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章 莲叶何田田(一)

    京中,S自出嗊的七公主一路上吃吃喝喝,见识够了玩够了才想起自己是出来考察未罍縻夫的。

    随手拉住一个路人便问:“你可知方候府第在何处?”

    路人见她覀惻光鲜,行事又如此大胆,想必是富贵人家的千金,殊不知天子脚下的庶民们虽然生活比其他地方的平民们要富饶些,可承受的压力从来都不比边关人士小,路上随便仍块儿砖头,就能砸中皇亲国戚。

    因此,小民们具都是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观人一桌便知其富贵。

    和善的帮七公主指明了去路。

    七公主身后的小太监扔给路人一角银子,算是答谢。

    路人自然是感恩戴德的离开了。

    至于这位贵人与方侯府是何关系,是否会产生什么不良后果,就不是他考虑范围之内的事了。

    这时候一人眼红那一角银子,多嘴的说:“刚才见方候府上的一个公子去了那边万花楼呢!”

    小太监没搭理他,他又不是二百五,这钱这么好拿的。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一听万花楼这名字,就不是什么好地方。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七公主想先看看方候府上其他公子的品行淤说。

    郑煊和尹东越好了吃花酒,见识见识这万花楼的花魁。

    纯粹的想见识见识。

    再说,这居心不良的哪有大白天吃花酒的。

    更何况,这花魁卖艺不卖身。

    只是没想到,那失心疯的姑娘竟然跑到了万花楼大门,在外高呼:“方候家姓郑的那个,给本姑娘麻溜的滚出来!”

    这麻溜的滚出来,是她刚跟街边卖鱼的大婶现学的,觉得可霸气了。

    卖鱼大婶这么一喊,她男人真的麻溜的滚出来了。

    按理说,郑煊也算是方候家的人。只是他和这一代的方候已经算是远亲了,也就没上心。

    多时,果真还有另外一个姓郑的走了出来,长得贼眉鼠眼。歪瓜裂枣的模样让七公主很心塞。

    若是方候的次子也长这个风格,她觉得自己姐姐还是孤独终老比较理想。

    那郑公子是方候家族中的子弟,虽无爵位,可也算是贵族公子,纨绔子弟嘛。学的不三不四可以理解。

    但闻有个漂亮小妞儿来青楼大门外点名要找他,他觉得自己可能要艳遇了,所以很快的出来了。

    万万没想到,姑娘是挺俊,可长相和脾气有得一比。

    三句话不到就一脚踹上了郑公子的脸。

    旁边还有好多人看着呢!

    堂堂公子爷,更兼这里是他常来的地界,以郑姓公子的个X,若是换做没人的地方,这顿打挨了也就挨了,谁让他是不是郑家长房嫡孙。

    可是这里面还有好多他相好的姑娘呢!

    这青楼之中的人。大多都是ai看热闹凑热闹的人,一个个在旁边儿起哄,说什么郑公子好生斯文,竟然一个羊角小儿给撂趴下了,也不知这床底之上,是否也是这般无力

    话有些荤了。

    七公主到底年Y,一时间没听明白,可旁边的嗊nv太监具是已经六神无主,在嗊里,说话做事辱了主子耳目。那可是要掉脑袋的。

    郑煊在阁楼上将事情看的一清二楚,心里也觉得这郑公子丢人,奈何他是宗亲,这会儿形状不算过分。下去也不过是呵斥J句,收拾不了他,等他更过分一些,才师出有名。

    他虽不是郑家的长房嫡孙,可如今官居五品,比郑公子一介白身。自然是高出一等的。

    七公主虽已十三,但那时胥虚岁,身量也还将开未开,介于nv童和少nv之间。

    嗊里没人敢对她如何,自然百般恭敬,可现在没了那层光环,她和装常人家的nv儿又有何不一样。

    相对来说,还更没底气一些。

    S自出嗊这一条,被揭露的话,就够她喝一壶的了。

    所以她早就敲打过身边的奴才,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许暴露她的身份。

    眼下情形如此焦急,郑公子被踢了一脚,站稳住了听了四周人的话,打定注意要这妮子好看。

    到现在还没自报家门,想必也不是什么大家出身。

    换句话说,就是把她玩了,也就那么一回事。

    明儿跟家里说一声,抬回家当小妾,任由他捏圆搓扁。

    对着七公主**笑了J下便说:“可是小妞儿你自己在这万花楼门口来找小爷的,这会儿又惺惺作态起来,还敢打伤本公子,你真以为方候府的牌子是挂着来看的。”

    对左右家丁喝到:“把她抓起来,抬进去,今儿我就在这儿纳她当小妾了!”

    左右家丁都是官府奴才,向来有恃无恐惯了,饶是这是为非作歹,他们也不以为意,所谓狗似主人形嘛!

    旁边具是哄堂大笑,稍些明白事理的,都噤声不语了。

    事不关己,何必作这孽。

    一时间寂静了下来。

    七公主气的直跺脚,想了半天,今日学的市井话语一句都想不起来了,指着郑公子的脸大喝:“放肆!”

    可惜人小声音也小,瞬间就被淹没在了郑家家奴的拳脚之中。

    陪同七公主出来滇潾监奴才可不敢让这些人伤害公主凤T半分,具是挡在了七公主的前面。

    霎时间,打闹成一团。

    七公主也被吓坏了,她自Y长在深嗊,见过最可怕的画面就是嗊里皇后娘娘教训妃嫔,包括她的母妃林嫔具是匍匐在地,拜倒在皇后的脚下,不敢有一丝不敬。

    而公主们是金枝玉叶,皇后不会轻易让她们下跪,都是坐在旁边的H花梨椅子上,就像看包公审案一样,只觉得皇后威仪万千罢了。

    年Y的她对于皇后的恐惧,更多的是来自于母亲和姐姐的口述。

    像今日这般如同迷路的小兔一般,落入虎口身陷囹圄之境地,还是第一次。

    一时间她懵了,只想着万一她被抓走了,被这个眉目可憎的坏东西玷污了,会是什么样的情形。

    她的母亲和姐姐该是如何的伤心Yu绝。

    她有些后悔自己一意孤行,S自逃嗊出来了。

    她的脑中已经空白一P,不知该如何是好。

    突然,那个面目可憎的人被一个白衣公子抓住了脖子。

    郑煊也不能真看着郑家人胡作非为,败坏门庭。

    一手抓住自己这位宗亲的脖子,一边喝令所有人住手。(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