朝政不稳之际,当时要和大周建J才是。

    且有安乐公主从中斡旋,借道一事,想来该是万无一失。

    一切筹备停当,秦王便是选了一夜,乔装改扮,去了镇南王府别苑。

    此时,顾解舞正在椒园中幽书,旁边还放着一堆奇闻野史的书籍。

    秦王一身龙气,此时掌管兵马大全,身上煞气甚重,他一进来,顾解舞就知道了。

    茶J上的蜡烛被刚劲之风拂动,屋内灯光乍然忽明忽暗。

    顾解舞看了一眼,美眸回到书页上,却是一个字也看不进去了。

    他从门外进来,荣华和春梅闻声而动,起身向他行礼,然后自动的退到了门外。

    吱丫的一声,屋内只剩下两个人。

    秦王瞧了一样她的装束:“怎么没戴我送你的簪子?”

    说着,走到她的身旁,捡起了那堆书面上的一本《镜花缘》看,他一向不喜欢她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书,总觉得会教坏了这小丫头。

    顾解舞身子都是紧绷的,自从那事之后,他们还是第一次见面,而且,他并不像从前那般对她痴恋,这般和气有礼的样子,一点都不像他。

    她不喜欢他这般戴着假面的样子。

    他用人前的模样待她,让她觉得心伤。

    或者是因为太久没见面,她也并不想用从前在府中的那些手段。

    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温柔的依偎上去,他便是认输。

    两个人都是绷着的,为对方的“冷漠”感怀。

    顾解舞莫名的骄矜起来,不愿他看见自己的眼神。艂愒己先露出败弱姿态,平心静气的说:“晚上戴什么簪子呢!”

    这话她心虚极了,因为白玉孔雀簪太过华贵,她又ai轻装简便的,因此并不是常佩戴。

    秦王习武。自然听得出她说这话的时候呼吸有变。

    心中一顿,像是被灌进了铅。

    重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知道是自己对不住她,她心里有庸,也是该的。

    秦王这次并不责问她,不准要她看什么乱七八糟的书了,只是放下,走到了她身边。

    顾解舞眼泪都快下来了,不关心才不管呢,那来作甚?

    秦王却是凑到她的耳边,说:“夜里看书伤眼睛。”

    气息浓重。专属于他的味道骤然弥漫在她的周围。

    手夺过她手中的书卷,书本应声落地。

    那人好似采花贼一般,吻上她的脸颊。

    自己能吸引他的,莫非就只有这幅身子了吗?

    心里一蟼愑堵得慌,心一横,推开了他。

    满是水雾的眼睛盯着他:“秦王府那么多姬妾,王爷何必来镇南王府找乐子。”

    话一出口,顾解舞就后悔了,哪有着么说话伤人的,明知他不是。

    只是话已经说出来了。哪里还有收回去的,只能红尘咬着滣不说话。

    心想只要他一F软,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秦王猛地被推开,再听这样的话。心里早就不是了滋味。

    他冒着多大的风险来见她,而她却又是撒谎又是说话刺人的。

    一颗心早就给了她,她偏生不稀罕了。

    他是堂堂王爷,莫非还要强迫一个nv人不成。

    便也是不肯将就,一怒之下把之前气不过的事情也问了出来:“郡君回京之后倒是把京里贵nv三从四德的样子学了个表P,可围场那日。半夜出去,也不知会谁去了。”

    这事他本就一直耿耿于怀,之前不问,是因为他相信,他所ai心里只有他一人,便不谈让人难堪的事情了。

    可现在,气X一时冲昏了,光徒心里痛快,也不管这话说不说得了。

    顾解舞却是不能解释上次的事,更是伤心他怎么能这样对他,两人自相好以来,他都是宠着她让着她ai着她,从不知他心里竟是这般的想法。

    亏她还日夜为他C心,思念至极,辗转难眠。

    真真是一颗心错付了人,天下男子果真都是一个样子。

    今日山盟海誓,明日说变就变的。

    她才不要学卓文君,想尽办法挽留变了心的负心人。

    顾解舞的眼泪是再也忍不住,一蟼愑涌了出来,哭得是这些日子委屈,庄亲王没事儿就上门来纠缠,虽不曾见面,可从前又有何人敢如此轻慢于她。

    这些都是他的错,到如今还要疑心她。

    “王爷贵步临J地,不送。”

    秦王见她流泪,心早就化成一P了,心想着怎么挽救,便听得她下逐客令。

    堂堂亲王,竟然给她呼来喝去,莫非还要他低三下四求她不成吗?

    转身离去了。

    见他真走了,顾解舞一气,把桌上的烛台扫到地上。

    荣华和春梅见王爷怒气冲冲的离去,又听见里面的声响,紧着进来看了。

    只见顾解舞伏在榻上chou泣。

    荣华和春梅相互看了一眼,也不知该如何安W,捡起了烛台,让顾解舞哭了一会儿,便上去安W了。

    顾解舞哭够了,自己擦了擦脸,赶紧的拿起镜子看自己。

    白净鏡致的脸庞依旧绝美,双眼因为哭泣而通红,双眉如云如雾,更添一抹风情,滣若丹朱,让人见之便不能自持。

    她却是又把镜子摔了,这般的好颜Se,他还要什么,竟是不肯说一句软话,拂袖而起。

    摔了镜子,便是在那儿发呆。

    荣华和春梅不知道她为什么生气,只是在旁边你看我我看你再看看主子的神情。

    顾解舞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隔日便是每日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她就不信,他不来找她。

    话说起来,两人还是第一次吵架。

    她是绝对不能认输的,若是开了头,以后都要她先写F字了。

    这个想法,可没跟荣华和春梅说。

    要是她们知道了,必定会让人传消息,那就不是他自己先来找她的,那不算。

    只是,顾解舞没等到他来,先等到了他的大军就要出发的消息。(未完待续。)

    ps:  嗷呜,我超喜欢的故事剧情要开启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