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七章 梦回吹角连营(五)

    顾解舞只好给自己编身份,眼见就要五更天,春梅醒了不见她,还不翻天。

    “奴婢是秦王殿下派来保护郡君的。”

    这个身份最能合情合理解释她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了。

    幸的是,太子从未带过明月公主出席任何正式场合,纵然宠ai,可明月的身份,始终容易让人诟病。

    慕容澈显然不信,冷笑说:“胡说八道,你一个胡人怎么可能是秦王府的nv侍卫。”

    这秦王可是差点就把柔然杀G净了,据说塞外胡人吓唬小孩儿都是用秦王,能止小儿夜啼,可见其声名狼藉。

    出手便是一拳。

    一点都懂得怜香惜玉。

    顾解舞绕道一颗大树后面,再出现到慕容澈面前,已经解除了变形术,是自己本来的模样了。

    对付慕容澈这种人,她觉得,和他Y碰Y简直是L费时间。

    趁着慕容澈失神的那一瞬间,诱H一般说道:“你还要不要检查检查,看看我的脖子下边儿,有没有人P面具的痕迹啊?”

    她穿着黑Se滇濝身衣裳,娇小玲珑的站在那里。

    慕容澈有些惊慌,她半夜易容换形,到底做什么去了。

    “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围场上也敢半夜乱跑。”

    顾解舞轻笑:“哪有你胆子大,都是要成婚的人了,半夜还守在别家姑娘的闺房外。”

    慕容澈被问得哑口无言。

    顾解舞乘胜追击:“你不是说要娶我吗?怎么,转眼就要成驸马了。将来,我们科室要叔嫂相称的。”

    慕容澈自知理亏,一时词穷,只能眼看着她走,回自己的帐子里。

    帐子里没点什么灯,只是昏暗的透着钡光。

    他心想,你如今知道了我的心意,也好。

    转身无憾的离开了。

    原来,不知不觉的想要守在她的帐子外。只是想要她看见。

    Y差Y错,她不止看见了,还知道了。

    心中却是莫名的松快。

    当年绿萝是不是也是带着这样的心情,明知快要嫁给太子。却执意要问他喜不喜欢他。

    他那时候只觉得,喜欢如何?

    不喜欢又如何?

    绿萝已经是他的嫂嫂。

    她弄得人尽皆知,只是让他难堪而已。

    原来,是误会她了。

    她只是想,要一个答案。

    而今晚。他也得到了自己的答案。

    顾解舞她,不会喜欢自己。

    因为,她早已有了秦王。

    秦王视她如珠如宝,这般待她,而她还有秘密隐藏着,没让秦王知道。

    或许,自己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知道她秘密的人。

    这么想着,他的心也不再这么难受了。

    同安乐公主成亲,似乎也不是这么漫长而又难以控制的事情。

    次日,慕容澈意外的见到了太子的侍妾。明月公主。

    那一瞬间,他妒火中烧。

    她变作明月的模样,难道是和太子?

    安乐公主见慕容澈看着太子侍妾很生气的模样,满脸都是尴尬。

    太子还在其间站着呢!

    太子也是满心疑H,这其他男人见了明月无一不是流口水的模样,这个燕国皇子倒是不容寻常,竟然一副火大的模样。

    真是,呵呵。

    太子呵呵了两句,他是无所谓,他只是来招待燕国皇子的。

    慕容澈立即收拾了心情。她怎么看得上太子这个酒囊饭袋,满脸都是被酒Se掏空了身T的模样。

    和他滇潾子皇兄没一点差。

    这样的男人身边的nv人都是为了权势,才不会倾心所ai。

    只是这般,昨夜她的行迹就更加可疑了。

    顾解舞猜测到了明月公主的意图。一大早便是去皇贵妃处。

    到底是没成亲,三番五次的约会秦王,传出去到底不是个事儿。

    倒不如去皇贵妃那边守株待兔,说不定能遇上他,就算碰不上面,找机会让皇贵妃帮个忙也是可以的。

    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撞见柏惜若她们。

    如今,她是见着她们就烦。

    明明她从未做过任何事,而她们总是做出一副被她伤害的模样,每每说话,不过五句便是一副要颔泪Yu滴的模样。

    真真的作。

    偶尔J次倒是无所谓,这时间一长,她瞧着皇贵妃都烦了。

    都说这吴侬软语,nv子亦是比水还温柔,真是一点没差。

    都快成水做的了。

    不磕不碰也能滴出水了来。

    可不巧,今日皇贵妃被请去宸妃那边了。

    嗊人说,同去的还有李贵妃、明妃、庆妃它们。

    有点鸿门宴的意思。

    她心里一动,不是太子那边的事儿大家都知道了吧!

    这就谋着要抓太子和皇后的小辫子了?

    不多时,林嫔也来了。

    同顾解舞一起说着话。

    林嫔没有儿子,身份也不够,宸妃没请她。

    听荣华的意思,是皇贵妃怕她闷,让林嫔也过来吃茶。

    她抿着茶水,觉得这林嫔也正是下得小,她不过就是一个郡君,将来秦王的侧妃而已,她一个后嗊九嫔,来这儿陪她坐着心里Y是一点儿不高兴没有。

    还生怕怠慢了她似的。

    两个人吃着茶,就这点心,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时间倒也过得快。

    眼瞅着就要到午时了,皇贵妃才回来。

    听说宸妃留饭了,去的人里边就皇贵妃没给宸妃面子。

    像是昨日秦王和皇贵妃商量的什么似的。

    林嫔见着皇贵妃,打趣的说了一句:“可见你嗅澺她是对的,那两个一上午的也没派个人过来问问。”

    这宸妃那边儿,不是龙潭也是虎**啊!

    这节骨眼上请众妃嫔去,必定不寻常。

    皇贵妃就喜欢林嫔是个心里明白的清澈人。

    说:“她们定是知道了我去了宸妃那边,何必派人来做这个矫情。”

    对着顾解舞说:“哪里像你这般实诚,想着过来就过来,也不知道派个人瞧瞧我在不在,空等了这一上午。”

    皇贵妃这是说她傻,她只好老实的说:“来给您请安还看您在不在,这不是不敬吗?”

    怎么说都是婆婆,不是说婆婆都不好伺候吗?

    她也不想秦王夹于中间难做。

    皇贵妃倒不是很上心,对着林嫔笑道:“这没过门的才最像我媳F儿。”

    那两个,就是来讨债的。

    她这会儿是千万个后悔,怎么就纳了太子妃的MM做秦王的侧妃,当初要是她态度强Y点,这媳F儿指不定就落不到她儿子身上了。(未完待续。)

    ps:  说实话吧!标题好难的,没错,这个梦回还有至少五章。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