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一章 乾坤空落落(一)

    太子想要翻身是无可能。

    而皇帝现存的皇子之中,就属荣亲王和秦王最为尊贵,他们中的一人,必定是将来的储君。

    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说,他都希望那个人是他的姐夫,秦王。

    他甚至已经开始描绘美好的未来,秦王成了皇帝,他的姐姐虽不能成为皇后,可一个贵妃到底是少不了的。

    想想都觉得激动。

    而像顾承这般亢奋得不能自己的,绝不是他自己一个人。

    帐子里边儿,皇贵妃和林嫔也开始琢磨这个问题。

    于林嫔而言,皇贵妃得势自然是比其他人得势更如她的心意,不知不觉脸上也露出了笑意。

    皇贵妃却是有些战战兢兢。

    不输就赢,不生就死。

    她是真的希望他的儿子能无灾无难到公卿,只是宸妃自来跋扈,她的儿子又能好到哪里去。

    论身份、家世、年纪,都是荣亲王更适合。

    将来若是皇上驾崩,荣亲王承继大统,秦王能有果子吃?

    若是要和荣亲王一争高下,赢面也是很小的,首先宸妃的母亲本就是宗室nv,宗室们自然是支持她的。

    再说朝臣,荣亲王苦心经营多年,哪里是秦王一个无实权只有皇帝宠ai的闲王能比拟的。

    争与不争,结果都是一样的

    顾解舞这时候好似会读心术一般,蛊H一般对皇贵妃说道:“争与不争,结果都是一样的。

    只是,大家都没想过皇上的心思?”

    皇贵妃恍若被惊醒的梦中人,太子的事情刚刚发生,他们这些局外人自然是想着猜测下一任太子的人选。

    或是暗自高兴,或是静静窥测。

    可对皇上来说,太子之叛变,更是儿子对父亲的忤逆,皇上心中该是如何的伤痛。大臣们为了朝政安稳,会紧跟着提议立太子,可于皇上而言,伤口还没戒疤。就有人急着往上面撒盐。

    所以说,这种时候急着跟皇上说再立太子,简直就是居心叵测。

    更何况,太子还没有被废。

    她和她的儿子,还是离得远远的好。

    宸妃和荣亲王想要。就任他们去飞蛾扑火好了。

    李贵妃想要渔人得利,就且看着就是了。

    她现在是巴不得找到皇上,太子选谁都可以,千万别想到她儿子头上。

    这太子谋反得本就奇怪,细究起来还有可能是被B得谋反的,否则宸妃假惺惺的来笼络后妃们?

    想必那时候开始,宸妃早就盘算好了一切。

    这时候,皇贵妃已经把一切都Y谋论,至于幕后黑手,自然是宸妃他们。

    她拉起顾解舞的手说:“想不到你倒是个明白人。”

    林嫔见皇贵妃面Se严肃。一点都没喜Se,想来是自己想差了,用帕子擦了擦耳后的maomao汗,不说话了。

    三个人就这么静静的坐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顾解舞坐在椅子上睡着了。

    皇贵妃见了也不生气,让荣华和春梅扶她到了后边的美人榻上,让她好好睡。

    之后也让一些下人回营帐休息。

    这么G坐着也不是办法,外面的事儿也不知道多久能处理好。

    林嫔的帐子挺远的,皇贵妃就留着她同住。

    林嫔自然是千万个愿意的,外面乱哄。说是刺客都清理G净了,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她那边的守卫肯定没皇贵妃这边的守卫森严。

    约莫都是四更天了,皇贵妃才睡下觉去。

    眯上眼睛没多一会儿,才五更天的时候。众人就被一声惨厉的叫声惊起。

    顾承一夜未睡,听了这声音便派人过去问了,自己没亲自去看,是因为知道里边会有人出来问。

    皇贵妃是睡不着了吗,林嫔也被惊醒,顾解舞也醒了。

    三个人穿起衣裳。起来等消息。

    顾承派去探消息的人很快回来。

    旁边出来听消息的花嬷嬷听完,就立刻回去回禀了。

    见了皇贵妃就说:“说是太子妃自尽了,皇长孙受了惊吓”。

    皇贵妃气不打一处来,这才多久的功夫,那些奴才就B得太子妃自尽,太子还没认罪呢!

    这深更半夜的,也没听说皇上审太子了。

    这些话,她自然是不敢说,甚至不敢露出一丝表情。

    闻言只淡淡说了一句:“可惜了。”

    大会儿都睡不着,花嬷嬷就自作主张的传膳了。

    其实三个人都没什么胃口,不过是为了保持T力,才勉强用了一些。

    又这么死气沉沉的过了半上午。

    午膳前,秦王突然让人来吩咐,说是皇上的午膳让皇贵妃备下。

    只是简单的一句,来人说完就走了。

    顾承留了个心眼儿,和外边儿同来的秦王侍从说了J句。

    那人果然是另有话说,悄声跟顾承说了。

    等来人都了,顾承才进帐子回话:“秦王说今日一早宸妃给皇上从早膳过去,不知为何惹恼了皇上,皇上不愿吃御厨房的菜,让娘娘好生准备些,好歹让皇上用些才是。”

    这下倒是把皇贵妃难到了。

    她素来少有伺候皇帝,陪同用膳也都是御厨房的菜,且嗊里有规矩,皇上吃过的菜不能夹超过三次,所以皇上到底喜欢吃什么,她真不知道。

    顾解舞见她慌张,便是上前说道:“宸妃伺候皇上多年,自然是最明白皇上心意之人,如此都会惹恼皇上,要么是因为吃食没准备好,要么就是因为说话惹恼了皇上。

    宸妃能够立足于后嗊圣宠不衰,想必是极其会讨皇上欢心的,又哪里会说错话?

    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是皇上觉得宸妃别有居心。”

    在一个最伤心最难过最没有安全感的时候,一个会说好听的会揣摩他心思的喏你,更会让人不安。

    皇贵妃也觉得她说的挺有道理,也不管自己身份:“那怎么办?”

    顾解舞善解人意:“这般,自然是反其道而行。只要皇上觉得您不是别有居心的人就好了。”

    皇贵妃面露难Se,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真不知从何下手。

    顾解舞笑道:“若是您和皇上是寻常人家的夫Q,您会做些什么食物送过去?”

    林嫔在旁听了许久,忍不住拍手叫好:“这注意不错。”

    皇贵妃试着想了一会儿,心里有底了才吩咐花嬷嬷去,更是吩咐众人,这是给皇上做的,要万分的小心才是,别让人钻了空子。(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