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章 梦回吹角连营(八)

    顾解舞见顾承带着春梅回来,悬着的心也安下来了。

    不是因为担心,而是因为,事情成了。

    得知太子逃走了之后,顾解舞带着顾承和要紧的下人们一起朝皇贵妃的营帐去。

    这时候大家都盯着太子和皇后。

    若是有人起了歹心,想要拿皇贵妃要挟秦王

    不能怪她想得多,若是换做她为太子,必定先拿捏住秦王的弱点便是,皇贵妃虽为后嗊,皇上到时候要是不在话她的生死,御林军和禁军统领也会看着秦王的面上,留情J分。

    毕竟若是太子不成,便是荣亲王和秦王最为尊贵。

    最后花落谁家未可知,便是只能各退五十步了。

    顾解舞带着顾承朝皇贵妃的营帐那边去,一路上见到不少惊惶失控的嗊人奴婢,还有些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士兵,到处都是乱哄的。

    分不清谁是谁的人。

    她们一行人男nv混杂出入,也未受人管制,当真是乱了。

    想来是是军中人手来源本就复杂,有皇上的人,有太子的人,有荣亲王的人,彼时前面到底是什么情况,众说纷纭,一个个都忙着独善其身,哪里还有余心管辖士兵和下人。

    皇贵妃那边好在带着嗊里的侍卫队出来,也算是J个T己人。

    见围场里乱了套,便是紧紧的守在皇贵妃的帐子外边儿,不许闲人接近。

    顾解舞带着顾承过来,他们是和侍卫长认识的,畅通无阻的进去了。

    但见皇贵妃手里捧着佛珠,脸Se惨白。

    她一介深嗊夫人,哪里见过这等阵仗,好似有人要谋朝篡位那般。

    她如何不惊慌失措,惶恐不安。

    见顾解舞进来,又见她身后一个年约十四五的少年,询问的看了顾解舞一眼。

    顾解舞这才请安。告诉她:“他是妾身Y弟,顾承。”

    顾承屈膝跪下,给皇贵妃请安。

    嘴里跟着说了些皇上那边的事儿。

    皇贵妃也听明白了这才放下心来,坐蟼愒言自语一般:“太子这是难啊”

    顾解舞瞧了一眼四周:“娘娘慎言!”

    皇贵妃惊觉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看了四周,具是自己嗊里的人,这才稍稍放心。

    太子谋反,谁同情他等于同罪。

    顾解舞这才想起,该是给秦王回个信儿。便让顾承去。

    顾承不大愿意走,怕她们出什么意外。

    顾解舞这点自保的信心还是有的:“不是你去传话,我怕他不信,你快去快回便是,顺般探探消息,太子去哪儿了?”

    再说,未必有人会和她的心思一样,拿皇贵妃做人质。

    皇贵妃的营帐附近都是后妃们的帐子,除了皇后自诩不凡,不在此处外。其他妃子差不多都在这里。

    这会儿禁军的人已经赶到,重新调度人马,保护后嗊妃嫔,就算是有人心怀不轨,也错过了最佳时机。

    现在这儿严得更铁桶似的。

    多时,林嫔在外面请见。

    看她的样子,也吓得不轻。

    是见外面事态稳定了,这才过来皇贵妃这边儿。

    见顾解舞也在,稍稍收拾了下形状,端着的走过来。请安坐下才说,心急之Se却也是溢于言表。

    原是担心嗊里边是何情形。

    皇贵妃安W她说:“这嗊里是皇上的居所,就是天下都被叛军给占领了,皇城也是安全的。”

    一会儿的功夫。她已经接受了太子是要谋反这个事实,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无论事情原委到底是如何。

    林嫔还是很紧张,绞着帕子:“可那是太子,也不知道这件事他是你临势凁意还是早就安排好了,他会不会对太后”

    谋反这种大事。她想当然的认为太子是早有婴谋。

    皇贵妃实在是不知如何劝导林嫔,她自己这会儿心里也开始乱了,太子谋反,自己和秦王能不能独善其身,就算能,宸妃和荣亲王能容得下她们母子。

    若是太子不成,他们母子是不是要争一争?

    顾解舞只好对林嫔说:“咱们离开京城时,恰好有凉州将军进京述职,遇上春猎被迫逗留在了通州。

    饶是通州的人马没那么快到京城,九门提督连同北军营和京兆尹,也会关闭城门的。

    只要京城城门一落,固若金汤,千军万马也难以望其项背。”

    林嫔听完这话,才冷静些。

    她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两个nv儿。

    兵荒马乱之下,公主从来都是最惨的一种人。

    外面逐渐的越来越静,帐子里的气氛也越来越不同寻常。

    顾承淤回来的时候,已经快是日落时分了。

    他带回了好J个消息,面对一屋子聚鏡会神看着他等他说话的nv人,他清了清喉咙,将秦王他们与太子的事情一一说了。

    不过半日,太子已经被俘,皇后、太子妃与皇长孙亦被关押。

    明月公主在混乱之中被太子杀死,至于其他的异族胡人,悉数被砍杀于禁军刀下。

    而皇上,则在龙帐中同内阁大臣们议事,已经传令下去,所有人都呆在自己帐中,无事不得随意行走。

    秦王这会儿在龙帐中当值,不能过来看望皇贵妃。

    顾解舞听完觉得跟做梦似的,太子就这么简单的倒了一半了。

    她这才想起:“燕国皇子和安乐公主如何?”原是想问慕容澈,可想到此处还有皇贵妃和林嫔,为掩人耳目,便连带安乐公主也关心上了,末了还加上了秦王妃柏惜若和萧婉婉。

    顾承说他们具是无事,至于秦王侧妃萧婉婉,已经被秦王监禁起来。

    皇贵妃松了一口气,她明白,这种时候最好是和太子一党划清界限,只是海昏侯福只怕不会善罢甘休。

    因为到底是皇贵妃的营帐,顾承回禀完后,便出了帐子,在外面同侍卫们一起站着。

    其余人都知晓这是秦王的小舅子,镇南王府的世子,也就都没过问。

    倒是镇南王,百忙之中还能想起自己儿子来,让人过来问候了一下,知晓他无事,之后也没关心了。

    唯有站在帐子外的顾承,到底是年少,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内心说不上是澎湃还是激动,总之无法平静。(未完待续。)

    ps:  其实这是梦回最后一章……难道我一直单机?看订阅不是啊!

    来人啊,给朕冒个泡儿!!!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