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七章 落尽梨花月又西(一)

    太后又在东暖阁和大臣们商量了一会儿关于朝堂上下内外的事情,J待了这一阵军政要务都由内阁和军机处办理,这才得空歇下。

    内阁大臣王瓒上前一步对太后说道:“虽有四妃和亲王们侍疾,可这也算是皇族宗室中的事情,是否通知礼亲王入嗊?”

    王瓒在这一班内阁大臣之中,是资格最老的,且一身清名,nv儿远嫁,儿子早死,孙子辈的还没立起来,因此和诸皇子之间是GG净净,因此最得皇上倚重。

    君臣之间,如同友人,你有情我自然有义,和皇帝之间,王瓒说是忠心不二,一点不为过。

    如今见皇帝不省人事,明白太后是准备着后招的,可王瓒始终不大放心。

    不说后妃,就是皇子们,未必不是希望皇上一觉不醒,这天家父子,本是如此。

    昔年霸主齐桓公何等雄才伟略,却是病中饿死,无人收尸。

    昨日之祸,今日未必不会重演,王瓒便是想出了这么一招。

    礼亲王虽是被皇帝压制多年,却是心不在权位,且为人忠,让他从旁稽查,便是最好的。

    太后一时还没想到这里,听闻王瓒这么一说,不管她愿意不愿意,都是不会驳回去的。

    眼下正是用人的时候,王瓒作为内阁之首,分量不可谓不重,他提出的建议,只要不妨害大事,都是无碍的。

    而且对他还要恩赏倚重,借他来稳住朝堂上的百官。

    宸妃可以被冠以牝J司晨之名,她虽贵为太后,可始终也是nv流之辈。

    加上归隐后嗊多年,朝政之事早就不过问了,更是无可用可信之人,目前是只能倚重这班内阁大臣们。

    至于其他,只能再等等。

    只盼着皇帝这病,要么赶快好起来,要么赶快病没了。

    总是要有人当家做主的。否则这些奴才们,就要生贰心了。

    饶是王瓒这般名声的人,太后也是不信的,不靠儿子不靠nv儿的这种人最难缠。沽名钓誉,就是这些人,总是想着一脑袋撞死在金銮殿上,名留青史,让皇帝白白担一个昏君的名号。

    更别说太后是在嗊里呆了一辈子。见惯了尔虞我诈,随便信不了人。

    她若是个随便就能相信别人的人,早就死了,还能从妃子熬到太后?

    太后盯着王瓒的白胡子,就是喜欢他够老,老了就折腾不出什么L来了,拿着手绢指着他说:“你这注意不错,准了。”

    一副主子使唤奴才的架势。

    了解太后的奴才们都知道,太后这是故意的。

    王瓒已经是古稀之年,骤然被一个老婆子指着鼻子。只觉得心里有些不舒F,可那老婆子是皇太后。

    想了想,他滇潿度更恭敬了,恨不得把脑袋垂到地上去。

    太后是极满意的,思忖了下是没什么事儿安排了,让他们回去办差去。

    自己在东暖阁坐了会儿,往养心殿后殿去了。

    皇帝平日里都是住在养心殿的,因此后殿一直都是用着的。

    今日忽然晕厥事发突然,李福全也没多想,就把皇上直接抬到了后殿床上。

    只是没想到。想在皇上不省人事,侍疾的后妃皇子们都挤到了后殿里,这是不合规矩的。

    皇子们就不说了,后妃可是不准进养心殿的。

    李福全回想了下。觉着太后也没让挪地方,就这样吧!

    到时候皇上好了,觉得这差事办的不好,他也没辙。

    太后一进到殿内,就看见四妃和四亲王都在。

    走了过去看了皇帝一下,还在昏迷中。

    其他人都给太后行了礼。宸妃说道:“刚才吃了Y,这会子睡得正深,也不知道”。

    说着就要哭。

    太后一声喝到:“还没呢!你哭给谁听?”

    俨然一钙兣婆教训儿媳F的架势。

    宸妃噤声不敢再言语,她这哭死三分真情七分做戏,是想看看太后滇潿度,知道了太后是J个意思,也就不敢再装下去了。

    这在养心殿内嚎哭,那可是可大可小的罪过。

    太后走到了一遍的椅子上坐着,让皇贵妃过去。

    皇贵妃心里正七上八下的不安,废太子那事儿,她想跟秦王可能有关系,可一直寻不着机会问秦王。

    太后许久没这么疲累了,有些力不从心的对她说:“前面的事儿安排好了,一时半会儿出不了什么大乱子。

    另外一个事儿要你去办。”

    听这口气,就不是什么好事,皇贵妃也不敢推辞,这太后虽是隐迹多年,可积威甚重,饶是宸妃那般跋扈,不也不敢太后斗着来吗?

    她擦了擦眼角一直忍不住的眼泪,那是吓的:“太后您吩咐就是,只要是臣妾能做到的,一定无不尽心。”

    太后是在心里过了一遍的,愿意办这事,办的好这事,适合办这事的。

    知道这差事不好办,声音也柔和了J分:“废太子没了,这会儿还在东嗊停着,按理说他的丧事该是庄亲王办,可庄亲王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这事给他只怕是难为他。

    哀家想着你一直是个稳妥的,你贵为副后,是合适的。”

    殿内其他人这会儿大气都不敢喘,小心翼翼滇濤着太后的话,思量着是什么意思,皇贵妃又会怎样做答。

    宸妃心里恨恨的,若是皇贵妃敢,那最好不过,免得落到她头上,她这会儿忙着侍疾呢!

    明妃肚子里揣着龙种,自然是落不到她头上,李贵妃就不用说了,滚刀R一个,顺王能给她编出一千个不能办这事的理由。

    所以说,这事只会落在两个人的头上,不是她,就是皇贵妃。

    秦王坐在饿荣亲王之后,也看到了荣亲王害怕这事儿落他们母子头上,脸Se都变了。

    只听得皇贵妃对太后说:“臣妾能为太后分忧,自然是鞠躬尽瘁,可是皇后娘娘她?”

    太后只觉得口G,喝了一口茶说:“皇后还不知道这事,就先不让她知道了。”

    实际上,皇后的娘家武安侯府不大安分,听说废太子死在东嗊,国丈正带着一家人跪在午门外边,只是太后封了下面人的口,嗊里人还暂时不知道罢了。

    这要是让皇后知道儿子没了,再有个三长两短,可是怎么说都说不清的,到时候废太子谋反的事情说不定都得推翻。

    这样的话,就算是皇上醒了,也只是面对一场混乱的争辩罢了。

    事态不能再继续恶化,这是太后的初衷。

    皇贵妃一听,只要有太后这句话,她就不怕了。

    便又问:“那按照什么规制办?”

    废太子现在既不是太子,也不是亲王,可到底是皇上的嫡长子,按皇子礼下葬也不合适,只怕会惹恼了皇上。

    看皇上今日一得知废太子死了,竟是气的晕厥病症发作,可见废太子在皇帝心中还是很有分量的。

    皇贵妃也不想自己和儿子落得个苛待废太子的名声。

    太后放下龙纹茶盏,想了想说道:“就按太子礼办。”

    除了皇贵妃和秦王,在场的人具是一愣。

    特别是宸妃,已经绷不住了,激动的反对:“废太子已经因为大不孝的謀逆之罪被废,于情于理,都不该以太子礼下葬。”

    荣亲王为宸妃的反应迅速感到高兴,若是废太子还是以太子礼下葬,那以后滇潾子算什么?

    现在他只觉得太子之位已经是囊中之物,所以很不高兴,有人挑战太子的权威,哪怕那人是太后。

    太后今日还是第一次被公然抵触,所谓杀J儆猴,这便是时机,太后一巴掌拍在案上:“哀家皇贵妃说话,哪儿轮得到你cha嘴。”

    宸妃白皙的面P涨得发紫,后嗊之中那么多年,太后还是第一次当着那么多人这么严厉的训斥她。

    怎么说都是好J十岁的如人了,孙子都好J个了,还被训得跟小媳F似的,她心里一G子气。

    太后眼睛里甚至带着善凐,如果宸妃再敢放肆,她也不是不敢动手除掉她,至于荣亲王,哪里就是皇上心中滇潾子人选了?

    从来就不是。

    荣亲王打小就是当成纨绔养的,只是宸妃能G,家底在那儿管着,荣亲王自己争气。

    更因为废太子刚刚死了。

    太后第一个怀疑的,便是荣亲王。

    这皇子们争斗的再厉害,也不过尔尔。

    皇上当初再是心狠手辣,也没像荣亲王这般,竟是对骨R至亲半点情分不念,就一个养不熟的白眼狼。

    太后不喜欢这样的皇子。

    帝王不止需要手腕,还需要仁慈。

    皇贵妃也不管宸妃她们了,赶紧应了太后,跟太后告辞,便是出去了,临走叫上了李福全。

    她也是没理过这些事的,一时半会儿竟是无从下手。

    李福全便说,红白喜事都是内务府管,皇贵妃只要叫上总管,安排J个人看着就是。

    要过问的就是宾客名单可下葬日期等等。

    皇贵妃想了想,和秦王大婚的时候差不多,心里有了底儿,便让他回去伺候了。

    万一皇上什么时候醒了没李福全伺候,怕是不习惯。

    李福全退回养心殿,皇贵妃带着花嬷嬷和长春嗊的一G人等,去了内务府。(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