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章 锦绣妍妆面

    秦王作为皇子,是不可能亲自的郊外迎接的。

    迎亲一事,就落在了宗人府宗正礼亲王的身上。

    秦王府再派些人帮衬便是。

    礼亲王是皇上的异母弟弟,皇帝X疑,还在世的先帝皇子们,哪一个都是夹着尾巴做人的。

    他只ai自由于山水间,不愿与朝臣为伍的X子倒是很让皇帝满意,因此倒是接管了宗人府,管理皇室的红白喜事。

    京郊外百里,十里红妆延绵不绝。

    福建一带的nv儿自来嫁妆就丰厚,加上延平王家族的百年积累,自然是富可敌国,又是唯一的ainv,这嫁妆上面自然是不会节省的。

    眼下带过来的,只是碍着不能越过了当年太子妃的三十二抬去,只用了二十八抬。

    延平王觉得这样委屈了nv儿,便是说了,等她和秦王大婚后,再陆续将备好的东西送到秦王府。

    连绵不绝的嫁妆上从出发就带上了红绸布,这婚嫁的东西不能洗,一路风尘弄脏了的红绸都是替换下来。

    从福建到京城,一路换下的红绸就装了五辆马车。

    每抬上还撒了香粉,所过之地香风阵阵。

    礼亲王的鼻子灵光,一闻就知道这是沉香屑的香气,忍不住在心中叹道:果然是天下第一富的人家,这沉香屑当香粉撒,帝nv下降都没这豪奢。

    也怪不得圣上忌惮。

    三王若有反心,这赵家的江山坐不坐得稳还是个未知数。

    迎亲队伍驻跸,礼亲王驱马上前,拱手个骑马相来的延平王见礼,面上笑道:“柏兄,久违了。”

    延平王亦是拱手回礼。

    按照大周礼法,藩王爵位低于亲王,延平王该是下马拜见礼亲王。

    不过礼亲王自来就不是那等斤斤计较之人,再者他也没本事和藩王计较。

    只是旁边在迎亲队伍里的秦王副将,周世渊、郑煊等人,面上就不那么好看了。

    就是镇南王,见了他们王爷也要恭恭敬敬的,这钱串子竟敢礼亲王平坐相谈,果然是不知天高地厚。

    替秦王担心起新王妃的品X来。

    若是和萧侧妃一般是个娇蛮的主儿,那只会给他们王爷拖后腿了。

    话说柏惜若原被皇后册封安平郡主,如今这仪仗,却是按着公主仪仗办的,只因为她要嫁的,是秦王殿下。

    绣着龙凤呈祥的红盖头底下,柏惜若没有戴那赤金镶宝的金凤冠,凤冠足有六斤六两,一路过来能累断她的脖子,横竖有盖头遮面,不会有人看见。

    身上却是穿足亲王妃的内命F翟衣,总共十二层,饶是冬日在这车厢里还觉得有些发热。

    侍nv替她撩开帘子透透风。

    她的红盖头被吹了起来。

    只是短短的一撇。

    她看见了京郊碧蓝滇濎空,那是和她家乡不同滇濎。

    刚巧见一队大雁飞过,大雁乃是忠贞之鸟,一抬眼便是这般的好兆头,她自然是开心的。

    柏惜若娇琇的一笑,她想起了自己的夫君。

    他虽不能罍饔自己,却一定是和自己同样的心情吧!

    她为延平王独nv,一出生就受尽万千宠ai,人间富贵,如今要嫁的夫君还是皇家极为出Se的皇子。

    能征善战,文武双全。

    婆婆贵为副后,远在深嗊,她一进秦王,便是当家的主母。

    只是,只是

    秦王早先就娶了一位侧妃,是太子妃的嫡M。

    她入府后还有镇南王的nv儿也会以侧妃之尊入府。

    柏惜若有些担心自己能不能得夫君的欢心了。

    侍nv小红见自家小姐的双手一会儿紧一会儿送,她自小就是伺候她的,一眼就知道自家主子这是心里七上八下了。

    开口宽W她说:“郡主过J日就是王妃娘娘了,王爷又是这般出众,郡主您就放心好了。”

    其实延平王早就宽解过自家nv儿,早先在福建,他是相中过J家官粋愑弟的,那时候舍不得nv儿远嫁,早早的做好了打算。

    相看好了之后就派人放出了话去,要他们家生管教。

    定好的那户人家的孩子长大十八,别说出门吃花酒,就是身边也是两个丫鬟都没有。

    可人算不如天算,皇上要她的nv儿做赵家的媳F儿。

    只能是委屈nv儿了。

    临行前他找到了nv儿,和她语重心长的说了一番。

    皇上绝不是无缘无故的指婚,她这一嫁,只要秦王不坏事,柏氏一门三代安稳无虞。

    但秦王殿下天潢贵胄,皇贵妃的独子,又极受皇上宠ai,两位侧妃亦是门第不低,要她嫁过去后好生和她们相处。

    太子妃的嫡M和镇南王之nv都是秦王殿下的助力,希望她能看清此中关系利害,切莫一时为F人之见,惹秦王不悦,徒让别人欢欣鼓舞。

    她越是和秦王好,别人就越是难过。

    皇家的媳F最忌讳的就是范嫉妒,还是赶紧剩下嫡长子才好。

    只要有了嫡长子,嗊里皇上和皇贵妃都会帮着她压制住两位侧妃,这方能稳如磐石。

    十六岁的柏惜若一向被父母保护的极好,并不是十分了解父王的担心,只觉得他说的对,乖乖的应下了。

    可如今京城就在眼前,她的丈夫就在不远。

    而彼时,他的怀中可能还拥抱着萧侧妃。

    在他们成婚之前。

    莫名了,她心中酸涩了起来。

    小时候表姐们来她家玩儿,大家都是宠着她,让着她的。

    这还是第一次,她感到了无力。

    对自己求的东西,她竟是这般无能无力。

    情难自禁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闪着泪花,倔强的忍着不然泪珠儿落下来。

    福建那边儿没有哭嫁一说,母妃不能送嫁,临走前便是千叮万嘱,让她千万别掉金豆子,兆头不好。

    小红见自己一句话就要惹得主子伤心落泪,赶紧了递上了绣帕,给她擦了擦。

    这会儿虽是没有人看见,可一旦有人知道了主子在马车上流了眼泪,少不得被说一顿。

    她背井离乡的陪嫁到了京城,可不想一到地方,就惹人笑柄。

    柏惜若擦G眼睛上的泪花。

    把心里的那点儿气给B了回去。

    就像是父王说的那般,她嫁给秦王殿下,不知多少人红了眼睛。

    要不然,镇南王也不会巴巴的要自己的nv儿给秦王做妾。

    ps:我是不是远离主线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