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六章 梦回吹角连营(四)

    顾解舞晚间让荣华和春梅都去外边儿伺候,自己一个躺在床上,等到下半夜,只有春梅在外间守夜,寻了个机会,离开了营帐。

    藏形隐匿,本就是她的强项,秦王虽说不用她C心,让她安心待字闺中便好,可她总是觉得不安。

    眼见春猎之行时间过去大半,太子那边突然露出不同寻常的风声,稍是警醒些的,都不会高枕安睡。

    何况她夜探一回,不过是举手之劳。

    凭着自己灵敏的感觉,她迅速的窜到了太子安置那群胡nv的地方。

    一个个长得跟凉州时见到的那些人差不多,想来血统都是来自西域那边。

    窥视了一阵后,因为是半夜,所有人都睡着了,并无什么发现。

    便灵机一动,朝着太子营帐那边去了。

    太子身为储君,他身边的侍卫自然是鏡英中的鏡英,顾解舞一身黑衣,为了保险起见,还戴了面巾。

    小心的避开巡逻的侍卫队。

    顾解舞在帐子顶上找了一个地方,用指甲割开了一个口子,朝帐子里边看去。

    营地用的帐子都是内务府做的,形制相差无J,来之前便是检查了一回自己的帐子,用的全是牛P。

    寻了个接口处,就算被发现了,也只会让人以为是牛P破碎导致缺口。

    她身轻灵巧,微微的伏在帐子顶上。

    拉开面巾,对着帐子里嗅了J口。

    太子身上并无那些胡nv身上的味道。

    这般火辣的nv子,太子却未曾享用过,想来真的是留着做其他用。

    尹东找木棉传话的时候,不经意间提起了太子府上,秦王送给他的nv人塞外的明月公主。

    仿佛,这回来围场,她也在。

    顾解舞飞身下来,在各个地方寻了一回,才找到明月公主的营帐。

    在帐子顶上看了她一会儿。发现她睡得深沉,这才撒了一些**下去。

    说是**,不过是今天白天在山林中发现的麻沸C,用内力CG研磨成粉。效力强过蒙汗Y百倍。

    她戴好面巾,已经帐子便见丫鬟睡得跟死猪似的,轻手轻脚进了屏风后边儿。

    明月公主安静滇澤在床上,满屋子只留了一盏角落里的嗊灯,显得有些昏暗。

    看清楚了明月公主的容貌。她想,把明月公主弄醒,盘问她,问出答案的的J率有多大。

    然而,很快一个更好的办法出现在了她的脑子里。

    再次回到胡nv们住所的时候,顾解舞一进变成了明月公主的模样,连发饰,覀惻都一丝不差。

    就算两人面对面的比较,只要不说话,相信没人能分清楚谁真谁家。

    如此以假乱真的变形术。顾解舞对自己的修为很有信心。

    相信假以时日,她一定有所成。

    看着镜子里倒映出的自己面庞,她得意的想着。

    走到一个帐子里,寻了个看起来比较美丽的姑娘,她是凭直觉找的。

    伸手摇醒了她,立刻示意她噤声。

    那胡nv见她神秘兮兮,外面还是漆黑一P,不自觉的就安静了起来。

    胡nv看了一眼床上其他熟睡的姐M,跟着顾解舞到了外边。

    此时,顾解舞一进有两分把握了。

    这些人。果真是和明月公主有牵连的。

    顾解舞并不打算先说话,因为她既不知道这个nv子的名字,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那胡nv跪倒在地,双手环抱于X前。这是胡人的礼节。

    顾解舞让她起来。

    胡nv起身,张嘴便是叽里咕噜的来了一大出。

    顾解舞头上都冒汗了,她可不会夷人的话。

    不过看她的神Se,应该是问今儿深更半夜,她来G什么来了。

    只好仰天看向月亮:“我有些想家了”

    好在胡nv似乎十分尊敬明月公主,想都没想过公主可能是假的。便也跟着用汉话说:“等皇帝一死,公主您就能见到可汗了。”

    有些时候,很多事,只要一句话,就能说通整件事。

    顾解舞一瞬间就明白了这些胡人的意图,只是不知道,太子知不知道这些胡人的真正目的,毕竟对于汉人来说,谋朝篡位可是洗不掉的坏名声。

    更何况,太子已经是位极人臣,只差一步便可登天。

    他要做的,不过是等而已。

    弑父登极,这种事情怎么看都划不来。

    不过换一个方面想,这明月公主身为战俘,恨毒了大周人,不会在乎太子的死活,S自安排了这件事也不一定。

    胡nv见明月公主失神,只以为她伤怀,不敢多说。

    顾解舞让她回去,也别惊扰其他人,今夜,她只是想要找个故乡的姐M说说话而已。

    这种伎俩,想来不管是周人还是夷人,都是管用的。

    胡nv果然很受鼓舞,公主竟然将她视作姐M,她自然也不能让公主失望不是。

    转身回了营帐,暂时不打算和任何人说起今夜的事。

    顾解舞今夜之行,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

    回自己帐子的时候,却在外边林子里遇见了慕容澈。

    她这会儿还是明月公主的模样,两个见面,四目相对,都没说话。

    顾解舞心想,这个人真是Y魂不散。

    既然没说话,就事不关己了,从旁绕道离开。

    慕容澈上前拦下她:“你是何人?怎么深更半夜,来到这里?”

    慕容澈也是艂愒己身份敏感,这半夜出现在这里不合适,否则早就叫人过来了。

    顾解舞笑道:“关你什么事!”

    说着,一挥手,将慕容澈的手臂打开。

    慕容澈心道好凌厉的手法。

    远远的,能看见营帐里的灯火。

    顾解舞心里突然生出一个可笑的想法,顶着明月公主的脸对慕容澈质问:“慕容皇子怎么会在福清郡君的营帐外徘徊?

    难道,皇子心仪福清郡君。”

    因为识相昏暗,慕容澈的表情她看得并不是十分清楚。

    见他没反驳,心里面直呼天啦,嘴上啧啧的说:“看不出来,您还挺多情的,可惜这郡君早已经是秦王殿下的人了。”

    慕容澈嘴Y的回了一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本王只是夜难成眠,才偶尔走到这里,遇上你这个形迹可疑的nv人!”(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