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四章 花市灯如昼(三)

    顾解舞一眼就是知晓两人底细的,在大庭广众之下打起来,对她是没好处的。

    趁着慕容澈关注陆双峪,眼疾手快的一掌出去,打在了慕容澈的肩膀上。

    慕容澈一个趔趄,站都站不稳,没想到这小妮子年纪轻轻,出手竟是这般狠辣,看起来软绵绵的一掌,J乎伤到肺腑。

    顾解舞拿下面纱,冷漠的说:“你还敢追来京城,你我一对一是能平手,可若是我父王在场,你觉得你能有好果子吃燕国皇子!”

    慕容澈神Se一敛,他自认潜行大周国,无论周人的音容笑貌或言行举止,自来模仿得惟妙惟肖,比一个正宗的周朝人还要周朝人。

    唯有一身武功来自燕国国宗太神嗊,无法掩饰。

    上回同镇南王一J手,镇南王也只是怀疑不敢笃定,毕竟大周和大燕一衣带水,对自己身边的强敌从来都是抱着持中滇潿度。

    毕竟若是两国J战,只会让金国渔翁得利。

    慕容氏的皇子出现在大周帝京,这足以引起外J危机,所以镇南王只是S下回禀了皇帝,连内阁至军机处都无人知晓此秘辛。

    然而,这个小nv子竟然知道。

    出了慕容澈,最目瞪口呆的不外是在一边的陆双峪。

    他万万没想到,这镇南王家的nv儿,竟是个高手。

    更没想到,一路尾随追上的竟然回事燕国皇子,虽然慕容澈没承认,却也未否认。

    其实不然,顾解舞只是猜测慕容澈的身份,上次过招后,她就回去细心查阅了记载了天下武学特长的五四传。

    所谓五四,指五湖四海,用来泛指天下。

    此书为**,秦王是从大内带出来的,后来遗留在了顾解舞的住处,心有疑H时,顾解舞便会查阅这本书。

    慕容澈所使用的招式,很有太神嗊武功的风格,刚劲生猛,出手狠绝,不伤其敌,便伤自身。

    今日慕容澈对顾解舞和陆双峪出手有所保留,一是因为不想暴露身份,另一个原因就是他没把陆双峪放在眼里。

    这会儿听顾解舞的话,便是说道:“这般的好身手,会被嫡母B迫至委身秦王为妾?天底下李代桃僵的事情多了去,就让我看看你这张脸P上,是不是还藏着另外一张脸。”

    顾解舞听得心惊,太神嗊大名她也有所耳闻,身为燕国国宗的他们不止高手如云,还吸纳了唐门,专研毒物,剑走偏锋后竟是发明了一门诡异的易容术,将人P生剥下来,套在另一个人的脸上,称为“李代桃僵”。

    陆双峪这等读书人自然是对这种不合逻辑的传言嗤之以鼻,可顾解舞是知道的,这世上没什么不可能的,她不就是穿了别人的P?

    想到这里,她就不怕了,她整个人都是穿着P的,害怕他撕开吗?

    顾解舞怒极反笑:“有本事你就罍饕开我的面P,到时候可别被底下血淋淋的颜Se给吓到。”

    花骨朵儿般的年纪说出这等狠辣话语,陆双峪都觉得自己的认知有问题了,分不清她到底是柔弱还是带刺。

    慕容澈说着真的出手朝她袭击而来,他是真的怀疑顾解舞是用了太神嗊的易容术,一个人,再是经历波折,也不可能前后变化车距如此之大。

    两人就在陆双峪面前斗得难舍难分。

    陆双峪的花拳绣腿根本掺和不进去,想要帮顾解舞的忙也无处使力。

    刚才之间已经远离了人群,这会儿陆双峪只好跑到了人多的地方,用魏国公世子的身份,唤来了巡夜的北军。

    顾解舞见陆双峪离开,便晓得他是去寻帮手,越发的缠斗起慕容澈来,也顾不得暴露自己一身武艺的危险,只想着决不能放任这个燕国人不管,必成大患。

    慕容澈自然是猜到他们二人的意图,避开顾解舞的拳脚说:“你们二人倒是心有灵犀,可惜了。”

    顾解舞来不及反应,只觉得肩膀一阵麻痹,自己已经被慕容澈扛上了肩膀,肚子被他的肩膀顶得生疼。

    一阵天旋地转,慕容澈带着顾解舞飞出了百米开外。

    这一处所谓河岸边,水面倒映出灯光粼粼,慕容澈借着这光,一把捏向了顾解舞的脖子而后。

    没有想象中的一P人P掉落,入手的只是香软滑腻。

    他不死心的又四处捏了J把。

    顾解舞只觉得这动作和秦王有时候做的差不多,情不自禁的脸红,怒骂:“臭不要脸的东西。”

    说着用双手去拉慕容澈放在自己脖子上的双手。

    两个人相互纠缠着。

    慕容澈越想越尴尬,只好说:“这不对,怎么撕不下来?”

    顾解舞忍无可忍:“撕你M!去死吧!”抓起他的手狠狠的一口咬下去,连P带R鲜血淋漓。

    慕容澈从没遇到过这种打架方式,哪有用咬的?

    话说,他是第一次和nv人动真格的。

    他痛的哇哇大叫,不知所措。

    顾解舞死咬着不放,叫你轻薄我。

    人血的味道真不赖!

    妖X难改!

    心想着反正是喝了一口,G脆吸G你丫的血。

    慕容澈感觉到她在吸自己的血,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丫头不是练了什么邪门功夫走火入魔了才导致X情大变吧!

    只有练邪门功夫的人才会喝人血。

    想通这一点的慕容澈整个人更不好了,向外使劲儿拔自己的手,差点没把R给撕下来。

    顾解舞觉得自己有些失态了,才松口。

    嘴巴两边都是红艳艳的鲜血。

    慕容澈不忍直视,那是他的血。

    顾解舞狠狠的,冷漠的看着慕容澈。

    慕容澈则是看见了顾解舞脖子上那些别他捏得发红的地方,有J处已经开始发青了。

    这怪不好意思的心情是怎么一回事?

    陆双峪带着巡守的北军朝着这边过来,丈高的灯笼明晃晃的,一人手里提着一只,动起来像一只蜈蚣朝这边疾行。

    慕容澈最后说道:“顾解舞,你记住今日,早晚我会”

    陆双峪在后面一声大喝:“贼子休走!”

    余下的话语,顾解舞没听清楚,她伸手擦掉了嘴角的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