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二章 乾坤空落落(二)

    花嬷嬷自然知道皇贵妃所指有心人是和意思,在厨房那边亦是谨慎谨慎再谨慎,就是洗菜淘米的水,都B着小太监喝了才准让用。

    不多时,顾解舞让木莲和木棉都来了小厨房帮忙,检查用具食材等。

    两个人都穿着普通嗊nv的衣裳,倒让旁人瞧不出什么异样来,只以为是皇贵妃那边的奴才。

    有了医nv在旁看顾着,皇贵妃也不似刚才那般诚惶诚恐,生怕哪个地方出现纰漏,安心了许多。

    这人虽然是顾解舞的,可实际上她们都是秦王府出身,怎么算都是她儿子的奴才。

    眼下正是用人的时候,也顾不得什么查祖上八辈儿了。

    其实同皇贵妃有相同心思的人不少,这日的午膳,各嗊娘娘们都送了午膳过去。

    才被训斥的宸妃自然是没有,余下的就属李贵妃和明妃殷勤热切。

    皇贵妃要亲自给皇上藝膳,顾解舞退下回自己营帐去了。

    除了今早太子妃自戕之事外,围场内似乎已经恢复了平静。

    顾承送姐姐回去,之后也不便久留,秦王要他保护皇贵妃周全,至于自家姐姐,没挡着谁的路,又有谁会盯上她呢?

    当今早的第一缕Y光打在她的脸上,顾解舞就知道,这天要变了。

    太子妃无福消受那登上九重阙嗊的荣耀,所以她的死,并不能影响天地间生灵的悲喜。

    当日进入围场的第一日,顾解舞便警觉的发现,当今皇帝的所有皇子之中,并无一人散发出真龙天子气。

    甚至是说,诸皇子中,只有秦王的蛟龙气最重,其次便是慕容澈。

    至于皇帝,他已经是天子,浑身紫气环绕,福泽深厚。妖魔不能近其生,已经不属于凡人级别了。

    是夜,顾解舞离开营帐,观望天象。

    凤主有恙。象征凤主的月亮,自然会有异象,然而,这夜的月,圆且明。

    顾解舞有些哀愁的想。可能是皇后觉得,纵使她将不再母仪天下,她依旧高贵。

    她相信皇后是无辜的。

    试问哪里会有这样一个nv子,离天下至尊只有须臾一步,还要自毁前程。

    或许,这都是命运。

    太子不是真龙天子,就注定了他的一切,都将泯于尘埃。

    她莫名的想起了秦王,同样的命运,从他们的身上开始着。

    如果。他注定成为帝王。

    如果,她注定无法陪伴他。

    这何尝不是一种悲剧。

    她站在明亮的月下,天空清亮得如同三月的春水,婉转多情。

    顾解舞的眼睛里透露着一种洞穿世事的悲哀。

    慕容澈再也无法看着她这样哀伤,从树后面走出来。

    她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内心一个声音告诉她,所有的邂逅都是孽缘,她本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老和死对她来说是在遥远的将来,现在所遇所见所闻的一切都会消失,千百年后只存在于她的记忆中。

    结束,有时候是开始。

    寂静的山风满是凄凉。冷漠了慕容澈的声音:“你在这里做什么?”

    顾解舞突然觉得,遇见他也是不错的缘分,起M,她曾遇到过一个和秦王相同又不同的人。

    让自己明白。秦王为什么好。

    声音如同清泉,又好似带着落花的惆怅:“夜Se清凉,出来看看罢了。皇子似乎很喜欢做梁上君子的勾当?”

    明明是一句质问,却好似H鹂娇嗔。

    慕容澈苦笑:“你对我滇潿度这么好,还真是少见。”

    书本上有这么一句话,她现学现用:“不打不相识嘛!”

    有时候。一个滇潿度变得温柔,只能有一个解释,她在示弱。

    想必是这两日的事情让她颇有感触吧!

    慕容澈出生皇族,自小就是看着这些亲人之间的杀戮长大的,对她说道:“你出生王族,又紲鳙嫁入皇室,应该明白,这些事情都是常事。”

    她惊诧于慕容澈的警觉,也惊讶于他滇潿度,这种时刻,身为他国皇子的他,应该比她更加不安才对,却还有心情来安W她。

    顾解舞声音不自觉的放柔,其实她和慕容澈,应该是一种人,如果以X格来划分的话。

    都不想争,不得不争。

    安稳一世,明知是假想,却这般痴傻甘愿一生。

    她们这种人,最容不得半点儿心软,饶是一丝,便是死无全尸。

    昔日在秦王府中,哪里不是别人死,就是她死的情形。

    “观史书,不过是寥寥J笔,区区J人的故事而已。当真身处其中,才明白是何等的惶恐,生怕那火焰一不注意就烧到了自己。

    帝王心术,不会给你一丝辩解的机会。

    到时候真的是百口莫辩。”

    也不知道镇南王到底在这次事件中到底扮演着什么样的角Se,身为她的nv儿,总觉惴惴不安。

    慕容澈听她一番言论:“你我在世人眼中,都是颔着金汤匙出生,长于富贵锦绣中,却没人知晓,在花团锦簇中,光是想要活下去,就得拼尽全力。

    这满眼的珠光宝气,哪里是这么容易享受的。”

    顾解舞不置可否,自言自语一般:“经此一变,不知道皇上会不会对我秦王另有安排。”

    慕容澈觉得她多心了,这已经定下的婚事,皇帝金口玉言,哪里是说变就能变的。

    “你多心了!”

    她却是望着远方,山已经被雾给遮住了,似乎出来很久了,她准备回去,对慕容澈说:“希望是吧!”

    这种不安的感觉,又是怎么一回事。

    回到营帐的时候,只见荣华和春梅站在外边儿。

    营帐里

    她不敢随便感知,能够自由出去她的营帐的人,当然是只有他了。

    进到里面,果然是他。

    秦王正在用膳,看桌上杯盘狼藉,想是白日里一直未好好吃过东西。

    她不知怎脺麾释自己半夜不在营帐的事。

    他却是偏偏不问,更让她不安。

    待他吃饱喝足,顾解舞让人收拾了桌子,他坐在凳子上用浓茶漱口,大半夜吃这么些东西,一会儿半时是睡不着的。

    顾解舞上前替他揭开披风。

    刚才到营帐的时候,秦王见她不在,也没让荣华和春梅伺候他更衣。

    两人之间的沉默终于被打破。

    秦王握住她的手:“这么凉,以后深夜别出去了。”

    顾解舞点头,没说话。

    怕一句话就要开始如何解释这半夜出去的事了。

    而秦王,显然不是不想问,而是另有事情要与她说。

    婚期要延后了而已,比想象中的程度,要好得多。

    她依偎进他的怀中。(未完待续。)

    ps:  今天是第一次产检建卡的日子,忐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