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三章 桃花笑春风(一)

    听得他细碎的声音:“我可能不能常来见你了。”

    心有些chou疼,她闭着眼睛,昏昏Yu睡,轻声的嗯了下。

    手抓着他的手,许是有些不愿放开。

    秦王不是不嗅澺她,只是皇上今日对他说的那些话,若是再似从前般S会,只怕会害了她。

    他是皇帝亲儿,左右不过是呵斥罢了,但天子一怒,血流成河。

    他也是不得不从。

    至于其它,不过问罢了。

    只是终究,在心里留了一个眼儿。

    次日,便对李仓说,让他去查探,顾解舞时常半夜出去,是去哪里?

    昨夜见荣华和春梅的样子,想来不是第一次了。

    末了不大放心,更是补了J句:“你仔细些,别露了尾巴。”

    更是不能让皇上知道。

    皇上已经疑心镇南王府,若是再知他S下调查,说不定会生出什么想法。

    想到这里,心里不禁恨上了太子J分。

    太子这是知道自己难逃一死,在皇上面前胡说八道,将三大藩王和内阁半数大臣都牵扯了进去。

    且说这事情不说真假,落在皇上那儿,都是莫须有。

    如今,皇上看谁都像是乱臣贼子,就是他,也在太子面前吃了个闷亏,郑玉容以进京述职为由,调兵通州,意图不轨,太子便是咬着这个不放,说是秦王居心不良。

    秦王心里明白,郑玉容是他调来的,可说居心不良,那是绝对没有的,可惜皇上哪里听得进他的解释。

    还是内阁群臣们集T为他求情,这件事才没闹得更大。

    至于内阁大臣,也是被太子跟疯狗似的乱咬弄怕了,就怕秦王首灯冧冲倒下了,就会轮到他们。

    眼下秦王能顶一时是一时。

    又过了一日,皇上宣布回京。

    拔营太突然。上下都是忙乱的一P,京城虽说随时随地都能迎接圣驾,可是走就不一样了。

    连带顾解舞都是手忙脚乱的帮忙指挥,在她收拾的时候就听说皇上已经起驾了。没有了皇上的围场热闹的跟市集似的,这里没有嗊规限制,大家开始随意的聊起天来。

    很多小道消息,便不胫而走。

    皇上虽然明令任何人不得提及太子谋反一事,可惜在场的文武百官都看的清清楚楚。瞒都瞒不了,听说京城里第二天就有人知道了。

    可惜皇上还特意晚了两天才回去。

    再就是宸妃被斥责的内幕,荣亲王和大臣们打得火热,看那架势,是要弄死太子的节奏。

    皇长孙和皇后被幽禁。

    最劲爆的消息还不是这些,木莲和木棉也从皇贵妃那边回来了。

    皇贵妃要回的是皇嗊,她们没有嗊nv资质,想要跟进去也是不可能的。

    木莲寻了个机会,悄悄的告诉她,明妃有Y了。

    别人或许只是以为。是薛家要多个皇子了。

    而顾解舞却是想,这明妃肚子里,是不是揣着真正的真龙天子。

    现在见不到明妃,还未可知。

    离开的时候,顾解舞是同镇南王的队伍一起的。

    镇南王见到许久未见的nv儿,只觉得恍如隔世。

    对她说:“回京之后去自家的宅子住,别住在薛府了。”

    顾解舞能说不吗?

    显然不能。

    找了个机会,把顾承叫住。

    顾解舞乘车,他骑马在窗边和她说话。

    可惜顾承知道的不多。

    直到天Se暗下去很久,才回到镇南王府在京城的宅子。

    进大门的时候。顾解舞撩开窗帘看了一眼,比起凉州的镇南王府,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恍如一个寻常人家的宅院。

    看着规制。应该是某个下五品京官所建的宅子。

    上面挂着一块牌匾,写着“别苑”二字。

    两边的石狮子也一般大小,丝毫没有武将家的气派。

    这种宅子,顾解舞觉得住起来应该能安心,起M御史台不能塞给着镇南王府一个骄奢**逸的罪名。

    只是这宅子却是之前办置的,那时候镇南王难得进京。还是送两个nv儿进京成亲,虽不是炙手可热,却也算是风光无限。

    那时候镇南王也只买这种房子,可见,他是个明白人。

    世人看荣华富贵,并非佛祖所说,酒R穿肠过,佛祖心中留那般简单。

    她到底低估了镇南王。

    进了这道门,她愈加的小心翼翼。

    如果有一日,镇南王自身难保,那么她

    荣华和春梅一如既往忠心耿耿。

    她感觉得到。

    可另外一种不好的感觉,却是越演愈烈。

    她是动物,她相信自己的直觉。

    在二门前,马车停了下来。

    后院全是空置的,不过就算是空置,她也不能住正院。

    按理说,那是王妃的住处,虽然她这辈子可能都没机会住。

    一个仆F到她的面前,躬身说:“郡君安。”

    管家也上前来自我介绍,然后说:“这是府上管理后院的婆子,宋妈妈。”

    宋妈妈应该是做过些准备的,知晓她的喜好,特意选了府上种植最多的椒园给她住。

    听说里边儿有一颗野生的花椒树,兆头极好,原主人这才在这地方上修建了椒园,是给自家nv儿的住处,并且栽植了许多奇花异C。

    入里便见一汪小池,里面放着假山,水中种植着青莲,两尾红鲤鱼摇曳其间,应是夜晚,因此不大动。

    顾解舞看了一眼绣楼,极是满意。

    让荣华赏了宋妈妈,吩咐她去做些吃食过来。

    至于镇南王,则是带着顾承去了书房畅谈。

    顾解舞心中那G不安,一瞬间到达顶点。

    以镇南王的政治经历,他自然是最清楚自己的现状的。

    是夜,也不知是换了地方还是换了床。

    顾解舞一直睡不着,后半夜睡着了,却是陷入噩梦中无法醒来。

    她被困在金Se的笼子里,秦王穿着龙袍站在外面,知晓了她是妖怪,要一把火烧死她。

    她没有哭泣,也没有喊叫。

    因为她知道自己在做噩梦,却醒不来。

    不知道怎么走出那个噩梦的,顾解舞睁开眼,已经天明了。

    椒园里的花椒树刚冒出点点芽,有些苦涩的香气。

    看着上面那些籽,只觉得讽刺。

    她是无法为凡人生下孩子的。

    昨夜梦中的一道声音响起:你生下的孩子也不过是个小妖怪罢了!

    她突然很想让人砍掉这棵树。(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