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一章 莲叶何田田(二)

    这声音犹如天籁。

    这男子犹如天神。

    郑煊如同俯视蝼蚁一般的看向那些狗仗人势的家奴。

    见他们停止和七公主的下人们的缠斗,才放开郑公子,看着他也不说话。

    郑公子自然知道他是谁的。

    方候宗族中,不是长房嫡孙,却同样受到郑氏一族厚ai的郑煊。

    年少时进入北军营历练,后来被挑选成为皇子侍卫,之后跟随秦王远赴凉州,如今已经是正五品武德将军。

    是郑氏家族,寄予厚望的晚生后辈。

    若是此时对着G,不如说是任何时候和他对着G,都没好处。

    郑公子虽然无文才武略,可识时务这一点还是很有建树的。

    郑煊并不打算在大街上对自己这位宗亲进行教化。

    第一这不是他的职责,第二,这是族长方候的事。

    方候若是再这么放纵家人,别说重振家声,就是这要到手的驸马之位,国戚之尊,也要被打落。

    虽说公主指婚后少有变数,可驸马无故病死的事情多了去,方候的次子怎么说都是他堂弟,他可不愿看见他死的不明不白。

    京中权贵们过得太安逸,早已忘记了天子的尊严法度不容挑战。

    这种人渣,就该关在家里好生管教,免得败坏家声。

    郑氏众家奴也是知晓这位爷的,别看他面上如和煦春风,那打善凁下人来,是眼P都不带眨一下的。

    家中下人们都背后喊他活阎王。

    下人那是容不得半点儿错。

    见了下人们出错也从不苛责,就是让人拉下去打死便是。

    回京后这般好J回,他们家里的下人那是走路都没声的,更别说S自出门吃酒耍钱,偷J躲懒那更是万万不敢的。

    连带每次上方候府上拜见,方候府上的下人伺候起来都是小心翼翼,生怕这位爷一不高兴,小命就没了。

    所以众人见他站在这方不言语。也不敢动弹,更不敢脚底抹油,至于求饶,那等于自己C命。

    七公主见他长得挺清秀。看不像是大J大恶之徒,和那位郑氏公子一比,简直就是芝兰玉树般的人物。

    更加诸他出手制止众人,相当于救了她,因此她语气十分和善:“这位公子。多谢了。”

    郑煊心道,这有病的小姑娘不是认错了人吧!

    “姑娘来这种地方实在是欠妥,虽是青天白日,却也难免遇到他这种不知轻重的狂蜂L蝶,姑娘是否是在找什么人?”

    七公主身上虽然穿的是普通嗊nv的衣裳,嗊里面的嗊nv衣裳也不是定制的,只是样式上有要求而已,因为是嗊里面的款式,民间效仿的也很多,所以一行人并不是十分明显。

    郑煊却是看见了七公主耳朵上的一对珍珠耳坠。两颗珠子虽然不大,晶莹玉润,当得起珠光宝气四个字。

    光是凭着一双耳坠子,这姑娘的出身家世就不一般。

    因此他滇潿度也谦卑了J分,到底和肇事者是同姓,就怕人家以为他们一家唱红白脸。

    到时候让家里长辈们知道,怎么收场?

    七公主见他态度还算不错,便说出自己是来找方候家人的,可万万没想到这个人突然冒了出来,因为他长相奇丑。所以她忍不住动脚踢了他。

    郑煊默,这理由真是不错。

    旁边的郑公子碍于郑煊**威,垂头丧气的立在一旁,听见别人说自己长得磕碜也不敢反驳。只觉得自己脖子根儿还发疼。

    郑煊捏他脖子那一下,可是下了狠手的,不然也不可能一下就让他规矩了。

    毕竟那么大个人杵在那儿,总得要点面子。

    这会儿郑煊心里有了自己的想法,或者是哪家王府的小姐,可能替嗊里公主来看看这方候家风的。

    只是。这位千金也忒没心没肺了些,这么大张旗鼓的要找方候家的人,不是明摆着昭告天下,公主要看看这家人啥样吗?

    虽说纯属猜测,可郑煊觉得多想一想总是对的。

    何况,来人就一小姑娘而已,好打发得很。

    便是口上教训了自己的宗亲一顿,让他们哪儿凉快滚哪儿去。

    这才对七公主说:“方候府邸,门禁森严,小姐这般去可能会吃闭门羹,若是想要上那家去看看,应该和家中长辈商量一下,写上拜帖才是。”

    郑煊如今已经是弱冠,对七公主难免请看两分,长在深闺的nv子总是头发长见识短的,眼前这个还是个失心疯的不是。

    七公主也觉得自己冒失了,真到了方候门前,她去扣门人家说不定真的不会让她进去,就算说明自己的公主身份,人家也只可能以为她是骗子。

    这公主哪里是能随便上大街的?

    眼见天Se不早,她也不敢多呆。

    出来疯玩的这么半日,又喜又惊的,加上走了许多路,她也疲乏极了。

    郑煊自请送他们,一行人便一路往皇城方向而去。

    可郑煊是没想到这些人是要回皇城的,皇城外边儿还有好多王府呢!

    他越发觉得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尹东从阁楼上往下看,觉得郑煊这人心真大。

    能把他这个活妥妥的人忘了。

    尹东叫住了他:“唉唉,你别走啊!说好的你请客。”

    郑煊这才惊觉,尹东还在上边。

    痛快的给了小二一锭银子,对下来的尹东说:“你就抠吧!能抠出一座宅子来,这么想银子,贪污来得最快。”

    两个人都是官声和品行极好的,因常年在一块儿,开起玩笑来也没个框框的。

    这对话听得七公主耳朵都竖起来了,难道遇到贪官了。

    嘿嘿!

    尹东对着郑煊叫起苦来:“你是孑然一身,我可是就要成家立业的人了,眼见这宅子还没着落,你不能帮衬着点儿,再说,贪字变成贫。”

    郑煊可不理会他的说辞:“你媳F儿是顾主子身边伺候的,能少缺这J个钱。”

    尹东不置可否:“男子汉大丈夫,成家就得立室,总不能让媳F儿出钱办宅子,传出去我这将军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郑煊摇头,朽木不可雕也。

    这顾主子嫁姑娘,只怕是什么都会安排好,再说,听说他媳F儿可是越发的受器重,以后只怕会在王府安家,哪里用得上办宅子。

    且看吧!(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