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夜月一帘幽梦(一)

    至于顾承,也在自己房里吐得死去活来,木莲给他熬了C吐的Y,灌下去后酒也醒的七七八八了。

    只是难受滇澂在床上跟木莲诉苦:“您可得让姐姐给我吃的,我前天吃的都吐出来了。”

    说完,又是呕了一声。

    顾解舞听了只是好笑,心里边却是想难为他了,小小年纪也不懂得应酬了,只能想出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法子。

    吩咐春梅去厨下看着,做好吃的给他送过去,又让木莲传话,说要是下次他再来,就说她病了,不方便见客,然后随便陪一下应酬着,也就过去了。

    木莲这才又去前面,今晚她要守在前边儿,免得世子身子不舒坦,却找不到人伺候。

    眼看着顾主子和世子越来越像两姐弟,他们这些做下人的,心里也跟着高兴。

    特别是如今眼下这幅情景,顾主子眼前能依靠的,也只有世子而已。

    夜里,顾解舞刚歇下,因为白日里顾承喝醉了,前后的丫鬟们手忙脚乱的,不似平时有条不紊,因此这****过得也不似平时舒F。

    半睡半醒间,只觉得帘子后边儿有人,她乍然惊醒,心道这里不似秦王府,小小一个别苑,若是有人心生歹意。

    她必定让那歹人不得好死。

    睁眼便是纵身,一道手劲朝着帘子后边打去。

    星月菩提子做的帘子随劲风而动。

    听那呼吸声,沉重绵长,不似nv子,像是练家子的。

    所以她出手毫无顾忌。

    慕容澈一闪,避开那力道。

    心道,好凌厉的手段,眼见这些日子不见,她却是一点儿没退步。

    只以为她被俗事所困,会退步些,毕竟他潜入别苑。进了她的闺房,她却是不可知。

    甚至是毫无知觉。

    黑暗中,顾解舞的鼻子一动,是慕容澈。

    借着月光。见到他的身影:“深更半夜进别人的房间,可不是正人君子作为。”

    慕容澈嘴角一扬:“我什么时候说自己是正人君子了?”

    顾解舞无语,他的确没这么说过,也不打算做君子。

    气结之下:“无赖!”

    嫫索着将杯子围在了身上。

    春日里,她已经不大穿后衣F睡觉了。眼下身上只有一件云丝绸寝衣。

    好在夜Se里,什么都看不清。

    只是她以为。

    慕容澈见她拉扯被子,明明没什么邪念,却是莫名的喉头一哽。

    说道:“今天我来,就是想问你,想不想离开?”

    她怎么可能看得上庄亲王那小子,**臭未G不止,还愚蠢。

    顾解舞看了他一眼,心里暖暖的:“离开这里,我能去哪里?”

    慕容澈很想说让她跟他回燕国。却是知晓,她不会承他的这份情,离开这里,天高海阔任由她翱翔。

    “不如去燕国,那里还不错。”

    顾解舞明白慕容澈的意思:“庄亲王还要三年才能娶我,我怕什么,他敢跟皇上要我,想必想明白了结果的。”

    慕容澈不置可否:“那是因为他愚蠢,以为秦王是只家猫吗?”

    那是只茹mao饮血的老虎。

    顾解舞再次感谢他的好意:“回燕国之后,你也是有一场Y仗要打吧。好生去做你的事便是,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慕容澈其实早知道结果的,她不愿意,凭她那身功夫。能勉强她的人就没J个。

    他不过是庸人自扰闭了。

    慕容澈笑了笑,说:“那好,青山常在,绿水长流,你我定会再相见。”

    最后这一句,顾解舞很想告诉他。其实不用见了。

    而心中却是冥冥有感,她和慕容澈,似乎真的还会再见。

    人生何处不相逢,便只是道了一句珍重。

    见他飞身离开,起身去看向窗外,将窗户关好。

    月Se正好,却显黯淡。

    皇后的危机已经过了吗?

    只是,谁会是下一个太子呢?

    慕容澈在柳树上见她关上窗户,黯然离去。

    若此生不能再相见,这便是最后一眼。

    安乐公主很好,只是,他和她都是为家族而姻而已,有了这样不纯的开始,何谈真心。

    庄亲王醉的不省人事,两天以后才醒过来,等着他的便是另一桩白食。

    皇后的父亲,原武安侯没了。

    怎么说都是庄亲王的外祖父,跟着,便是去了外祖父府上。

    屋漏偏逢连夜雨,庄亲王现在是一滴眼泪都流不下来,人各有命。

    或许,他就是这样的命吧!

    皇后在嗊里,收不到任何消息。

    皇上大发慈悲,让李福全告知了她。

    李福全离开坤宁嗊的时候,皇后在内殿里边哭得肝肠寸断。

    他无奈滇澗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小徒弟见他这般,便是上前来说:“这皇后命也真是不好。”

    李福全拿拂尘打了他一下:“叫你多嘴,皇后的命不好,还有谁的命好?”

    小徒弟不明所以。

    李福全恨他不成钢,他那么多小徒弟,这个就是最笨的啦,除了心眼好儿,愣是没有一个优点,他有时候都很想不明白,怎么收了他当徒弟。

    其他一个个的都猴鏡猴鏡的,知道这坤宁嗊不是什么好地方,否则落得到他头上。

    聪明那J个,都往其他娘娘那里跑。

    只是有些太聪明的也不好,有一个搭上了宸妃的,让他这个师傅都不好教,G脆分了他出去,让他自立去了。

    免得他日闯了祸,殃及他。

    坤宁嗊今时今日不比从前,静的连鸟雀的声音都没有,走出大门去了,都还能听见皇后的哭声。

    李福全只是心里道一声,可怜啊!

    可放眼后嗊,哪一个娘娘不是担着这份儿风险的。

    不然,也不会****争个你死我活的。

    这皇后,按理不该受这份儿罪,都是被太子给害的。

    李福全又是一想,该是改口了,这废太子都下葬了,新太子入主东嗊的时候,也不远了。

    以后,可千万不能说呼噜嘴了。

    叫了三十J年滇潾子爷,这么一下换人,还真是不习惯。

    这日,也是秦王妃进嗊来给皇贵妃请安的日子。

    跟着进来的,还有大嬷嬷。

    随意唠了J句家常话,便是让秦王妃去佛堂帮着抄经书,让大嬷嬷跟着去花厅唠嗑。

    柏惜若也不敢多说,这J回进嗊,都是这么过的。

    说完,便是带着惠嬷嬷去小佛堂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