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二章 莲叶何田田(三)

    莲叶何田田(三)

    七公主这会儿听出点道道,这人还没成亲。

    不知为何,心中竟是有了一丝涟漪。

    眼见就到了皇城脚下,旁边的小太监赶紧滇濁示,该分道了,不然就暴露了。

    七公主向郑煊道谢又道别。

    千言万语,只化作傻傻的说了一句:“以后还能见到你吗?”

    郑煊啊了一声,不知所以。

    嗯,这姑娘病的不轻。

    他想,可能不会了吧!

    尹东却是看出了些门道,这男nv之间,就那样。

    帮着说:“有拥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

    说完,饶有兴味的看了两人一眼,先一步走了。

    郑煊跟了上去。

    这姑娘不想他送到家门前,他自然也不会自讨没趣儿。

    望着郑煊的背影渐行渐远。

    她也抬脚朝着嗊门去了。

    总算是赶在落匙之前回了嗊。

    只是刚一进嗊门,便想起。

    她好像忘记问他的名字了。

    只知道他是当官的,还没成家。

    可这天下当官的多了去了

    不等七公主从今日奇遇中回过味来,还没过螽斯门,就被嬷嬷们逮到了。

    七公主只好拿出广安公主的架势:“你们怎么知道本嗊会从这条路回来的?”

    穿着茜Se衣F的一个姑姑说道:“公主今儿瞎晃悠总算是累了,六公主还在嗊里边儿等您呢!说是该一同去慈宁嗊陪太后用晚膳。”

    一听姐姐的名号,她顿时萎靡了。

    想必是东窗事发,姐姐大人她一定是火冒三丈。

    七公主笑嘻嘻的看着各位嬷嬷姑姑,这还没回麟趾嗊,就先撒起娇来。

    可惜嬷嬷们****受公主“N害”,对她天真无邪的笑容早就免疫了,只当做没看见,架着她回麟趾嗊J差。

    今日,七公主的人情着实是让六公主伤心了。

    麟趾嗊的气氛极为不好。一看就是主子正火头上,没哪个奴才敢往上凑,更别说蹦跶,恨不得脚上跟猫一样长个R垫子。走起来没声儿才好。

    七公主一进屋就对着姐姐亲啊ai的,说不完的亲热。

    六公主故意板着脸不理她,她就一直那样。

    到底是骨血相连的姐M,不多时情思上涌,六公主对着自己MM便是哭了起来。

    她不怪她S自离嗊。就怕她遭遇什么意外云云。

    七公主静静滇濤着姐姐说着,她知道,姐姐只是想要找个一缺口,她不该去打断。

    说完了又开始后怕,万一皇后和李贵妃她们知道了怎么办。

    七公主安W姐姐说:“没事儿,他们都在围场呢!今天这事儿也就咱们嗊里的人知道,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说出去。

    要是走漏了风声,到时候御前对质,我就说我是被冤枉的。

    你说父皇是会相信我这个广安公主,还是相信那些嘴碎的奴才。

    再说。不是还有皇贵妃娘娘吗?

    她那么喜欢我们,一定会为我们做主的。”

    六公主才稍稍安心下来,加上白日晕厥了一回,又是一日水米螠鼬,这时候放下了心里边的大石,人和虚妥了一般。

    喝了点粥,便是睡下了。

    姐M俩要好,经常睡一张床上。

    今日两姐M又睡在一起,见六公主睡得昏昏沉沉,七公主只好按捺住自己亢奋的心情。想明日再和姐姐细说今天的事。

    郑煊这边儿,回家派人去了方候府上,说了自己今日的见闻,隔日便听说那宗亲被罚了一年月例。禁足半年,去祠堂守灵去了。

    这事无关紧要,他不久就忘得GG净净了。

    至于那位王族千金,他也在记忆里束之高阁了。

    眼下他的任务繁重,要为王爷守住京畿重地,是完全没有心情去关心其他事情的。

    昨日突发奇想请尹东去喝花酒。也是听人说去这万花楼多胡姬,金发碧眼的,很是招摇。

    他X子一贯严谨,这才想要滇澖探。

    又不想人误会,这才请尹东作陪,尹东又是少民出身,对于这些异族人的心理,他比郑煊会揣摩。

    可惜的是,昨日他们去了万花楼,却未见到一星半点儿的胡人,连露脐装都没有,更别说那些妖娆鬼蜮的胡nv了。

    所谓反常即为妖。

    因此,他更上心了。

    军中J营中不乏胡nv,可那些都是自愿卖身的胡nv。

    在边城,胡nv嫁给汉人为Q者也有不少。

    可这京城之中贵族家豢养的胡nv,多数都是年Y时就被高价卖过来的,并非自愿。

    至于**窟里的胡nv,来路就更为复杂了。

    一般来说,因为胡nv们不配合,更多的时候是被看守着卖春,连在房间里,都是被锁起来的。

    可万花楼的胡姬大多数都是自愿的,否则也不会****在台上跳舞揽客,以致于声名鹊起,连从不粘连烟花之地的郑煊也有所耳闻。

    更奇特的便是,这两日,胡姬们都消失不见了。

    郑煊昨日盘问老鸨,老鸨只所这群胡nv是由一个自称是班主的中年胡人带过来的,只是借她的万花楼揽客,所得五五分。

    而前J日班主说有贵客要让他们上门表演胡旋舞,至少要包他们半个月,所以这半个月,是见不到胡旋舞了。

    尹东当时就反问:“哪家高门这么拎不清,窑姐儿一茬一茬的往家里接!”

    老鸨只是笑,说自己也不知道。

    郑煊也觉得尹东怀疑的有道理,另外点了花魁的牌子,便不再追问了,以免走漏行迹。

    次日,他们便是暗中查访了京中所有权贵,因为是在春围的日子上,稍些有名望的,都去京郊陪驾了。

    一无所获。

    第三天,郑煊便是去了九门提督府和北军营,诘问这J日的出城记录。

    果然,在太子府的车队上,多了一队胡人的歌舞队。

    因为当时是太子府的腰牌,没人敢多盘查,也不知她们的来历。

    只是旁边一个军官是去过万花楼的,认出了里边儿的胡nv是万花楼的挂牌的姑娘。

    郑煊当时听完,就让他管好自己的嘴巴。

    那人也是被B无奈才说出来的,这等皇族丑事,他是恨不得从没见过,只怪自己一时喝多了,大嘴巴跟同屋住的兄弟说了。

    兄弟们经不起问,一蟼愑就把他给卖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