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六章 旌旆连围合(四之奇缘)

    慕容澈坐在太子之下首位,宗正睿亲王慕容炽坐在退身后的位置。

    将会被他求娶走的nv子,是坐在玉真公主之后的安乐公主,成郡王的长nv。

    宗室之中,又名的美人。

    皇帝这是想使美人计。

    顾解舞刚到营地的时候,顾承奉镇南王之命过来看顾一下,无意之间便说起了这位新公主。

    只说昨日秦王姐夫也说,可惜了个美人。

    顾解舞可没多想,一语直言:“这是他同宗堂M,怎么都轮不到他头上,可惜什么?”

    顾承难得见到姐姐如此小nv儿的一面,也不敢大笑,只说:“哪里是这个意思,是说这个燕国皇子可不是会被美Se所迷的人。”

    顾解舞想起那****的手在自己脖子上捏来捏去时的情形,问:“秦王和奏国皇子见过了?”

    眼睛盯着铜镜,一副随意的模样。

    顾承昨日也问了秦王,这会儿说:“没,只是听姐夫说,好似是这位燕国皇子名声挺大的,他也有耳闻。

    在燕国时,燕国的第一美人,也是现在燕国太子的侧妃,绿萝夫人曾示ai于他,他却是眼P都没眨一下,离开了燕国。”

    顾解舞听说过的,这绿萝夫人有花蕊夫人之才貌,辗转被燕国储君纳为妃子。

    只是没听说过这一段。

    好奇的问:“没听过!”

    顾承解释说:“听秦王姐夫的意思,是这燕国太子以此为耻,将此事按压下来,不准任何人提起,才没传开。

    而秦王姐夫。则是从细探子的嘴里知道的。”

    这下顾解舞也没了听八卦的心思,嗔道:“细作是吧!以后说话注意点儿,这些事情怎么能随便提起。

    他也是!”

    顾承讪讪笑,他这不是对着她,心里不紧张嘛!若是换做对着其他人,才不会说这些。

    皇帝叫起了慕容澈,跟着叫上了安乐公主。两人离席走到了皇帝的面前。

    皇帝十分满意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对。宛如一个寻常的长辈,看着家中晚辈之中的一对璧人。

    “果真是郎才nv貌,十分般配!”

    赐婚圣旨。和册封安乐公主的旨意是同一天发的。

    慕容澈和安乐公主心里都明白,自己就要娶她,自己将要嫁他。

    只是两个人都清楚很多,所以脸上的笑容都好似画上去的。不及眼底。

    今日将两个人拿到众人面前一通说,是想告诉大家。自己是很乐意这桩婚事的,是给燕国的一个友善信号。

    在场的人,最开心的莫过于睿亲王慕容炽,这说明皇帝会答应他们借兵的。

    膳毕。众人都会营帐更衣,准备下午围猎。

    秦王是没时间过来和顾解舞S会的,只是让李仓送了些东西过来。并且告知她。

    皇贵妃可能会召见她,让她做好准备。

    可惜的是。金蝶玉和许朝云她们因为身份不够,不能过来,不然还能有个投石问路的人。

    远远滇濤见重重叠叠的马蹄声,这便是皇上带着队伍出发了。

    号角声和擂鼓声也响了起来。

    皇贵妃身边的花嬷嬷亲自过来,说是皇贵妃召见福清郡主。

    皇贵妃的营帐,自然是离皇上的营帐极近的,越是离龙帐越近,守卫便是愈加的森严。

    无论是谁,进出都要被盘问。

    在最后一道关卡,可能是刚换了班,禁军首领并不知道她是皇贵妃身边的花嬷嬷,再一次出示了皇贵妃嗊里的腰牌后,才得以进去。

    这出嗊之后,比在嗊里还要严肃紧张J分。

    皇贵妃的营帐约莫有三间正房那么大,前后用一扇巨大的十二开玻璃屏风隔开,分作起居和待客。

    进去便见秦王妃柏惜若和侧妃萧婉婉都在。

    气氛瞬间变得很微妙。

    这算是顾解舞和柏惜若的第一次正式会面。

    在之前,都是远远的看一眼,连话都说不上。

    顾解舞依次分尊卑朝三人行了礼。

    皇贵妃慈ai的看着顾解舞,伸手要她过去。

    顾解舞只好上前,将手递给皇贵妃。

    入手的是一P细腻。

    皇贵妃细看了她J眼,真真儿是难得的美人。

    难怪她的儿子如此这般喜ai。

    看过她的颜Se再看柏惜若和萧婉婉,总觉得她们少了一G子灵气。

    就像开在花园里的带露珠的鲜花和被画在纸上的花那样的区别。

    面对皇贵妃的夸赞和喜ai,顾解舞只能腼腆的笑,这皇贵妃是故意打王妃的脸吗?

    如果气氛刚才是微妙,现在就只剩下大写的尴尬了。

    好在,林嫔过来给皇贵妃请安了。

    本来六公主和七公主都应该随驾过来的,可皇贵妃觉得,这安乐公主刚定了婚事,这六公主和七公主就活蹦乱跳的出来了,这不是成心让人不痛快吗?

    更何况,这燕国皇子指不定是什么心思,若是他看不上安乐公主那个宗室nv,六公主和七公主过来不过是予人可乘之机罢了。

    无端生出什么丑闻,可是可惜了两个闺nv。

    皇贵妃便是和林嫔商量着,今年就不然两个丫头来围场了。

    找了个由头,从内务府拨了两个嬷嬷,叫她们规矩。

    之前却是召见了两个嬷嬷,狠狠的敲打了。

    这会儿六公主和七公主在嗊里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了,特别是七公主,整日把嗊里搞得J飞狗跳的。

    唯一的长辈太后不止没有伐开心,还觉得这猴子真好玩,七公主是愈发的“活泼”了。

    六公主X子温柔,管不住MM了便只会求太后:“皇祖母,您看她?”

    太后便是呵呵的笑着:“哀家瞧着不错!”

    这时候六公主便只能无语望苍天。

    这皇贵妃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眼下,也唯有母妃和皇贵妃治得了她了。

    默泪。

    七公主见如今嗊里空荡荡的,太后纵容她,选了个良辰吉日,扒拉了一生嗊nvF,拿了人家的腰牌,带着J个太监嗊nv出嗊了。

    还给自己的出逃计划美其名曰:去考察未罍縻夫!

    等六公主发现MM失踪的时候,已经是半天以后了。

    一点都不夸张,晴天霹雳!

    六公主当时就吓晕死了过去。

    而七公主,则是第一次走在了大街上,心情激动之余站在大路中间哈哈哈的仰天大笑。

    郑煊因公事留在京中,这会儿正在茶楼喝茶,一听这么夸张的nv人笑,一眼看了过去。

    呵!谁家的闺nv失心疯了?(未完待续。)

    ps:呵呵,突发奇想,总要有一个生活在童话里的公主存在!(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