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四章 桃花笑春风(二)

    关于太子谋反一案,已经是纸包不住火,外面传的沸沸扬扬。

    而皇上,像是普通人家的父亲一般,对于深受倚重的嫡长子不听话,表现出极度的不满。

    但,这个太子却是他亲自册立,一手带大的,情分不比其他皇子。

    兼之有家丑不可外扬的心理,ai有多深,这恨就有多重。

    盛怒之下,将一切罪过都冠到了皇后和太子外家身上。

    让人意外的是,实质X的罪责最终并没有落到皇后和其家族身上,皇后依旧母仪天下。

    只是被罢免了统摄六嗊的权利,由皇贵妃、宸妃、李贵妃和明妃四妃共同协理。

    太子被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只是皇上一直不松口,众大臣也不敢一而再再而三的C促皇帝下旨。

    整件事情,最无辜的便是皇长孙了。

    或许是顾念太子妃为表忠心,自戕于围场的行为,也或许只是单纯的嗅澺自己的嫡长孙,皇上封了他王爵,封号庄。

    这便是将来的庄亲王了。

    这些,都是顾解舞之后从春梅的嘴里知道的。

    同时,太子终于被废,幽禁于东嗊。

    顾解舞只是一瞬间,就明白了皇上的用意。

    东嗊乃是太子居所,废太子被幽禁于此,想来是警告那些意Yu储君之位的人,别肖想太多。

    他已经遵从所有人的意思,废掉了自己的嫡长子,若是谁还敢再B迫于他,那就别怨他心狠。

    然而,这么好的机会,哪里会有人白白放过。

    宸妃和荣亲王在后嗊前朝之间,串通一气,联络朝臣,Yu取东嗊。

    顾解舞突然觉得,皇帝很可怜。

    起M这一刻。他只是个可怜的父亲,无法阻止儿子们的相互倾轧。

    皇帝的举措,秦王是明白的,他一生如履薄冰。就算曾经炙手可热,也没被眼前的花团锦簇迷乱了眼睛。

    起初皇帝的意思是让副后皇贵妃独掌后嗊的,只是秦王怕徒生事端,也不想挡了荣亲王寻死的路,因此让皇贵妃推辞了。

    皇帝自然是不允。更不愿宸妃独自做大,因此才有四妃共同协理六嗊一事。

    四妃之中,皇贵妃不愿与宸妃争锋相对,自然是退避三舍,李贵妃的儿子空有才名和圣宠,她也不会傻到和宸妃作对。

    至于明妃,正忙着生孩子呢!

    嗊里的孩子难养活,得知自己有了身Y的那一刻开始,明妃身边无时无刻都是有人跟着的,吃食用度比从前更是千万分小心。

    见宸妃和荣亲王这般炙手可热。便是有意连同宸妃一派的意思,反正荣亲王不会嫌内阁那边人多的。

    这些,皇贵妃便是只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愈加的深居简出,只盼着这场风波快点过去。

    只是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众人的预料,顾解舞亦是被卷进这场风暴之中。

    花嬷嬷从嗊里出来,换了一身便装,站在了顾解舞的面前。

    顾解舞觉得脑子有些晕:“嬷嬷,您说什么?”

    花嬷嬷见她的样子,很是不忍。可到底要把话传到了:“庄亲王向皇上求了您去,不知为何,皇上竟然是答应了。

    皇贵妃知道郡君您是个明白人,皇上早就把您赐给了咱们王爷。到这时候皇上竟然改了注意。

    为了秦王殿下,为了镇南王府。

    求您千万从了,别在乎什么名节,若是您一气之下去了,只怕两府都是要遭殃的。”

    顾解舞比起刚才,已经冷静了不少。迅速的稳定心神,也不再多想到底是为什么,只问:“这消息什么时候从哪里传出来的,可靠吗?”

    若是真的,除了顺从,她别无选择,那是天子的旨意。

    她和他的一切都是天子恩赐的,天子什么时候收回,只是一句话而已。

    花嬷嬷也不得不佩F起这个小姑娘来,果真是沉着冷静,和那张花容月貌的脸并不十分匹配,光是看那张脸,并不会以为她是一个有心思的nv子。

    而面对此等惊天噩耗,她不过是短短一瞬失魂落魄,立即就明白了自己该做什么。

    花嬷嬷是受皇贵妃之命,一是舍不得儿子受天人永隔之苦,二是她确实挺喜欢顾解舞,不愿她以身殉节。

    皇帝圣旨,并非她不贞,哪里又是她的错来。

    花嬷嬷道:“是乾清嗊那边出的消息,大总管和咱们嗊里来往较多,今儿上午在养心殿,听着庄亲王一字一句说的,皇上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紧着时间就让小H门过来传消息,怕的就是皇贵妃秦王违逆皇上的旨意。

    娘娘让奴才出来跟您通通气儿,好告诉秦王殿下,免得他”。

    这秦王从戎多年,发起火来未必会顾全大局,那可就是白白如了荣亲王和宸妃的意。

    顾解舞明白了,只是脸Se依旧不好看,对花嬷嬷说道:“那麻烦你替我给王爷传个话儿,就说,别着了别人的道儿。

    皇长孙区区H口小儿,我知道怎么应付。

    妾忍辱偷生,望君安好而已。”

    说道最后,已经是哽咽不成声。

    原以为和他就能白首同心,若是早知道太子谋反,会引起这许多曲折,她当初当真是不该顺水推舟。

    花嬷嬷也红了眼眶,她是知道这位和秦王殿下那是情深意重的,是秦王殿下求来的nv子。

    为难的说道:“可有什么信物,奴才这空口白话的,只怕王爷他不会信。”

    到时候闹到镇南王府来,就不美了。

    顾解舞从头上拔下一直赤金滇澮花簪子,这些日子她一直戴着的,J给花嬷嬷。

    说:“妾还有白玉孔雀簪,他还没看我戴过呢!”

    说完,让荣华拿出了孔雀簪,让她别在了自己的发髻上。

    相信花嬷嬷会一字不差的转告秦王的。

    椒园外,桃杏争春,春光明媚。

    花嬷嬷起身离开了镇南王府,她得赶在嗊门关闭之前回嗊。

    荣华和春梅彼时心里是极其不安的,她们本就是秦王府的下人。

    这顾解舞被赐给了庄亲王,以后可怎么办?

    同顾主子一起嫁进庄亲王府。

    顾承只知道嗊里来人见了顾解舞,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不过看那老妪的脸Se,可不像什么好事。(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