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五章 梦回吹角连营(三)

    对面是金灿灿的一P油菜花,偶尔还能看见蜜蜂飞来飞去。

    有时候还有一两只早春的蝴蝶。

    秦王坐在马上,只觉得春光无限好。

    顾解舞听见马蹄声很久了,等他人到跟前才扭头看向他。

    明眸秋水,一眼万年。

    秦王下马来,李仓牵走了马。

    荣华和春梅见秦王来,都自动退后了数十步,留给二人足够的空间。

    顾解舞见他过来,按照规矩起身相迎,假意的做了福身礼,等他虚扶的时候便起身了。

    秦王自然的坐到了她的身旁。

    下面是从营帐里带出来的四脚红漆凳子,做工鏡细,四个脚上还用鎏金铜托儿做了抓手,免得打滑。

    所以这凳子放在略平的石头上就不会松落。

    轻轻将她揽入怀中,问:“还是第一次请见本王,怎么,想我了!”

    这最后一个字带着勾,一听就非常的不正经。

    李仓不等走进,便又退后了许多。

    两人要说T己话,哪里是他这个奴才能听的。

    顾解舞嗔道:“混是你这般不正经,如此这般,该是被太子骑在头上了。”

    她知道他才不会生气。

    秦王却是冷下脸来:“太子也是你能说的。”

    她转眼看向远方:“哼,太子爷不是什么好人,我怎么就不能说了。”

    秦王眼神渐暗:“你可是听说什么了?”

    一大队异族人,金发碧眼的,进了围场后,想要瞒得滴水不漏,除非把他们都关起来。

    可惜,太子不会这么做。

    虽不知太子将这些人带到围场来是想要做什么,可一定有所图谋。

    希望不是他想的那般就好,否则,那就是太子真的活回娘胎里去了。

    把Jnv献给皇上,简直不该怎么形容。

    顾解舞见他有了兴致。才悠悠说起,约莫两三日前,下人们中间便是风风火火的传着,围场里养了一群胡nv歌伎。听说和东嗊那边儿不G不净的。

    S底下东嗊的人去关照了好J回,可一直不见太子宣召临幸。

    渐渐的,这胡nv歌伎们的传言就变味儿,不知从哪个嘴里说出来,说这些妖娆的nv子都是太子给皇上预备的。

    据说。宸妃娘娘因此发了好大的脾气,饿了那些nv子一天呢!

    后来皇后娘娘知道了,另外赏了她们饭食,宸妃娘娘这才作罢。

    只是这些事情都是传出来的,究竟如何,真相未可知。

    秦王听罢,握着她的手说:“知道你是担心我,可下回他们再求到你那儿去,有些事情能不上手就别管。”

    气氛异常的沉默,顾解舞有些怕。他心里竟是都明白的,这会儿是不是以为她想要谋夺什么了。

    感觉顾解舞的异常,秦王手上更紧了些:“这牵扯到朝政的事,都不G净,我只是怕你被人利用陷害。

    你一心为我,我欢喜。

    可我只盼你平安无事,外面的事有我呢!

    你身份敏感,且还有好多人等着你出错呢!

    你好好的,我就心安了。”

    顾解舞感动的差点哭出来。

    秦王心里记着事,想着赶紧去问问皇贵妃是不是知道什么。能够猜出太子的意图才最好。

    再说,这群胡人来路不明,留在围场就是个祸害。

    和她道别后就上马走了。

    荣华和春梅在一旁看着,亦是不明白。

    刚才两人还好好的。怎么这就哭起来了。

    待顾解舞收拾好心情,也带着下人们回去了。

    山路难行,马车轿子是过不了的,今日她也没骑马出来,好在这里离营地不远。

    只是千万没预料到,在半路撞见了慕容澈和安乐公主。

    他们二人是受皇命。出来联系感情的,处得一般般。

    顾解舞躲是来不及了,只好迎面上去,给安乐公主请安,再给慕容澈请安。

    安乐公主颔首:“郡君免礼。”

    慕容澈只道一声请起,便自顾自的说了起来:“郡君独自一人在这山野之中,可要小心山中野物,这里常有野猫出没伤人。”

    说完,看了自己的手一眼。

    换做是其他nv子,早就琇臊得脸都没地方搁了。

    而顾解舞只是装作无知的样子:“多谢皇子关怀,妾身出入林野,虽不是前呼后拥,却也带够了下人。

    再说,这野猫饶是X子何等恶劣,也不会无故伤人,只要不触及它的痛楚,不惹怒它,它又怎么会好端端的无故伤人不是?”

    她心里面只有一个想法,你是咎由自取。

    安乐公主总觉得二人似是相识,但按理来说,两人该是初次见面。

    再看福清郡君的容貌,她心里有些吃味起来。

    她虽是宗室中出Se的美人,可在这镇南王的nv儿面前,也觉得自己稍显不足。

    难怪秦王要求娶于她。

    只当是慕容澈ai慕其美Se不能自持,便不多作她想。

    常言道,以Se事他人,能有J时好。

    总归,要嫁作他为Q的人是自己。

    况且,一个nv子的美貌终会老去,当美貌不复,就需要其他东西来弥补了,比如,才华与温柔。

    她自信,这世上的许多nv子都不如她。

    顾解舞敏锐的察觉到了安乐公主的不悦,一瞬即逝。

    她求之不得,恭敬的说道:“妾身告退了。”

    说完,便带着自己的人下山去了。

    慕容澈没再多言,再多说,只怕安乐公主多心,旁边还有这许多耳目,传出去又是一场风波。

    既是有拥无分,那就望她安好。

    更别说,他也不是什么良人。

    周帝答应了借兵,回京后便会让安乐公主与他成婚,之后便以送亲之名回燕国。

    这未来是如何的一场凌乱,他已经不愿去想。

    终究,他是要辜负他的Q子的。

    安乐公主不习惯山路,踩到石头溜了一下。

    慕容澈是习武之人,反应自然比一般的侍从灵敏些,便是手扶住了她。

    安乐公主心里满是甜蜜,只觉得他心里还是有自己的,否则哪里会这般眼疾手快。

    忽的感觉还是第一回被一个男子牵住,脸上绯红,垂头不说话了。

    其余下人亦是不敢上前,两人之间有些尴尬。

    慕容澈自然的牵起了安乐公主的手,说:“山路S滑,我牵着你吧!”

    安乐公主的脸Se更红了,活像一个红苹果,也不说话,只轻轻的点了点头。

    远远看去,一双璧人,携手行路,美不胜收。(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