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五章 夜月一帘幽梦(二)

    见人走得没影儿了,大嬷嬷才上前。

    皇贵妃压低声音问:“怎么样了?”

    她问的,是侧妃萧婉婉的事情。

    自从太子府出事,皇贵妃就打定主意,要除掉萧婉婉,府上养着这么一个和太子府拎不清的人,不是什么好事儿。

    本来这事儿该是王妃办的,可皇贵妃觉得柏惜若那娇滴滴的样儿,就不是办这事的人,便让大嬷嬷做了。

    大嬷嬷上前说道:“许孺人做的悄无声息,萧侧妃一直不见好,您看?”

    太子妃一倒,萧侧妃又出事,难免落人口舌,原先皇贵妃的意思是眼不见为净,可到底是个侧妃,生死都有人看着呢!

    皇贵妃这一阵的想明白了,只要不能折腾了就行。

    用帕子擦了擦脸上的汗:“那就这脺鳙养着鄙,别让她死了,海昏侯没了太子妃,再没这侧妃,只怕要出来闹事儿。

    看武安侯府,虽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可闹大了到底不好看。

    他最近又是公务繁重,能不给他找麻烦最好。”

    大嬷嬷应是,退到一边儿了。

    皇贵妃想了一会儿,又说:“这许孺人,倒是个能成事的,你跟她说说,好好看着府上,少不了她的。”

    原是想说侧妃的位置给她留着,可又不知道儿子怎么想的。

    再者,福清郡君的事情过去没多久,那么快立其他人做侧妃,也不合适。

    算来算去,儿子喜欢她也喜欢的,还就福清这么一个。

    倒是可惜,便宜了庄亲王。

    大嬷嬷吞吞吐吐的不知该不该说。

    皇贵妃见她的样子,问了起来。

    大嬷嬷心一横,凑到皇贵妃耳边上。

    皇贵妃听了,叹了一口气。

    原就是不放心,没想怕什么来什么。

    只是怪得了谁。

    便吩咐大嬷嬷说:“这事儿你瞒好了。免得王妃瞧出来,她是个没脑子的。”

    大嬷嬷道是。

    其实大嬷嬷的年纪已经很大了,一头白发。

    皇贵妃又安W道:“眼见秦王府就要落成了,倒时候一家子都要进京的。府上要麻烦你看着,到时候再看看能不能选两个能G的立起来。”

    大嬷嬷有些受宠若惊,皇贵妃能这么和她说话,便是没把她当外人。

    皇贵妃又说:“至于他们的事儿,你心里清楚就好。小心着盯着,要是有哪个不长眼的想要查这事儿,你办好了再来簢说。”

    大嬷嬷心一惊,立马说好。

    也不知道这顾主子给皇贵妃和王爷吃了什么**,事情都成这般了,还是愿意护着她。

    王爷就算了,皇贵妃也是如此。

    只是,听主子的令得了。

    管它什么好不好听。

    这叔叔和侄儿媳F儿哎!

    秦王和家眷们在行嗊住了大半年,这秦王府终于是能住人了,离规制上的王府还差上不少。可勉强能住下了。

    秦王是自请搬入秦王府,因为住在行嗊里,不说多有不便,便是住在那儿,如今没了太子,他也怕被言官们咬着不放。

    虽说是皇上赐给他住的,可他也要识时务才行。

    在皇上面前提了两次,皇上也就准了。

    其实皇上和他担心的一样,怕言官们说些有的没的,平白无故给秦王惹麻烦。

    秦王。太子。

    皇帝暂时还没这个想法。

    朝臣们目前分成两派,一面支持荣亲王,一面支持顺王。

    而皇上,都觉得两个人还要历练历练。可眼下的情况有些麻烦,大有皇帝不立太子,朝臣们就一天不消停的事态。

    J番思量后,皇帝决定了,封顺王为新太子。

    最失望的,莫过于宸妃和荣亲王。

    而皇贵妃。说不上高兴,心里面却也是又J分遗憾的。

    那位子的吸引力,皇贵妃不得不承认,她虽然害怕,却也不是不想要。

    只是

    顺王封太子的事情,很快传遍朝野内外。

    李贵妃自然是高兴得不知所以然。

    却是忘记了,她这个贵妃之上,还有宸妃和皇贵妃两个。

    按理说,太子和皇后,本该是母子的关系,可现在,这么不L不类的。

    只是李贵妃被兴奋冲昏了头脑,这么关键的事情都没发现。

    皇贵妃倒是能平静的和李贵妃相处,饶是为难了宸妃,见到李贵妃那猖狂样就恨不得活拆才她。

    宸妃那一口银牙没一时半刻不是紧紧的。

    从行嗊辗转搬回秦王府,大多数人都是不习惯的,更不说这王府里一G子漆味,整日的放熏香也不见好。

    好在花园后边有一P竹舍,这会儿正是春暖花开的时节,住进去也不会觉得冷。

    金蝶玉便是伙同王思宁她们一起住了进去。

    而正妃和侧妃,便是只能按规制住在分到的院子里,柏惜若还好,只是不适,而萧婉婉比较惨,这么一呛,病更重了。

    至于许朝云,之前便是知晓要搬家的,吩咐了人在自己的院子里种上花C树木去味,更是让Y房的大夫们想了法子做了熏香,因此味道并不是十分难闻。

    秦王还来得及T验自己的新房子的油漆味道,便接到了皇帝的命令,让他出征,借道燕国,剿灭南朝余孽。

    秦王和谋士们在书房商量了半日,下午就进嗊,将兵符还给皇帝。

    皇帝一言不发,收回了兵符,却是另外下了一道圣旨,封了秦王做天下兵马大元帅,无圣旨无兵符,可以任意调动大周全境傍马。

    这兵符,也可以说是皇帝对秦王的考验。

    秦王这次如果不J出兵符,皇帝让他去南征,就不会彻底放权的。

    比起封太子,这秦王得到的东西,可比太子还多。

    而多数人都觉得,皇帝这是给太子树立了一个永久的敌人。

    就算将来顺王顺利登极,有秦王这么手握重兵的亲王存在,这皇位能坐的稳?

    秦王出征在即,本以为没了兵符,会诸多阻碍,没想到皇上来了这么一招,倒是比兵符还管用,谁看他都跟看祖宗似的。

    在六部是要钱给钱要粮给粮要人给人。

    他从来还没觉得打仗那么轻松过。

    而最不是知滋味的,怕是顺王。

    刚吃了颗蜜枣,就尝到了H连味,真正是弄不明白皇上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总有种感觉,自己就算成为太子,也不过是他人滇潳脚石的感觉。(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