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八章 马上逢寒食(二)

    眼看天边起了金Se的云,太Y就要落山了。

    慕容澈不怀好意的发难:“秦王殿下今日空手而归,只怕要让皇上失望了!”

    秦王看着慕容澈:“本王自来相信任何事情都要看时机,这白日忙碌一天,大队人马猎得猎物无数,那又有何用。

    不是自己亲手S杀的,吃起来滋味也也会差许多。

    这飞禽猛兽,多半喜好昼伏夜出,咱们且等天黑,看能不能等到个狮子老虎什么的。”

    慕容澈失笑,他们带的人都不多,虽说这大晚上的狮子老虎不比白日灵敏,可这人若是看不清形势,就是畜生的盘中餐而已。

    横竖他也不在乎今日猎多少,陪着秦王等就是。

    在天灰蒙蒙的时候,太子和诸皇子都收队会营地去了,山林里空寂得有些骇人。

    慕容澈想,若是这时候杀了秦王,胜算有多大。

    这人的心思,是藏不住的。

    比如,秦王和慕容炽都看出了他的心思。

    秦王驻马对慕容澈说:“皇子和本王从前是否见过?”

    慕容澈反问:“王爷何出此言?你我相隔天南地北,哪里会有机会见过。”

    秦王开玩笑一般说:“那皇子为何想要置本王于死地呢?”

    慕容澈的脸上的笑容维持不下去了,冷着脸。

    手上为握紧了腰间的佩刀,那是燕国人特有的弯刀。

    慕容炽虽然也恼怒慕容澈莫名起了杀机,可也不能坐视本国皇子被他国皇子戕害。

    秦王笑得云淡风轻:“奉劝皇子一句,想杀本王的人都已经死了。皇子想要动手,本王随时奉陪。只是动手之前,皇子得想想你燕国的子民们,无端引起战火。

    无论你是没杀死我还是杀死了我,你都没好结果!

    因为,你不是燕国储君!”

    说完,策马向前。

    秦王闻到了猎物的味道。

    那是一只黑熊。

    之前派出去探寻野兽山洞的人,终于是给出了反馈。

    他知道。慕容澈不敢。

    他也不怕。因为慕容澈杀不了他。

    太子满载而归,荣亲王也不甘落后。

    至于顺王,他素ai文。对于这等武夫行为,不大ai沾染,只是意思了意思。

    忠王更不必说了,他就是来打酱油的。

    其他皇子中。最出彩的便是十皇子了。

    不显山不露水的只比荣亲王差了一点点。

    皇帝上了年岁,在场上猎到了一只麋鹿。就回营帐歇息了,让年轻人猎去。

    天黑之前回营,那是约定俗成的规矩。

    所以等到天Se完全暗下来,万众瞩目的秦王还迟迟未归。众人心里便是此起彼伏的想法都有了。

    而且,燕国皇子亦是迟迟未归。

    顾承迎是去秦王那里请示过的,想要和秦王一起。

    秦王那会儿被太子缠着。就让他独自去了。

    顾承不敢违逆,自己第一次上场围猎。或许是因为皇上赐了弓马,点名了要看他的成绩,因此他好J次乱打乱撞闯进了别人圈好的地方打猎,也没人敢管。

    因此他猎得的东西还算不错,作为一个第一次上猎场的新手,这样的成绩很不错了。

    皇上夸赞了他一番,至于也是第一次上围场,成绩比顾承还好的十皇子,皇上自然的略过了。

    顾承因此很在意,不时的看向十皇子,果真在他的眼底看到了不甘心。

    姐姐说,越是年纪小越是会装的,肚子里都全是坏水儿,让他别跟他们玩儿,什么时候被卖了还不知道。

    况且,他还是皇子。

    因为年龄差不多而产生的亲近感一瞬间就没了。

    皇上不待见他,自己没必要上杆子往他那里凑。

    他是正儿八经的王世子,十皇子的未来还未可知呢!

    十皇子和顾承是一同回来的,因为两个人年纪相差不多,可这会儿再看顾承,他已然装作了刚才的同行没发生过一般,得意的拿着匕首,指挥着御厨烤他猎杀的猎物,嘴里一边念叨着他的姐姐。

    姐姐不喜欢油腻,得烤G一点,孜然和辣椒要重,野菌子汤里少放野J,免得盖住了野菌的鲜味。

    御厨房的小厨子一个劲儿的点头称是,不敢得罪这位皇上眼里的红人。

    他心中一阵闷堵。

    待到营帐四周烤R香气四溢,最外围才有侍卫进来传话,说是秦王和奏国皇子回来了。

    说是猎了两头黑熊,还是随行的侍卫们现做了拖车,才拉回来。

    因为山路难行,这才耽搁了许久。

    太子刚才还在心中暗暗得意,这会儿却是气不打一处来。

    这猎狮子老虎的不奇怪,这随便就能找两头熊来猎的,简制冩葩。

    皇上的嘴角弯了弯,很满意。

    却说:“到底是年轻,做起事来每个准星,这都快半夜才回来,拿头熊回来,等着明早吃熊掌吗?

    那朕还不得饿死!”

    谁都看得出来,皇上这是高兴坏了。

    就跟老子总是跟别人说,我家的崽子,除了会挣钱,P事儿都不会,就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臭东西。

    皇贵妃也不敢搭话,听着儿子平安回来,心里什么都敞开了。

    大臣们跟着附和,毕竟太年轻,再过些时日,王爷就懂事了。

    顾解舞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心不在焉。

    想着这好J天都要去皇贵妃面前接受那夸张的赞美,她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而且,秦王和慕容澈S下相处那么久,慕容澈那个J人会不会告她的黑状,万一秦王知道了某些事情,会不会不高兴?

    她此时正在心里谋划一千种解释和谎言。

    到时候如果解释不管用,就只能用谎言来填补了。

    做人,真的好难!

    秦王手里拿着火把,按照惯例,将两头黑熊拉到了御前展示。

    所得的猎物要给皇上过目,这是规矩。

    数量太多的多时割耳,唯有狮子老虎这些猛兽,是要抬到御前供皇帝观赏的。

    其实秦王也不想出这么大的人风头。

    原想猎个狮子老虎或者一头熊什么的J差就是,谁知这黑熊竟是两口子住一个山洞的,一个见另一个被围攻,也扑了上来。

    无奈之下只好一同杀了。

    而此时的慕容澈,脸上写着对秦王的佩F,还是大写的。

    皇帝笑问慕容澈,他的猎物何在。

    秦王代他回道:“皇子与儿臣同猎,才得这两只黑熊。所以其中一只,要算是皇子猎的。”

    皇帝如何不知秦王这是谦词,也不说破。

    慕容澈只能在一旁尴尬,说真的,秦王猎这两只熊的时候,他就在旁边围观,心想他被黑熊弄死最好。

    谁知,世事难料!(未完待续。)(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