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九章 马上逢寒食(三)

    晚膳的时间,充斥于耳间的是对秦王殿下威武神勇的各种赞美。

    顾解舞觉得各家nv眷羡慕的眼刀戳死了。

    秦王长得其实不算英俊。

    没太子英秀。

    没荣亲王妩媚。

    没顺王清俊。

    甚至没有忠王老实。

    G嘛那么多人眼红他的。

    秦王总觉得身后有人看他。

    问李仓。

    李仓只是不好意思的笑笑说:“可能是今晚的菜醋放多了!顾主子正觉得酸呢!”

    秦王得意的抿了一口酒。

    等到过了三更,事情都安排好了。

    秦王借着自己可以随意出入的身份,去了顾解舞的营帐。

    这事儿自然是瞒不了皇上的。

    甚至是太子,都注意到了这一点。

    皇长孙随驾,也一直盯着顾解舞那边儿。

    听闻秦王又偷偷去了顾解舞那边,点亮了烛火,拿起书来看。

    伺候的人不知道皇长孙哪根筋不对,劝说了J次被皇长孙骂退后也不敢说话了。

    这边,秦王嫫进了顾解舞的床上。

    荣华和春梅见是秦王,都自动的退了出去。

    站在门口把风。

    虽说王爷和主子早就有了夫Q之实,但是总归是婚前S会,她们心里总是怕怕的,万一谁来正好撞上,岂不是难看。

    顾解舞自然是知道他来的。

    听见他的脚步声也不言语,只顾及的梳头。

    都不拿正眼都不瞧他的。

    秦王自然是明白她是在耍X子,他也觉得自己不正常了。

    这丫头每次跟他耍X子,他心里就跟裹了蜜似的,无论如何的克制,都控制不了自己想要见他的心情。

    名字这般过来,于她的名声没什么好处,说不定还会惹的皇上和贵妃厌恶她,可就是忍不住。

    这会儿见了她清汤素面的侧颜,只觉得什么都是值得的。

    也不敢惹恼她。上前将她抱住,闻了闻她颈窝里的香气,双手抱住,从衣领口滑了进去。

    带着冷气的手遇上温热。

    两人都是屏息了一下。

    每一次。总是秦王先认输的:“你还跟我置气呢!”说实话,他总觉得她生气的点很奇怪。

    顾解舞心里一酸,他就只ai她的身子,扯开他的手:“多的是姑娘喜欢你,环肥燕瘦什么样的都有。找她们去!”

    说完,甩开他坐到了床上。

    秦王手上还残留着她的香气,只觉得今日她实在是有些无理取闹了。

    他都这般低声下气了,她还这样简直是不识抬举。

    秦王冷了脸:“那我走了。”

    说完,见她没反应。

    说出去的话又不能收回来,男子汉大丈夫,言出必行。

    他抬脚就往外走。

    顾解舞眼睛一酸,跑过去抱住他。

    秦王嘴角一上扬,回头看她。

    只见她红了眼睛。

    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她秱悺了罪。

    舌尖被她吸进了嘴里。

    两个人就这个更饿死鬼似的啃咬对方。

    衣F什么的早就被顾解舞东拉西扯不成T统的扔开了。

    她倒是一身G净。敞开腿,攀上他的腰,使劲儿的往上贴。

    秦王还是第一回见她这样,急的不行,腰带怎脺麾都解不开,四只手越解越乱。

    好不容易拿出来,被她一手握住。

    两人紧紧滇濝在了一块儿。

    秦王这会儿舒F死了。

    比杀了那两只熊还畅快。

    等问倒她快窒息了,才松口,一下比一下狠。

    “我的心肝儿,你别哭了!”

    顾解舞眼泪止不住。使劲儿的夹紧:“你是我的,他也是我的,你要是敢给别的nv人用,我就把他割了。”

    这话是大逆不道。秦王却不知怎的,听的心里舒畅。

    换了个地方,扶住她的腰,用力挑逗。

    “你的你的,都是你的,本王整个人都是你的。你想怎么就怎么,你把我给吃了也行!”

    顾解舞当真是一口咬在他脖子上,上嘴了又舍不得,轻咬着,用舌尖去T。

    秦王可能天生就喜欢别N。

    一丝疼痛让他灵台一阵清灵,相J处一阵阵C涌。

    他知道,自己这是要上天了。

    咽喉处不自觉的发出声音:“小妖鏡,叫啊!动啊!就快了”

    顾解舞收紧了小腹,让他********。

    两人怎脺麽束的,已经不知道了。

    秦王就这么抱着她,在她身子里到了四更更。

    荣华见天Se不早,李仓也是从过来寻人了,进来隔着屏风叫醒了秦王。

    这会子人少,才好回去。

    若是等到五更,人一多。

    这话可不好圆回去。

    秦王不舍的亲了亲顾解舞。

    才自己起身穿戴,回了自己的营帐。

    顾解舞这会儿也睡不着了,让人烧了一通热水,洗了身子吃了早饭,天都大亮了。

    今日,她今天要去皇贵妃那里请安。

    到的时候,柏惜若和萧婉婉都已经到了。

    皇贵妃像昨天一样拉着她的手问了些话,就让她坐着了。

    话说柏惜若和萧婉婉都还站着呢!

    顾解舞总觉得,昨晚上秦王去她那儿,皇贵妃是不是知道了。

    这会儿还让她坐着

    想想真是琇死人了。

    不多时,秦王也过来请安,今日不像昨天,必须去狩猎。

    秦王一进帐子就看了一眼她,发现她没睡好,眼睛下面都是青的。

    向皇贵妃请过安后,又忍不住多看了J眼,心想她若是实在累,G脆让她回去休息。

    落在皇贵妃和柏惜若萧婉婉的眼里,却是另一番看法想法了。

    顾解舞感觉到了秦王在看她,只好低头不说话。

    皇贵妃这时候觉得自己错怪了这姑娘,想来她不是什么争强好胜的,是自己的儿子

    瞧把人家弄得,走路都不利索了。

    一晚上也没歇息好,现在是看都不敢看他一眼,吓成什么样了。

    这男人,果真是

    再看柏惜若和萧婉婉,打扮得跟妖鏡似的,自己儿子也不愿意多瞧一眼。

    皇贵妃自己都觉得自家儿子眼神太火辣了,对顾解舞说:“这围场吃住都不比京里,想必你是不习惯,今儿话都少了。

    回去好生歇息,春日里别染上风寒了。”

    顾解舞如临大赦,起身告辞,也没给秦王一个眼神。

    秦王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皇贵妃支走了柏惜若和萧婉婉,这才说:“看你把人家吓得!”

    秦王默,我哪里吓她了。

    nv人真是奇怪,之前还觉得她是狐媚子,现在就嗅澺上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