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章 花月正春风(三)

    今日宴席,用的是可以坐二十人的大圆桌。

    桌上按制上了喜鹊登梅、蝴蝶暇卷、姜汁鱼P、五香仔鸽、糖醋荷藕、砂锅煨鹿筋、J丝银耳、桂花鱼条、八宝兔丁、玉笋蕨菜、蚝油仔J、杏仁豆腐、清炸鹌鹑、红烧赤贝、白扒鱼滣、红烧鱼骨、葱烧鲨鱼P、玉掌献寿、明珠豆腐、首乌J丁、百花鸭舌等三十六道菜。

    其中许多若是不放红签,非御厨不知齐名。

    金蝶玉素来ai这些稀罕菜,暗暗咂舌,仅仅是看着便觉得食指大动。

    这些都是冯大贵和牛安二人的手笔。

    掺杂与其中的小点则是无伤大雅,显不出钱小四的手艺来。

    但当老鸭汤端上来的时候,饭桌上的气氛一下就冷了。

    秦王坐在最上方,柏惜若坐在左下首,其余妾室依次落座。

    众人是知道这老鸭汤的来历的,具是愣了一下,然后偷偷的往秦王那边瞧,见王爷面Se不该,又偷偷看向了四周。

    柏惜若是知道的,只是在众妾室面前,还得端着。

    秦王见上了老鸭汤,示意李仓。

    李仓命奉膳太监将这道菜拿到了秦王面前。

    行嗊的瓷器都是明H云纹的官窑瓷。

    这老鸭汤在明H滇澙盆里,一揭开,就发出一阵鲜香的酸气。

    闻之食Yu大动。

    秦王没让人伺候,自己拿起汤勺盛了一碗。

    还是凉州时那种淡淡的味道,冬日喝一碗,整个人从口腔暖到了胃里。

    只是滋味略有些不同。

    “怎么觉得味儿不对?”

    李仓被突如其来的问题问的傻了,只好说:“许是用的水不同,这做出来的味儿不同。”

    秦王突然觉得换了地方,连菜的味道都不同了,也不知道她在嗊习不习惯。

    这嗊里的御厨什么本事都没有,最擅长的就是把任何菜都做成同一个味道。

    不咸不淡不酸不甜,味同嚼蜡。

    秦王喝完了碗里滇澙,说:“让厨蟼愽些N豆腐,待会儿送些进嗊。”

    想起那个nv子就好那N味儿,不禁莞尔。

    真真的ru臭未G。

    李仓明白,应下。偷偷的朝王妃那便看去,见她神Se无异。

    跟着用银筷子夹了一只鸭腿,放在秦王的碗里。

    秦王这才说:“今儿虽是大家第一次一起用饭,也别太拘谨,都起筷吧!”

    众人说是。

    惠嬷嬷这才替王妃布菜。

    因为顾着规矩,夹的都是些G净清爽的菜。

    不多时金蝶玉便是吃东西吃得太欢快,有些噎着,旁边摆着的果子酒她不会喝,秦王见了,便是让嗊nv给她盛了一碗老鸭汤。

    说:“在凉州时也是平时常吃的,试试这味儿,是不是缺了什么?”

    嗊里的规矩,食不言寝不语。

    但秦王行军打仗,往往顾不上这些,学会的规矩早就还给嬷嬷了。

    金蝶玉见王妃朝这边看来,又见萧侧妃一副兴味极高的模样。

    尝了一口汤说:“的确有些不同,喝起来倒是比凉州时更滋润些,想是行嗊都是用的都是地下水的缘故。”

    秦王本就是一时兴起,跟着说:“嗯,想来是。”

    而后又对李仓说:“既然水不同了,就让厨下再好好做J次,看能不能做的更鲜美些?”

    李仓应是。

    柏惜若在一旁一直默默听着。

    虽说金蝶玉是妾室,但她这般泰然的样子,想来就是平时和王爷极其亲近的,因此才会坦然。

    哪里像她,更像是一个外来者。

    抬头又见右首第一位的侧妃,萧婉婉。

    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新王妃入府,萧婉婉从秦王府第一人错落次位,各种滋味只自知。

    膳毕,秦王便是对许朝云说道:“如今已然有了王妃,府中库册账簿该是王妃打理,你腾出手来好生打理莲花台。

    就要要开春了,池子里当时选些好的花种和鱼苗进来,到了春日看着也能有趣些,现在白茫茫一P,着实没什么看头。”

    许朝云早就将账册J给了长史,余下的不过是往年积压的的,拿在手里也是无用的,她早就知晓王妃入府后,她是要叫出来的,因此并不是十分惊讶。

    一听要她打理莲花台,想来是要为夏日做准备,因此十分上心,心里已经开始考虑换什么鱼了,行嗊里的一切都归内务府管,她这就是要拿着王爷的令牌当令箭了。

    柏惜若没想到秦王这么简单就将府中中馈J给她,立马起身福礼说:“谢王爷厚ai。”

    秦王这才说:“秦王府曾辖制军中,与其他王府不同,素来都是长史打理的,中馈一直是朝云协理,也并不是十分繁重。

    你远嫁京中,nv儿家金贵,你父王只得你一个,在闺中定是娇生惯养的,最经不起劳累,本王政务繁忙,等王府建成后,只怕要麻烦王妃。”

    柏惜若不经世事,自然听不起这话的另一层意思,便说:“妾身自当竭尽所能,鞠躬尽瘁。”

    许朝云暗自冷笑,王爷这是不让王妃沾染府中之事,她一个妾室协理又名不正言不顺,因此一切庶务让长史打理。

    如此一来,将罍鼬入王府,是何光景,还未可知也。

    其他等人具是一言不发,等秦王离席,王妃侧妃陆续离席,才起身离开。

    许朝云脚下慢了一步,等着金蝶玉王思宁和曾媛三个。

    其他人自来是知道她们四个是一派的,也不疑问逗留,各自起身走了。

    只是心里难免失落。

    她们那般微不足道,一个不小心就成了她们争斗下莫名遭殃的池鱼,人为刀俎我为鱼R,那感觉是不大好的。

    许朝云和金蝶玉她们缓步离开膳厅,去行嗊的廊上游玩,才不过两三日,秦王大婚用的红绸还没摘下,四处都是喜气洋洋的一P。

    金蝶玉到底绷不住先说话:“关上挂上红绸就用好J天,这拆起来怕也要好J天……”

    许朝云见了那红Se,也是嫉妒的:“起M要等到王妃回门后才会拆,急什么?之后侧妃的婚礼才是重头戏。”

    王思宁和曾媛都默默的不说话,看向金蝶玉。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