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七章 缠绵最苦短

    ps:过大年了嘢!大家开心伐,又要当牛做马了,我今年想当犀牛,如果能够写够两百万字,我就满足了!!!

    他不是太子,不需要克制。

    正因为他不是太子,所以他必须要有弱点。

    顾解舞放软了身子,娇娇的说:“你不怕被人知道有损你的名声?”

    秦王淡淡的说:“我是什么人?活一天赚一天,我什么都可以将就,唯独你,我现在就要!”

    顾解舞很满意。

    秦王的头上从来都是立着一把刀的,因为他是皇子,还是军功卓著手握重兵的皇子,若是他有朝一日想要自立为王,只需揭竿而起。

    皇帝和太子对他,便是这一点疑心了。

    没有缺点的王爷是不需要的。

    他不可以ai权,他不可以ai名,他只能aiSe。

    顾解舞装作有些怕的说:“我还是怕,我怕别人说我”

    秦王急不可耐的扑上来,身T里似乎有什么驱使着他,不占有她就得不到满足。

    他就会被蚀骨而死。

    “怕什么?有我呢!”

    小小的耳房中,只有一张榻。

    两个人便在上面翻云覆雨,颠龙倒凤。

    后面夹墙里面滇潾监听得口G舌燥,依旧自持的守在那里,直等到两人上天入地,归于平静。

    秦王用披风遮住她的身子,亲了亲她的脸颊,愧疚的说道:“别怪我,我也不知怎么的,就是特别的想你。一时没忍住。”

    他弄得狠了,顾解舞都快哭出来了,还要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免得自己叫出来。

    这会儿浑身无力滇澂在榻上,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她小声的问他:“这怎么办?头发衣裳都能整理好,可我委实站不起来了。”

    秦王得意的捏了她的小嘴:“你这是在侧面的夸本王功夫好?”

    顾解舞打开他的手:“坏东西!”

    秦王和她在S下送来都是臭不要脸的:“那刚才是谁说的,要我”

    顾解舞仅存的廉耻支使着她伸手捂住了秦王的嘴。

    打闹了一会儿,秦王便让荣华和春梅进来伺候她梳洗穿戴。

    自个儿朝着前面去了。

    那么久没人来寻,怕是有人知道了。

    那更好,他找个理由搪塞。

    皇上只不会追问了。

    早先一步,皇帝身边的大太监李福全就过来回禀了,好生斟酌了用词才说,秦王去了姑娘的耳房,足足有小半个时辰。

    皇帝听了露出满意的笑容,李福全庆幸自己刚才没说姑娘和秦王一起在耳房里边胡闹。

    其实昨夜秦王新婚,内务府是要派人去看着的。

    记录合房细节。

    可他一问,一刻钟不到,还未行鏡。

    加上秦王这把年纪还没孩子,他深深的怀疑自己的儿子是不是那方面有问题。

    现在看来,不是。

    只是自己儿子对着一般的nv人提不起胃口。

    这种事情,多些nv人就好了。

    他打定注意今年选秀再给儿子找些好看的姑娘。

    镇南王庶nv那种姿Se虽然难找,但让花鸟使负责,这世上也一定还是有的。

    秦王再出现在皇帝的面前,依旧是那副淡然的模样,丝毫看不出来刚才行过那般孟L之事。

    可怜了秦王妃,一直一个人在位置上接受其他人的注目礼。

    太后见秦王回来了,心想顾解舞也差不多该回来了,等了P刻还不见她回,不得已的看向了皇贵妃那边。

    皇帝又侧着吩咐李福全,让他传话给皇贵妃,让她照顾顾解舞。

    太后看着李福全去和皇贵妃说话,又见花嬷嬷离开,心里边满是疑H。

    顾解语在下边儿站得腿疼,但不见了顾解舞,心里面也是七上八下的。

    不等散戏,皇上便让李福全领着顾解语出嗊,只告诉她皇贵妃留了顾解语用饭,今儿许是不出嗊了。

    顾解语能反问或者说不可以,李福全只是只会她一声,让她转告今日螠鼬嗊的镇南王罢了。

    畅音阁里都是些明白人,知道不该问的不会问。

    暮Se时分,众人饮宴毕,当出嗊的出嗊,秦王因为某些特殊原因,盘桓了一会儿,在畅音阁门外等到了景仁嗊来的传话太监。

    柏惜若跟在他的身后,后面是一大群奴才。

    秦王跟着太监去了景仁嗊。

    柏惜若早就累得不行了,脚上不禁慢了J分。

    惠氏搀扶着她,恨不得自己背她,奈何嗊里可没这规矩。

    秦王不悦的冷着脸走在前边儿。

    李仓忍不住小声说了一句:“王妃您再忍忍,这快到嗊门下钥的时辰了。还要去景仁嗊看完皇贵妃,得赶紧。”

    他才不是关心王妃,王爷的心肝宝贝这会儿在景仁嗊还不知如何,瞧把王爷急的。

    把她留在嗊里,怎么想都不放心。

    那是他父皇的后嗊。

    花嬷嬷领着那如花的美人回了景仁嗊,当即悄悄的安排了热水,荣华和春梅都是惯伺候的,F侍她清洗,上了些桃花膏,也就松快了。

    就是单纯的觉得累,不想动弹。

    在凉州的时候就是这样,伺候他一回下不了地是常事。

    只是花嬷嬷她们以为是这个姑娘身子太差了些。

    本朝皇室出过好些风流佚事,对于这种男nv婚前就合房之事也不是那脺饔受不能,反正又不是要明媒正娶的嫡Q。

    花嬷嬷接着给顾解舞送衣裳的名头偷偷瞧了一眼顾解舞泡在热水里的身子。

    那真是

    怪不得王爷嗅澺

    她活了半辈子,没见过更好的。

    皇贵妃又开始担心,她会不会榨G自己儿子的身子,她那般瘦弱的模样,看起来不大好生养。

    秦王火急火燎的赶过来,带着王妃给她请了安,緡:“劳烦母妃了,她可好?”

    皇贵妃自然知道他可不是来给她请安的,直截了当的说:“这会子还睡着呢!”

    秦王见母亲这般语气,自然知道她不高兴个什么,便压低声音说:“今日是儿子莽撞了,求母妃见谅。”

    柏惜若在一旁,觉得这里面有什么,却也不敢问。

    自己儿子名下,能真生气?

    皇贵妃换了脸Se,正Se说:“你这般行事,要是被人抓住小辫子可怎么办?”

    秦王瞧了李仓一眼,李仓连忙把柏惜若请了出去,跟着花嬷嬷去了小花厅等候。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