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七章 竟夕起相思(一)

    马车一出皇嗊大门,秦王就在马车上面摔碎了整套茶具.`

    李仓在外边听得心肝颤,一心想找顾解舞救火。

    从前这种时候,也只有顾主子能往上凑,把秦王哄得FF帖帖,可惜如今顾主子住在薛府,是出不来的。

    但今日初七,薛府阖家上下是要去白马寺敬香的。

    镇南王府的两位千金,自然是该一起去的。

    打定了注意,便是对车厢里说:“王爷,今儿薛阁老府上要去白马寺敬香,您看?”

    秦王正怒火中烧,什么都听不进去。

    低喝一声:“滚!”

    这时候提什么薛府,想让顾解舞来帮忙?

    这些下人是越的不知好歹了,竟是想要拿主子来顶缸。

    想到这点,把李仓唤了进来。

    李仓冒着冷汗因着头P进车厢,秦王一脚踢到了他心窝窝里。

    内务府出身的奴才,哪一个都是被训练过的,主子大人你不能躲,却是又不能让主子把你打得不能动弹,随便的就被打死了,传出去那还得了。

    因此内务府出身的嗊nv太监,都是学过挨打的。

    顺着主子的力道,争取把伤害降到最低。

    这一觉看似踢到了李仓心窝,实际上大半力气都被李仓的双手给抱住了,落在身上也就J十斤的力气.`

    秦王功夫高深,却也因为车厢狭小,力气也小了不少。

    李仓看起来被踢到了,实际上也不是很严重。

    秦王见他都趴在了外面,盯着他说:“少拿你顾主子来唬弄本王,本王就是天大的火,也舍不得往她身上,你们这些奴才是好日子过多了,尽是想要拿她来顶着,要你们有什么用?”

    李仓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了,急忙的磕头认错谢恩。

    原是想她想得紧,忙着chou身去见她。

    可这个情况,是不能去见她的,心里窝火,怎么能好好的说话。

    连想着与她亲热也没了滋味。

    回了骊山行嗊便是见了张德林,听说云娘子也在,便也见了她。

    云娘子是小半年没在秦王面前露脸了,这半年忙里忙外的,人瘦了不少。

    秦王见了便是起了其他的心思,莫非有人背地里整治应新堂的下人?

    让云娘子传话给顾解舞,说自己过了十五再找机会见她,让她好生养着。

    后脚便是去了莲花台。

    许朝云和金蝶玉她们正品茗。

    见秦王过来,具是起身行礼。

    金蝶玉因为前日的事情真踌躇不安,见了秦王脸上就显露出来了。

    秦王看了许朝云两眼,她便回禀了这些日子行嗊里的事情.`

    结果曾媛新泡的一盏西山云雾,闻了闻香气,心情松了许多,慢悠悠说道:“下回注意点儿,这力过了。景仁嗊娘娘吓出了一身冷汗,好在内务府的人鏡明,下次可就没人兜着了。”

    听得四人具是一身冷意。

    秦王都是知道的。

    但默许她们这么做。

    木莲隔日就会来莲花台,替顾解舞收拾住所。

    她所有之物,都是要用Y熏香薰的,新置的桌椅板凳都一G子油漆味,冬日里她那间屋子种满了花木,用来去除屋子里异味。

    自然,日夜都是用银丝碳烘着的,否则那些花C还不枯萎。

    这也是金蝶玉那边银丝碳不够用的原因,其实这碳不够用另外想法子就是,比如用上明年的份例。

    如今不是许朝云管束,因此没那么方便,她们这才想了这等法子,给王妃找茬。

    金蝶玉恰时的说:“木莲今日过来了,王爷要见一见吗?”

    秦王点头。

    李仓疾步去了给顾解舞留的住处。

    木莲正吩咐菀青菀莲花莲叶如何伺候花C,好些都是金贵的YC。

    见李仓过来,客套了J句。

    见他气喘如牛,便是支开了其他人。

    低声问:“可是王爷又脾气了?”

    李仓哀叹了一句:“谁让我们是奴才呢!”

    木莲塞给他一瓶丹Y:“这是太医署的好东西,活血化瘀。”

    李仓看也没看,悄悄的塞进了袖子里。

    从顾主子屋里出来的东西,能不好。

    他承木莲的人情。

    便是提点说:“王爷今日从景仁嗊出来,心情不大好。”

    木莲一笑:“听了咱们主子的话,王爷一定高兴。”

    李仓了然。

    两人前后朝亭子那边去。

    木莲福身叩拜秦王。

    秦王说了句免礼,眼P子都没抬一下。

    才一会儿的功夫,就和王思宁对弈起来。

    木莲将顾解舞转告的话一字不漏的说给了秦王听。

    不外乎就是些让他注意身T,别累着了,晚上早点歇息,记得按时吃饭,少喝酒之类的。

    这样琐碎细腻的嘱咐,听得秦王眉开眼笑。

    即使是不在一处,她的心还是在他身上。

    时时刻刻无不在想着他念着他。

    如此这般的好,是越的想念起她来。

    见秦王态度软糯下来,众人伺候起来也轻松了许多。

    王思宁蟼愑的手指都变得柔软,不似刚才,小小的棋子仿佛千斤重,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惹怒了这位喜怒无常的主。

    这位入京后虽是克制了自己的脾X许多,但是越是压抑爆起来则越是可怕。

    谁都艂愒己成了引线,点了**包。

    木莲事无巨细,将顾解舞在薛府的一切都回禀完毕。

    至于谣传在薛府之中的那些不好听变得,木莲都自动噤声了。

    王爷若是想知道,自然有人告诉他,若是不想知道,她没必要在这种场合说。

    李仓也一直注意着秦王的神Se。

    木莲回禀王,给了木莲一个颜Se,上前说:“木莲医nv还要回城里去。”

    秦王才让木莲走,临走前不忘让她去厨下领两盒子点心,都是钱小四每日备着的,就怕顾解舞突然想起要吃什么。

    顾解舞顾虑薛府,因此少有从行嗊拿东西过去。

    这反倒让秦王忧心,她自来就是个ai挑嘴的,别人家里的东西未必合她的胃口,就怕她顾着脸面,委屈了自己。

    每次都是秦王点名要顾解舞的下人去厨下拿点心,因此厨房也就每日都备上。

    若有剩下,就送往各处。

    今日的也是袀愽的,红豆S。

    顾解舞看着盘子里两大盘子红豆S,觉得好生诡异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