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三章 近来攀折苦(三)

    在驿站的时候,便是对镇南王旁敲侧击,希望能打听到一点消息,好过两耳不闻窗外事。

    可惜镇南王觉得京城里的事儿烫手,死活不愿说。

    郑玉容只好打消念头,认真想着选人的事儿。

    心里很是羡慕尹东和郑煊,现在他们俩的前途,那可是不可限量。

    至于京中,从废太子身死开始埋下的引线终于爆了。

    皇帝清醒过来后,也不打算重新彻查了,废太子的生死,只是早晚时间的问题。

    这一病,让他觉得,或许是自己老了,竟会如此心软。

    太子如果智谋过人,也不会就这么废了,死了。

    想明白后,便是着手重新布置朝堂上。

    皇帝都想活到万万岁,可古往今来,又有哪一个皇帝真活到了一百岁?

    他不想自欺欺人,得为新君,扫除障碍。

    武安侯外在午门外跪了好J日,终于在合适的时候被内阁大臣捅到了皇帝的面前。

    皇帝却是充耳不闻,只是问起安乐公主和奏国皇子的事儿。

    紧跟着就吩咐下去,让安乐公主和奏国皇子完婚,好让慕容澈回国。

    内阁大臣们都懵B了,唯有王瓒躬身回禀:“陛下英明。”

    皇帝看了他一眼,心里很是不高兴,这老东西早知道,就是不说,也不愿意出头,哼!

    王瓒没抬头,自然没看见皇上的白眼。

    慕容澈和睿亲王慕容炽滞留大周帝都那么久,却一直不提借兵回国之事,未必不是在暗中窥测。

    乱,才有机可乘。

    他让按了公主和慕容澈赶紧完婚,就是要他们赶紧哪儿来的滚回哪儿去。

    至于皇后,他到底是顾念夫Q情分,也不想留个苛待发Q的名声,皇后到底是没做过什么错事。

    错在武安侯府,太子死了还不安分。

    在见过皇后之后。褫夺了武安侯的爵位,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只是武安侯一辈子作为国丈作威作福,临老被莫名其妙。自己觉得是不知所以的被褫夺的爵位,一时想不通,一病不起了。

    若说皇后不怨,那是不可能的。

    只是皇后现在谁都见不了,任何消息都穿不出去。也只能****烧香拜佛了。

    可那恨,只是如香炉里的香灰,越积越多。

    明妃的肚子渐大,却还是不肯放过协理六嗊的权利,因此让宸妃很是恼火。

    可明妃觉得,眼下唯一能把握的就是肚子和协理六嗊的权利,是万万不能放的,因此像荣亲王一党投诚的想法也无迹而终了。

    相当于宸妃和荣亲王在内阁中,少了薛谦的支持。

    废太子的丧事完毕,庄亲王回了自己的王府。终于是寻到了机会,准备去镇南王府别苑。

    顾承留质京中,虽说是充当质子,可秦王早就和他打过招呼,是想要他在京中看护他姐姐。

    这跟着回凉州吧,也没什么仗打,倒不如在京里见识见识。

    反正那意思,秦王还把他当小舅子。

    之后顾承又问过了姐姐,姐姐也是那意思,要是庄亲王来了。就指望着他这个男人当家做主。

    镇南王走了,这别苑就剩他们姐弟两个。

    他这个世子,自然是要当家做主的。

    顾承挠挠头顶,只觉得鸭梨山大。

    那可是庄亲王。他一个藩王世子,怎么拦?

    今日果真遇上庄亲王来府上,顾承激动得七上八下的,招呼小厮们备茶备水,还把府上新买的歌伎给叫了出来。

    反正,怎么陪着他玩儿都好。总之就是不能让他进椒园。

    别说椒园,就是后院也不给进。

    庄亲王想,怎么都是第一次上门,备了好些礼物。

    见镇南王世子出来迎接,心里有了J分底,这般长在偏远边关的儿郎,于心机上,总是不够的。

    多多周旋一番,总是能解决的。

    况且,这边关风俗开放,不似京城,nv儿家一般不S下见外人的。

    顾承笑脸相迎,将庄亲王先迎了进去,请到花厅吃茶,不一会儿,歌伎们就拿着古琴枇杷进来了。

    庄亲王还未说明自己的来意,就只听顾承一个人笑哈哈的说:“都说京城的姑娘嗓子好,从前我是不知道,前J天随便买回来的,那声音,真如H莺婉啭,绕梁三日余音未绝啊!

    您可得好好欣赏!”

    这般喧宾夺主,也不过是因为顾解舞明白的告诉了顾承,庄亲王只不过是废人一个,皇上在一天他还能过一天,一旦有了新君,不死都会残废。

    顾解舞虽没说让他努力给这门婚事搞破坏的意思,可顾承是看出来了,她姐姐才看不上这废柴。

    再说,他也是知道人事的是了,他姐姐和秦王殿下早就是夫Q了,他自己也是有nv人的,哪里能容忍自己喜欢的nv人嫁作他人F。

    这一点,他是很同情秦王的。

    因此,他决定和秦王站在同一阵线,早晚得搞死这个横刀夺ai的混蛋。

    要说,他不在皇上面前装可怜唧唧歪歪,他姐都要嫁进秦王府了。

    现在这个情况,外面的人还嘴碎的说他姐姐不三不四,他有时候听了都想杀人。

    反正,罪魁祸首今儿来了,你特么还想全须全尾的离开?

    不多时,顾承的俩丫鬟就端上了一壶酒,给庄亲王和他,一人一杯的满上。

    庄亲王从小就被管得严,哪里是喝过酒的,顾承虽然喝酒少,可架不住他刚才胡吃海喝了一顿,还有木棉开的解酒Y。

    胆儿倍儿壮的,豪气G云一口闷:“庄亲王您也喝?”

    庄亲王苦着脸喝了下去,辣的脸通红。

    这酒是顾承托尹东找来的,五十年的nv儿红,会喝酒的是好东西,不会喝酒的,那就是一杯倒。

    顾承也被辣的难受,可还是让人一杯一杯的满,他就不信,他一个练武的还能输给一个书生。

    庄亲王一杯下去就迷迷糊糊的了,虽然十分不想喝,却一句话都说不了,一开口顾承不管三七二十一,很是热情的过来给他灌酒。

    一边灌一边说,王爷您别客气,以后就是一家人,按理说我是你小舅子,这酒你必须得喝。

    这话说进了庄亲王的心底,不喝也得喝了,最后,他怎么离开镇南王府别苑的,已经完全不知道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