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二章 淡抹总相宜

    段氏为人开朗,见了两个都叫MM,并不是只关注顾解语。倒是不像两位老夫人的作为,刚才在仪门处,好似是故意对她冷淡的。

    慢了两步对荣华吩咐:“去查查这府上两位夫人的娘家。”

    前些日子福嬷嬷倒是捎人给她汇报了薛府一家人的底细,可想着和两位老夫人可能不会有J集,就略过了。

    现在想一想,也该是知道的。

    荣华颔首:“是。”

    扶着她的双手小心翼翼。

    这薛府整个布局都是仿造江南园林设计,特别是她们前往的相宜馆,一路上游廊狭小,两边还种植着长青花木。

    至多也就同时容纳三人站立,稍不留意就会勾到衣F。

    顾解舞的穿着华F,外面又罩着披风,荣华生怕她失了仪态。

    段氏领着她们往专为她们收拾出的相宜馆里去。

    见顾解舞慢了两步,有些怕她觉得怠慢,脚下顿了顿说:“这游廊鏡巧,倒是不比凉州那边的建筑,宽广大气。”

    顾解舞哂笑:“夫人说的极是。”

    她并喜欢何人太过亲昵,一个是因为怕麻烦,另一个是因为怕给秦王惹麻烦。

    这段氏,浑身上下都透着古怪。

    这人都是拜高踩低的,违着众人的意思来奉承她,可见是H鼠狼给J拜年。

    段氏被她这么不冷不热的一句回话引出了许多心思。

    近日京中而传闻,秦王殿下喜欢善解人意的nv子,那金孺人便是如此,才能得以进嗊拜见皇贵妃。

    倒是比正经的媳F儿萧侧妃先一步进了景仁嗊,据说萧侧妃为此在东嗊发了好大一通脾气。

    段氏本不想cha手这等差事,按理说该是她的婆婆这位郡主的正经舅母接待,偏生婆婆是这J年好吃好喝的被伺候惯了,不ai管这些事。

    顺着就落到了她的头上。

    她心里不是没有庸气。

    她没有掌家,突然的做些迎宾的事情,使唤起下人来好些吃力。

    招呼的好那是她的本分,可这活计本就是J蛋里边挑骨头的,哪里能是做得十成十让人满意的。

    却是只能Y着头P上。

    不就是欺负她姓段吗?

    这般看不起她,当初何必死P赖脸的去云南求娶了她来。

    这一家人,真真是作。

    顾解语见段氏的脸Se不大好看,想是被顾解舞的软钉子刺到了。

    心里G着急,顾解舞一直露着獠牙等人往上撞的,哪里是个好相与的。

    想劝说段氏两句,可身子乏力得很,一路走过来心里觉得累得慌,嗫喏了J次都没说出来。

    段氏见顾解语也是一副累得不轻的面Se,顾不得生气,赶紧问:“这是怎么了?”

    谁成想,这一小段路能把人累成这样。

    顾解舞在后边儿冷笑:哪里是累的,她的心气儿全靠人参吊着,这京城的水土,哪里对得上她那副蛇蝎心肠,不F那才是应该的。

    段氏从前边往这边一看,正好将顾解舞的一抹笑收进眼底,而其他人,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

    到底是顾解语的亲表嫂,二人之间她自然是向着顾解语的。亦是她心中骇然,这庶nv果真是好歹毒。

    看向顾解舞的眼神不禁带上了些许深思,一个没有生母的庶nv,看起来也不是很得父亲的宠ai,竟是能入秦王府侧妃,定是手段高明的一个。

    顾解舞哪里会在乎段氏。

    自顾自的往前走,从顾解语身边经过的时候说:“郡主好生保重才是,这世子刚去了。王妃还在伤心,您若是再有个什么闪失,她岂不是要嗅澺死。”

    段氏不明白顾解舞的底细,怒Se说道:“五小姐这是说的什么话,她是你的长姐,更是郡主,你一个”你一个无品的庶nv竟是敢如此和郡主说话?

    余下的话她未说出口,就被顾解语制止了。

    顾解语明白顾解舞的恨是什么。

    因此,她阻止了段氏。

    继续争执下去,闹下去丢人的也是她而已。

    已经入京,若是出了什么事,父王只会先安抚她,免得惹怒了秦王。

    她,可是秦王殿下的心头R。

    两姐M的相处方式让段氏更是惊异,尊卑贵J颠倒了一番似的。

    好不容易到了相宜馆。

    顾解语住进了东厢房,顾解舞住进了西厢房,如此安定了下来。

    因为刚才游廊上的事情,段氏安排好顾解语过来的时候气氛很是尴尬。

    顾解舞懒懒的倚于美人榻上,似醒非醒。

    荣华和段氏J谈了J句,送走了她。

    段氏自然是非常不满的。

    一路都是带着气回去的。

    回到自家屋子歇息,正巧见丈夫薛琮也在,换了便覀慀在墩子上,旁边放着一盅枫露茶,一边一个姨娘替他松肩膀。

    两个姨太太见了段氏,都起了身。

    段氏自来就不是绵软的X子,云南段氏在前朝可是文武全才之家,nv儿家也是从小就要上族学学文习武的。

    降顺大周后,家里的教学也从未变过。

    因此,薛琮对这段氏说不上敬重,却也是有J分畏惧的。

    摆手让两个姨娘出去,段氏坐到了另一个墩子上,面上很不好看。

    薛琮知道她刚从相宜馆回来,问:“可是郡主那边有什么?”

    他从父亲那里得知,姑母出嫁前X子就有些娇气,她的nv儿肖她,也是自然。

    何况她的身份尊贵,脾X自然是更大了。

    段氏听他的语气柔软,说出来的话也少了J分锋芒:“哪里是你的郡主表M,是镇南王的庶nv。

    一个庶出的nv子,平日作为竟是压得你那郡主表M大气都不敢疬一口。”

    薛琮想起了自己朋友们听说的传言,告诉段氏:“你少说两句,她可是秦王殿下看上的人,虽是没过门,却已经算是半个侧妃了。

    没见祖母都只受她半礼吗?

    而且藩王之nv出嫁前嫡nv封郡主,庶nv封郡君。

    不过是比表M低一品而已,况且将来都出嫁后,境况如何还未可知呢?”

    段氏听得眼睛一亮,这亲王侧妃只是内命F正二品,和郡主同位,不是平起平坐还未可知?

    那就是秦王殿下的爵位有变?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