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一章 近来攀折苦(一)

    秦王不时也知道了内阁和皇帝养心殿密谈的事情,想了一会儿,决定静观其变。

    东嗊的事,他做得GG净净,查不出什么来的。

    若是查下去,更好,正能如他意。

    反正,矛头只会对准荣亲王。

    召来了尹东,让他将秦王府从前伺候顾解舞的下人们都送去镇南王府。

    镇南王不日就要离京,得赶紧的表明态度,免得到时候他心生别的念头。

    尹东得知顾解舞被另外赐给了庄亲王,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心里面只有一个念头,那他的媳F儿怎么办?

    然后,秦王叫他来,和他说了一通。

    那意思是让他给顾主子送人过去,从前顾主子住在薛府,这些人不好送过去,现在住在镇南王别苑,那就不同了。

    然后,还要给上下透露一个意思,他们还是秦王府的奴才。

    尹东面上是平静的,内心和奔腾的。

    王爷,您这是弄啥呢?

    那是您侄儿媳F儿!

    可是尹东估计是奴X惯了,连一个不字都不敢说,出来点了下人的名,钱小四和怀素他们都拿着秉袱,等待自己的命运。

    云娘子是不能跟过去的,她是魏训的内人,太显眼了。

    不似其他人,都是GG净净的一个人。

    尹东清了一下人,一嗓子说:“到时候好好伺候顾主子就是,管好自己嘴就是,反正闲佑人等是进步了镇南王的别苑的。”

    众人心中各是个的心思,奈何王命难违,只好跟着尹东走。

    尹东用了两辆马车送他们到镇南王府。

    镇南王听说是尹东送东西过来,出来迎接。

    尹东和他都是凉州过来的,武将对于贵J之分没那么在乎,便是不介意迎接比自己职位低的人。

    到了战场上,指不定谁的命更长呢!

    再说,镇南王可是知晓这尹东名号的。

    虎翼军中。凡事大家叫得出名字的,都不是什么小角Se。

    别看尹东一副小白脸模样,这打起仗来嘛,有时候连郑玉容都望尘莫及。

    X格狡猾。又心狠手辣。

    这样的人,虽不能为帅,却是难得的乱世将才。

    秦王重用他,必定是为了将来。

    镇南王卖他J分薄面,也是为了将来。

    尹东可没忘记自己的罐子。见镇南王出来,便是跪拜:“卑职叩见镇南王爷。”

    镇南王扶起他:“不必多礼。”

    眼睛看向了他身后的两辆马车。

    尹东笑着解释:“都是以前郡君用惯的东西,这不,给送过来嘛!”

    镇南王只能笑着请他进去。

    到了仪门停下,说是两车东西的马车上面却下来一排排人。

    镇南王是笑不出来了。

    尹东却是笑的咧到了耳根子:“王爷,您看,还是给郡君报个信儿,让她掌掌眼,别到时候落下了什么就不好了。

    您知道,最近京里有点儿乱。您又是要回凉州的,到时候卑职再打搅贵府卑职的PG只怕要开花了。”

    最后一句,想必镇南王是听得明白的。

    镇南王哪里不知道,这尹东必定是听命于秦王的。

    要是前J天,他还敢拒绝,只是今时今日,秦王早就不可同日而语。

    要是秦王愿意,这天下是唾手可得的。

    镇南王只好让人去请顾解舞。

    顾解舞正在椒园里伺候那些花C。

    她这些日子没心情修炼。

    一听尹东过来了,高兴地一剪刀好不容易在暖房里育出来的兰花给减了,伺候了这花好些日子的春梅不G了。

    撅着嘴不高兴。

    荣华扯着春梅的袖子。让她先别伤心,陪着顾解舞去了前厅。

    尹东害死原来的X子,看见顾解舞只敢看主子脚底。

    春梅正矫情着,没跟来。去下人房叫木棉去了。

    扣了扣大门,见木棉出来,说:“你家那口子来了,在前面,要不去等等,看能不能见一面。”

    这些日子木莲木棉两姐M也是心里七上八下的。眼见能和秦王府那边的人说说话,哪里会不G的。

    木莲怂恿着木棉去。

    木棉跟着春梅走,见她不开心的样儿,问起则年回事。

    春梅只好说起了刚才的事儿,说是顾主子一高兴,手上没了子午,竟是把兰花当成了枯叶,一剪刀下去,可惜了那花儿,她可是伺候了它好久。

    木棉安W了J句,谁看不出来,春梅这是心里有底了,也是高兴地,不似之前,个个都是紧绷着。

    跟着顾主子嫁进庄亲王府吧,好像不大像回事。

    不跟着顾主子吧!好像也有错。

    真真是愁煞人也。

    前厅。

    尹东给顾解舞请安,哪里像个将军,就是个家奴:“卑职给顾主子请安。”

    顾解舞一时间愣了,该叫她郡君好伐?

    尹将军您这么大礼,真的大丈夫?

    看着尹东的后脑勺,镇南王当没看见。

    只好说:“你起来说话!”

    尹东站起来,将外面的奴才名字说一边,补充说:“都是从前伺候您的,王爷怕您不习惯,就把他们都送过来了。”

    碍于镇南王在场,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知道了。”

    跟着,便让荣华安置他们去了。

    春梅刚才说了去找木棉的,顾解舞便对尹东说:“你也跟着去,免得荣华使唤不动他们。”

    尹东心里面咦了一下,从前不都是荣华管他们的,然后突然一下明白过来,跟上了荣华的脚步。

    堂上便是只剩下镇南王和顾解舞。

    镇南王怕这事影响不好,便是没让奴才们进来。

    见尹东走得看不见了,才语重心长的说:“你到底是庄亲王的未婚Q”。

    这后面的话,他都不好意思说。

    顾解舞心道,这庄亲王有没有命娶她,还是未知数呢!

    嘴上说道:“您都要回边关了,京里的事儿您还是少管吧,皇上忌惮您,才毖我重新赐给了庄亲王。

    眼见废太子是没了,皇后也是,这庄亲王不过就是个虚衔,您别没事为了一个闲王,和秦王殿蟼愾对。

    nv儿伺候秦王殿下有日子了,想必您也是听过些的,他可不是好相与的,庄亲王是个没脑子的,以为秦王脾X好,敢秦王抢。

    也不怕折了手!”

    更不怕折了命。

    镇南王怎么会不知道,只是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叹了一口气,对顾解舞说:“那你好自为之,若是万不得已,要自保为上。”

    他能说的能做的,也就这么多而已。(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