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二章 近来攀折苦(二)

    顾解舞在京中浸**越久,便越是明白,身为藩王的无奈。

    鬼使神差的问出一句:“父王和外祖家可还有联系?”

    话一出,她便是后悔了。

    镇南王看了她一眼,有些无奈的回答:“你外祖父身居江南,天长地远,加上你母亲,若是想要替你母亲尽孝道,我便是让顾承替你C办,派人去江南打探打探便是。”

    有些意想不到,莫非他对司马青青,并非心中有愧?

    反正闲来无事,顾解舞便是顺水推舟,应下了。

    父nv两个之后无话,相形尴尬。

    见荣华回来,顾解舞便是和她一起回椒园去了。

    尹东这边和木棉搭上线,两个人可没心情你侬我侬。

    木棉心里一直打着鼓,开门见山的问:“这到底该怎么办?顾主子可是要嫁给庄亲王去了。”

    尹东按着她的肩膀,瞧了瞧,四下无人,低声耳语:“这庄亲王是废太子的儿子,等新太子上位,他还能蹦跶J时。”

    木棉可不想听这个:“可这婚事是皇上赐下的,板上钉钉的事儿。”

    尹东有些恼怒,怎么这么久没见,脑子怎么不好使了:“太子一死,他怎么都得守孝三年。”

    木棉下意识的回答:“那顾主子不成老姑娘了”。

    不对,这婚事能一变,自然能再变。

    三年,谁知道这中间会发生什么事。

    那么,太子的死?

    木棉嘟囔出声:“这废太子死的还真是时候。”

    却是下意识的看向尹东,想要看出点什么。

    尹东多明白,一看她的小眼神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想什么呢,不准胡思乱想。”

    木棉却是更加笃定,只是也不敢多想,要真是他们王爷G的,那可得把嘴巴堵死了,一辈子都别说这种话。到时候传出去,可是死罪。

    主子不好过,奴才怎么活。

    木莲见MM回来,面Se苍白。没上前追问,先给她倒了一杯茶。

    木棉喝了一口,心里面还是直打鼓。

    便是问姐姐:“姐姐你说,要是猜到了一个不得了的事,怎么才能让自己平静下来。”

    木莲神Se一凛:“别告诉我。也别告诉任何人。”

    话虽严厉,手上却是抓紧了MM的手,给她安W。

    木棉冷静了一下:“我会小心的。”

    木莲这才说:“不管什么事,烂在肚子里。忘记了在大嬷嬷教的规矩吗?不管什么时候,谨言慎行,耳聋嘴哑,才是活命之道。”

    木棉点头,可是手还是抖个不停。

    这样可怕的事情,如何让她不害怕。

    木莲见她这样,是不能上主子面前伺候的。便是给她告了假。

    顾解舞见木莲一个人来,问了两句:“木棉呢?”

    木莲看了一眼荣华,想来是她忘记禀告了。

    便说:“她不大舒F,怕是染上了风寒,想着怕传给主子,便在荣华姐姐那里告假了。”

    顾解舞一看她说话的方式就知道,她在说谎,医nv们哪里是这么容易生病的。

    只是她从来不喜欢戳穿别人而已,便对春梅说道,让厨下备上糯米米汤。给木棉送过去。

    春梅应下。

    木莲也松了一口气。

    准备等一会儿去和荣华聊玲濎,看是不是自己两姐M哪里得罪她了。

    荣华准备去看看钱小四他们,顺般和府上宋妈妈J涉,让底下人办差方便些。更重要的是张德林和他的小徒弟们都是太监,住处得是单独的。

    虽不是什么大事,可传出去,始终不美。

    木莲跟了上来,叫了一声荣华姐姐。

    荣华自然是知晓内里的,也不故意为难她:“木棉姑娘这刚见了尹将军。后脚就病了,不知情的,还以为木棉生了贰心呢!

    你是明白的,空**来风,怎么说的清楚。”

    木莲明白,荣华这是怕后进来的这些人心生他念,就不高管束了。

    这事儿到底是她们姊M做的不周到,也不怪荣华甩脸子。

    道了J句谦,也就相安无事的走了。

    至于荣华,给宋妈妈商量了一会儿,要求送来的人都要住在靠近椒园的下人房里,张德林这等小厮要单独安排,厨下也要单独留两个灶用等等。

    宋妈妈从管家那边知道,王爷也是随郡君的意思,便是一一都答应了。

    只是心里难免有些怨怼,她才是这后院的管家婆,竟然还要听从荣华这个小妮子的。

    不过郡君不ai亲近其他人,衣食住行都是由屋里人打理的,她就是一心想要巴结,也没处使劲儿。

    J次之后,也就把心思放在了世子顾承身上。

    安排的两个丫鬟也能给世子暖床了,她心里才稍稍安稳些。

    虽说她是来帮着管理王府的,可若是主子不想用她,她也只能喝西北风。

    如今她抬举的两个丫头都有了头面,她这个做G娘的,腰杆子也能Y气些。

    可惜,椒园那边,到底是cha不上手。

    宋妈妈心里如今也是有了其他的想法,这郡君先是被秦王殿下给求了的,后来又被指给了庄亲王。

    她是见过郡君那副颜Se的,没有男人不喜欢的。

    只是眼下都和庄亲王定婚了,秦王殿下还这么明目张胆的送人过来,连王爷也不敢拦着,她就是更加不敢多管了。

    送走了荣华,便是独自在屋里小憩。

    府上主子本就少,王爷那边轮不到她伺候,世子那边有人伺候,椒园那边不让她伺候,她也就乐得清闲。

    倒像是这府上的半个主子了。

    镇南王打点好京中一切,就去嗊里向皇上辞行了。

    同时候出来的消息,皇上要废皇后。

    镇南王越发的怕惹祸上身,连夜的出京了,同郑玉容一起回凉州。

    郑玉容半路上那是很想知道京里的情况,现在他已经三品的昭勇将军。

    事实上,凉州一脉出身的武将,不管是秦王的手下还是镇南王的麾下,都不同程度受到了升授,调任也很是频繁。

    只是碍于皇上忌惮镇南王,秦王不得不派他一同回凉州。

    这时候京里也是正用人的时候,秦王素来疑心病重,不ai用权贵子弟,甚至还密令他,从军中挑选一批值得栽培的,暗中送入京中。(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