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二章 渐花落人亡

    顾解语起先是万万不想接受的,再说顾解舞侍奉她,能伺候得比丫鬟们还好。

    劝了J次无果也就不争了,想顾解舞身娇R贵,哪里受得了这等日夜煎熬的劳累,心想只等她自己说走。

    不想,次日顾解语便是倒床了。

    旁的丫鬟们怕顾解舞做手段,一律的吃喝饮食都是自己备上的,顾解舞喂给顾解语的时候也是好J双眼睛盯着,哪里做得了假。

    太医过来瞧了,只摇头叹气。

    顾解语只是郡主,又在客中。

    镇南王得了信儿便是把顾解语接回了刚置的宅子,派人日夜不停细心伺候。

    而顾解舞依旧留在薛府待嫁。

    离开了顾解舞这道C命符,顾解语倒是时好时坏的,但太医说明了,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镇南王也就歇下了这等心思。

    顾解舞回到自己的住处,又是修书一封给印氏,说明顾解语的病情,让她好生劝W王妃,千万别让王妃着急生气急坏了自己的身子,这远水救不了近火,鞭长莫及。

    再者人生死由命成败在天。

    让她看开些。

    印氏七日后收到了信,匆忙打开看了,便是明白了顾解舞的意思。

    赶紧的就去了王妃那边,螠鼬门便是哭天嚎地,一路哭一路嚎,说是王府出大事了,郡主在京里不行了。

    不时,全府上下具是知道了郡主快死了的消息。

    王妃薛氏一听,一口气涌上来,瞬时就晕了过去。

    半个月前从京城回来的柳复生见这势态,在旁默默不语。

    如今印氏已经是侧妃,二少爷又要受封世子,早就不可同日而语。

    反观王妃薛氏,不过是还有两个nv儿罢了。

    而今这两位小姐,还是白身,花落谁家还未可知。

    顾解语走的极为仓促,正月十六,刚过元宵节。

    十五日范重丧,十六日则是犯天地大重丧。

    镇南王虽是嗅澺nv儿,却也是暗骂了一声晦气。

    便是修书给在来京路上的次子顾承,要他多加小心。

    因为庶务繁多,又是晚辈,顾解语死后便是只做了三日水陆**事,便匆匆下葬了。

    隔日,顾承便是安全抵达京城了。

    腰上绑着一条白麻,因为他是要进嗊面圣的,身带白丧,便是先到了薛府给顾解舞请安。

    说是请安,不过是想先过来通个气儿。

    这是他母亲教给他的,这京中鱼龙混杂,水深火热,比起凉州来不知复杂了J百倍。

    镇南王虽说会护着他,可到底有些事情镇南王接触不到,唯有顾解舞,将来要嫁进皇室,又的秦王ai宠,从前亦是她提携了印氏母子,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过了小半年,许氏心境不同,这人的气质产生了变化。

    这时候的顾承纤瘦归纤瘦,可到底是有了些贵族子弟的样子,走起路来也不像从前那般畏畏缩缩,行事间大开大合,G净利落,很有J分武将风范。

    可到底是男nv有别,见过面后说了J句话,便是C着顾承走了。

    一路上还有不少薛府的丫鬟们过来偷看。

    这是镇南王的世子,多稀奇啊?

    至于薛家人的心里是什么滋味,那就不得而知了。

    次日,顾承身穿世子F进了嗊,见过了皇帝,之后又被太后点名去了慈宁嗊面见太后,总之是忙碌的一天。

    根据顾解舞给他的建议,就是他们问什么说什么,问道不好说的就折中说,千万别耍小聪明,能在嗊里活下去的,就是个奴才也是人鏡。

    皇上见过的人遇到过的事儿比顾承吃的米还多,在他面前耍小聪明,简直就是作死。

    倒不如留给皇上一个很单纯的感觉。

    秦王因受了顾解舞的拜托,第二日便是下了请柬,请顾承去骊山行嗊玩儿。

    顾解舞答应的,要秦王教他弓马。

    其实顾解舞当初提这件事不过是嘴上说说。

    只是这次顾承进京印氏就要顾承来拜见她,于情于理,都改帮扶顾承一把。

    况且,他还是将来的镇南王。

    这一回拜托秦王,也不过是想走过过场,这秦王忙得很,哪里有空日日教导顾承,图的就是个好听和示好。

    而秦王却是从另一面出发去想,顾解舞需要一个强大的足以支撑她和柏惜若抗衡的家族,镇南王是指望不上的,他老油子,只忠心玉皇上。

    而镇南王世子,则是最好的选择。

    第一天教导顾承,发现顾家的基因的确不错,一点即通后,更确信了自己的想法。

    他要培养出镇南王第二。

    秦王平日里忙碌,手把手教导顾承的任务就落到了周世渊、郑煊、尹东三人身上,他们轮流教。

    将顾承J给三人之前,只对顾承说了一句话:“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对敌人下手,千万不要有一丝的犹豫。”

    再等秦王回来看顾承的程度的时候,发现自己可能教歪了。

    顾承一旦动起手来,无论对谁,都是不要命的下死手。

    就凭这一点,周世渊等人便是不能近他的身。

    这其中当然有因为他是世子他是秦王小舅子这一点。

    可论真心,若是再战场上遇到这种下手毒辣不要命的打杀方式的人,他们一个不小心就是要丢命的。

    秦王见顾承一个人周旋于郑煊和尹东之间,再听着周世渊的回禀,嗅澗只能说是镇南王家的遗传。

    这样一个世代武功的藩王家族,出现这么一个人,也不枉武将门楣了。

    倒是顾解舞,听说了秦王把顾承教的不错,可就是有点儿歪了,支着下巴想了许久,只叹口气说:“哪里是秦王的教岔了,是他心里有气。”

    他这是要证明给大家看,他就算是庶出,这世子之位也该是他的,他名正言顺。

    他比顾深优秀得多。

    没心机少根筋会打架的顾承,果然很合皇帝的心意。

    听说他在骊山行嗊校场C练弓马,便是挑了一柄良弓,一匹汗血宝马赐给顾承,以示鼓励。

    更是让嗊人传话说,希望能在今年的春猎上看见他策马逐鹿的英姿。

    顾承对此很是感动,日夜良弓不离手,每日更是恨不得和汗血宝马睡在马棚。

    眼见春暖花开,便是二月了,春猎在即。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