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九章 花月正春风(二)

    对于顾解舞留宿慈宁嗊一事,后嗊娘娘们只当做是一场新闻听了。

    和皇上、自身、家族无关的事,都不是大事。

    而对于秦王妃而言,这却是像是一把利刃,扎进了她柔软的心窝。

    她和秦王新婚,王爷X子冷淡,待她亦是寻常,而那个镇南王的庶nv却是处处出尽风头,两人下午还一块儿失踪了,说他们没有S下见面,谁信?

    和正Q的认亲宴上去S会妾侍,让她如何心甘?

    皇嗊里,顾解舞食不知味的吃着“公主”们喜欢的早饭,味同嚼蜡。

    行嗊里,柏惜若威仪万千的坐在首座,接受秦王的侧妃和妾侍们请安,眼下一众莺莺燕燕,花红柳绿,让她心如刀割。

    为人正Q要宽通大度,可真问世上有哪一个nv子,是真的想要同别人分享自己的丈夫的。

    就如同男子永远不会和别人分享自己的nv人一样。

    男人都做不到事情,却要nv人做到,这世上的男人,真是不可理喻。

    今日是成婚第三日,才有空这会儿就见萧侧妃极其他孺人们。

    这还是秦王婉拒了礼亲王安排的宴会礼单才能鏡简如此,否则按照他如今的功勋,只怕接见京官外官就要好J天。

    也曾有皇子趁大婚机会笼络朝臣们的,昔日太子大婚,便是皇上这般开的先例,后来的荣亲王和顺王具是这般作为。

    忠王应了他的封号,忠老实,因此婚礼办得极其简单。

    落到他的头上,就更是鏡简了。

    只留下了皇室认亲宴和三日后的回门宴,加上秦王是皇子,省掉了拜谒nv方家族长辈这一程序,笼统下来。

    除了婚仪比之一般勋贵盛大些外,后续的章程倒是和一般人家无异,反倒显得更简单些。

    因此柏惜若心中是有些不开心的,毕竟婚事一声一次,也不是觉得寒酸,就是觉得缺了些什么。

    今日的众妾室拜见正妃,当然是在桐花台,深居简出的大嬷嬷也不得不顾着规矩出席。

    秦王想着她劳苦,在许朝云的后排给她设了一座,上面摆了些火腿炖肘子这般软烂鲜美的食物。

    一路上都是张德林伺候的。

    大嬷嬷知道,他这是在给他主子办差。

    但乐得其中,这马P拍的她身心舒坦,一直都是笑脸对着他的,末了还赏了他一个小荷包,里面包着银角子。

    这是脸面,更是她示好的意思。

    张德林欢欢喜喜的接了赏,出门就把荷包给了云娘子。

    云娘子偕同木莲一家人进京,已经在京里秦王府邸附近置办了宅子,木家也安顿了。

    顾解舞昨晚留在嗊里没回来,今儿一早她就从薛府过来行嗊,同张德林他们联系上了。

    也知晓了前些日子大嬷嬷和新王妃的事儿。

    站在殿外边儿悄悄的看了新王妃J回,和她身边的人。

    那惠嬷嬷如今便是这秦王府最年轻的嬷嬷了。

    大她不过J岁的模样,却是通身的气派。

    云姐儿难念心里发酸,可回头一想,又无碍了。

    王爷都不是没正眼瞧那如花似玉的王妃一眼吗?

    她是奴婢出身,自然是和奴婢们有J情的,认亲宴早上那会儿王爷不高兴的事儿,她也早就知道了。

    见了大嬷嬷赏的荷包,又对张德林说道:“主子这会儿在嗊里,你我帮不上什么忙,好好的在行嗊里伺候,别被人抓了小辫子。”

    张德林接回云娘子还回来的小荷包笑嘻嘻的说:“行嗊里除了萧侧妃,就是用脚趾头想,也不会有第二个人敢咱们主子作对。”

    更何况看大嬷嬷这意思,也是站在他们这一边的。

    从前大嬷嬷自持身份,还端着。

    自从上回被王妃身边的惠嬷嬷打脸之后,自然的就倾向顾解舞这边了。

    云娘子见他猴样也笑笑不再打补丁那般:“这过了这J日,王爷想来就要接见一下凉州营过来的将军们,皇长孙被婚事连累还没来得及去凉州,可咱们王爷一定会先把事情J办妥帖的,到时候见了尹东将军,帮木棉捎句话,就说。”

    张德林听得仔细,一字不落的记下了。

    这才送走了云姐儿。

    转头听了会儿殿内的响动,他的正主子不在,是无事的,一直呆在这里怕是惹人眼,就悄悄的去了厨下吃东西。

    今日宴席,就是些边边角角落下,都能填填他最近没什么油水的肚子。

    行嗊里有自己的御厨房,秦王府自己小厨房的厨子能cha上手,但也就限于cha得上手。

    因此平日里在自家王府混得风生水起的奴才也吃了好久的嗊人伙食。

    大米饭馒头咸菜管够。

    这别说张德林这种从H连池子里熬出来滇潾监,就是管厨下的钱小四都觉得肚子里空落落的,带来的茶叶用完了,只能顿顿喝嗊里的茶末子,他都觉得嘴巴里G得慌。

    今儿是个好日子,或许是王爷想念府里的味道,点名要冯大贵和牛安掌勺。

    钱小四和丁庖二人也跟着打下手,至于其他的小徒弟们一个也没落下。

    冯大贵被行嗊里的御厨房晾了半个月,今儿一鲤鱼打挺,自然是狠命的拿出自家的看家本事,不为别的,就是要在主子面前挣脸面。

    争取王爷吃过这一顿,顿顿都想吃他的手艺。

    钱小四自然也是有重任在身,今日的点心都是要他做的。

    至于丁庖,他做的老鸭汤和白灼大虾从来都是顾解舞最喜欢的,平日呈到王爷面前的也是最多的。

    而顾解舞ai喝汤,而秦王则是对这老鸭汤的鸭R喜ai得紧。

    丁庖用了自己寻来的土法,将鸭子的腥气去得GG净净,选用三年以上的老鸭。

    宰杀后前后汆水四次,之后用老母J汤上的J油炒制酸萝卜,放入老鸭府中,只用生姜大葱辅料,放入桶状的银锅里熬上三个时辰。

    这时候老鸭R刚刚软烂,入口即化,不肥不腻,是秦王最喜ai的味道。

    而汤则是清亮透明,呈褐Se,鲜香扑鼻。

    只是秦王口重,总觉得这鸭R淡了些,总是要些酱香油碟,沾着鸭R吃。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