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九章 梦回吹角连营(七)

    木莲听从顾解舞的吩咐,下午就去了顾承的帐子。

    到了地方,木莲给顾承请过安,顾承便是走来走去的想怎么形容自己的病。

    良久,木莲只好上前问有什么症状。

    一听镇南王世子的形容,她觉得自己三观都要开裂了。

    这教导世子人事的人怎么办差的?

    木莲只好说:“此为男子常事,到了这般年纪,都是会这样的。有了通房丫鬟,就不Y而愈了。”

    顾承到底年少,虽说自己觉得是病吧,可医nv这不是病,倒是显得自己大惊小怪了。

    木莲退下后,就去和顾解舞说了这件事。

    顾解舞也不知道怎么处理,只好当做不知道,免得顾承觉得尴尬。

    天黑的时候,顾解舞才想起,顾承今晚是要去看那劳什子胡旋舞,那还不得“病”更重。

    让荣华去截人,却是晚了一步。

    今晚外面安静地有些可怕,连山林中的蛐蛐儿都感觉到了要出大事,都不叫了。

    也管不了许多,让春梅快去快回,通知顾承,今晚只怕有大事发生,让他好生注意着。

    谁知,这春梅竟是一去不回了。

    顾解舞只能G着急,这节骨眼上她亦不能金蝉妥壳去宴会场上查看,若是之后有人盘问起,她J待不出去向,就是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春梅奉命到宴会上通知顾承要小心。

    谁知刚进宴会地方,里边装丝竹声就停下了,她是来通知顾承小心的,只想是自家主子知道了什么,晓得今晚有事发生。

    也是站在一旁不敢说话了,更不敢说自己是来找人的。

    里里外外的奴才们,都是低着头,大气都不敢疬。

    只是远远的看见一些官员跪在地上,太子跪在前边儿,各执一词的争执着。

    诸亲王皇子、内阁百官具在。

    气氛肃杀。只消一个火折子,就像是要引爆似的。

    顾承为了谨慎起见,连果子酒都没沾,心想着待会儿还是不要看胡旋舞了。没等到离席,便是有人无故挑起了烽火,直指太子行为不检。

    他离得远,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情况,只听得御史台咬着太子不放。太子都快被B急了,说什么要拿人御前对质。

    不多时,一些金发碧眼的胡nv就被人领了上来。

    二三十人一通上前,个个都是****金发碧眼,穿着艳丽的胡F,在灯火下十分好看。

    而这时,没有一个男人有心情去欣赏她们的美丽。

    胡nv们跪伏在太子身边,面对御史台言官的质问,如实的回答着。

    她们也承认了自己来自万花楼。

    太子一下就懵了,这些人怎么是万花楼的Jnv?

    明月明明说她们是跟随商队来的歌伎。

    太子自知百口莫辩。G脆一口气把罪名都推到明月公主身上:“父皇,您相信儿臣,这是明月那个J人的J计?

    她要谋害我大周皇室”。

    天子正在气头上,哪里能听得进去,看都不看太子一眼。

    太子突然想起,明月是秦王送给他的:“父皇,明月是秦王送给我的,一定是秦王想要谋害儿臣,您要为儿臣做主啊!”

    偌大的宴会场地,只余下太子一人凄厉的叫声。

    秦王本不想掺和进来。可太子咬到了他身上,不说点什么,只会让人真以为是他设计了太子。

    他出列三步,跪下对皇帝说:“儿臣绝不知此事。请父皇明察。”

    一句已够,多了,皇帝只会认为他心虚。

    皇帝看了两个儿子一眼,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太子,满脸怒气:“自己不争气,别把老四拉下水。跟条疯狗似的。”

    荣亲王在前面看的清楚,嘴角露出一丝浅淡的得意。

    顺王看着荣亲王,若有所思。

    至于忠王,他还没回过神来,想太子这么下去,会不会知道是他们打的小报告。

    秦王是没沾染,说起话来自然Y气,他们可不一样,可是商量好了给太子差一刀的,父皇最讨厌的就是他们兄弟阋于墙。

    一瞬间,忠王便见面前的胡nv子飞身朝皇帝去了,手里闪着一道白光。

    秦王久经沙场,那nv子动手一露善凐他便是知道了,只是故意慢了一拍,不能救皇帝于刀下,那nv子的刺杀,就毫无意义了。

    跟着纵身跟上那nv子,口中大叫:“有刺客!”

    皇帝坐在座位上,因为身T臃肿,加上事发突然,根本没来得及反应,白刃已经到了眼前。

    他只觉得身T一腾空,连人带椅子往后倾倒了。

    秦王又将龙椅扶好,腾出手来对付那胡nv。

    这一个胡nv首先动手,其他nv子便是跟着动手起来。

    太子不是傻子,知晓自己这是被陷害了,趁乱逃回了自己的营帐,这些年他好歹养了些人,其中不乏武将,这时候正是用他们的时候。

    秦王一掌,便是将那nv子打飞,眼见下面乱得跟什么似的,也没去帮忙,只守在皇帝跟前。

    立即问道:“父皇,后嗊娘娘们那边,还有宗室亲眷和百官家属。”

    皇帝做了J十年的皇帝,这点儿能耐还是有的,下面的作乱nv已经被控制住了,死了J个言官,在场的宗室们簢将们已经能对付,镇南王和顾承也在其中帮着逮捕刺客。

    皇帝想了一下,对御林军统领和禁军统领说:“你们速速带人去围场内搜查,保护百官家眷,搜查遗漏的犯人。”

    他又深吸了两口气才对秦王说:“你去皇后营帐,将她看守起来。”

    这时候,镇南王才上前回禀:“皇上,太子不见了?”

    皇帝怒目圆睁,对他说道:“他就J给你了,把他活捉来见朕。”

    彼时,在宴会场上,最不知所措的,便是同太子一通来赴宴的皇长孙了。

    他如同失去魂魄一般,行尸走R一样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他不明白,父皇为何会做出这种事,而且,他逃了

    竟是将自己撇下了。

    秦王只能遵从皇命,心里却是记挂着她和皇贵妃,借着镇南王回禀的机会,看向了顾承。

    顾承瞬间明白了,是要他去姐姐那边。(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